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人妻 > 都市剑说 > 第579节-自杀者(作者:华表)
都市剑说

《都市剑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579节-自杀者

    警笛加警灯快闪,顺带着还闯红灯,一路紧赶慢赶,十分钟后,王开着自己那辆捷达警车终于赶到了地方。

    位于商业区的一座高楼下方,警方早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热闹的人依旧人山人海。

    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哪儿来的闲功夫,不去忙着挣钱养家,偏偏要在这里人家自杀,还给公安部门增添了不少麻烦,不断的挤向警戒线,让隔离带和防暴警察组成的人墙摇摇欲坠,平白承担了莫大的压力。

    抬头望向足以三十多层的楼顶,隐约见一个黑点,只不过以普通人的目力,难以分辨对方究竟是站着还是坐着。

    在高楼前的地面上尽管紧急架起了大型气垫,但是从三十多层的高度坠落下来,即便能够落在气垫上,恐怕生还率也是微乎其微。

    “什么人啊?为什么想不开?”

    “估计是给人绿了吧?要寻死觅活的,太怂了,有这胆气,不服就干啊!”

    “听说是投资亏了钱,一辈子都补不上窟窿,完喽!”

    “喂!跳不跳啊?赶紧的,都等了半时,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你这人什么意思?盼着人家去死是吧?有没有素质?”

    “去你<b的素质,关你屁事!”

    “<b崽子你怎么说话呢!”

    “操,你找死是吧!”

    “你们两个都安分点!”

    楼顶那位还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地面警戒线外的吃瓜群众们当中倒是有人正想要从口角演变到大打出手之势。

    察觉到骚动的警察立刻挤进人群,将发生争执的人带了出来,挂上铐子塞进警车。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任何不安分的举动都将受到零容忍的处置。

    “让让,让让!”

    一身警服的王在前面开路,将李白领到了警戒线的圈子里面。

    “马局长,我是南hu区分局的王,七院的专家我给带过来了。”

    穿过警戒线后,王找到了在现场指挥的东城区分局局长马能。

    东城区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局长大人极为重视,亲自到场,还充当了一会儿说服工作。

    可惜没什么效果,那家伙坐在楼边上,大有你再靠过来,我就跳下去的威胁。

    “你好你好,请问贵姓。”

    马局长连忙伸手与李白握了握,总算有专家过来,他也好松一口气。

    李白客气道:“我姓李,叫李白,叫我李就行了。”

    “李白,哦!这名字好,诶?李白?”

    马局长一脸惊讶,接着确认般说道:“七院精神科的李白医生?”

    “是啊!”

    李白点了点头,自己也不算什么名人,不需要这么大惊怪吧?

    “嗨!久仰久仰,火车东站派出所的那件案子,还有咱们局里那些疑难案子,多亏了你,不然我们也很头痛啊,谢谢,谢谢!”

    对于东城区公安分局来说,对方还真是个名人,马局长对李白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无论是协助东城区公安分局审讯,还是策划火车东站派出所“钓鱼”破案,这位七院的医生出了不少力,之前一直只闻其名,却没有机会见面,今天终于得偿所愿。

    不过他也更加放心了,有这样的催眠术高手帮忙,在楼顶要作死的那个家伙估计很快就会乖乖就范。

    一旁的王一脸骄傲,李哥可是他们a湖区分局的杀手锏之一,只要出手,就没有不成功的。

    “都是应该做的!”

    因为老爹的缘故,李白对公安系统一向都很有好感。

    正因为这样的心态,他与湖西市公安系统相处的十分融洽。

    当然,顺平区除外。

    毕竟赵彪两父子让人十分不喜,还好双方没有什么交集,通常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接下来就交给你处理,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包括我在内,全听你的调遣。”

    对于李白这位老业务关系户,马局长秉承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大胆给李白放权。

    “我先上去情况!”

    因为对现场没什么了解,李白也没有其他的要求。

    “行,我安排人护送你上去,王,你也一起去吧!”

    马局长立刻着手安排人带着李白和王进入大楼。

    大楼里面依然滞留了许多人,但是在警方的控制下只出不进,限制了那些好事者制造出更多的麻烦。

    坐着电梯很快到了顶楼,通往楼顶的楼梯内站着不少警察,医生,还有消防员,都属于待命状态,以免太多的人给目标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李白走到楼梯门口,往外了一眼。

    楼顶寒风阵阵,呼啸而过,裹挟着雨丝直往人的衣领子里钻。

    大冷天的待在楼顶,估计没一会儿工夫就会被冻僵。

    李白到了那个闹着要自杀的家伙,正坐在楼沿边上,脸色惨白,正在犹豫不定。

    不过最大的威胁并非求死的意愿,而是低温造成的麻木和僵硬,很容易不心身不由己的坠落下去。

    所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李白没有上前跟对方说话,而是回过头对王说道:“去帮我找根绳子,要重一点的。”

    “明白!”

    王立刻转身向楼梯上那些人身上望去。

    现场有警察,有消防员,绳子应该是不缺。

    正当王去找绳子的时候,李白便慢慢往坐在楼沿上的那人走去,大声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走开,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闻声转回头的那人一脸紧张的摆了摆手,大幅度动作导致身形摇晃,仿佛随时会跌落下去。

    李白停下脚步,继续说道:“你要是不把名字告诉我,难道想变成无名之鬼?还是因为你的名字见不得人?”

    闹自杀的原因有很多,大致上和那些到精神科就诊的患者区别不大,只不过表现形式更加激烈,也更冲动。

    坐在楼沿边上的中年男子生出怒色,气愤地大叫道:“滚!你又不是阎王,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阎王?”

    李白冷笑了一声。

    “你是阎王?哈哈哈!别在哥这儿装!滚远点儿。”

    中年男子满脸嘲讽,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你知道每年死在我手里的有多少人吗?”

    李白继续拿话撩拨对方。

    这些貌似不着边际的话能够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愤怒的情绪能够使在寒风中不断失温的身体加快产生热量。

    每一步操作背后都有其用意,只不过这个闹着要跳楼的家伙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来。

    “切!我不想听你的。”

    中年男子完全不想理会。

    这会儿王提着几捆绳子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李哥,找到绳子了,你哪个合适。”

    “诶?你动作挺快嘛,这个就行!”

    李白挑了一捆指头粗细的红色尼龙绳,拉出一头开始打结,在手上抖了起来。

    没听到身后的动静,坐在楼沿边上的那个中年男子有些不放心的回过头来,恰好见到李白向自己丢来一个绳圈,他猛然瞪大了眼睛

    “我勾魂索!”

    唰!

    红色尼龙绳圈将中年男子套了个正着。

    “给我过来吧!”

    李白用力一扯,绳圈的活扣一勒。

    猝不及防的中年男子顿时被齐腰死死勒住,整个人随着绷紧的绳子扯飞了起来,只不过是向楼顶的隔热板飞,而不是往外飞。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地面上的各路吃瓜群众们集体爆发出一片惊呼。

    他们以为自杀的家伙掉了下来,可是揉了揉眼睛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东西掉下来,连楼沿边上的人影都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