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三十五章:整筛(作者:崛起的石头)
史上最强崇祯

《史上最强崇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十五章:整筛

    一些妇女把捂住怀中不安分孩子的眼睛,不想让他们小小年纪就见到如此血腥的场景,某些七八岁已经可以下地跑的男孩女孩们也是被自己父母强制转过身。

    魏藻德吐过之后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身为内阁大学士和监斩官的失态,接过身边人递来的布巾擦了擦嘴,赶紧又是装作无事,正襟危坐起来。

    除了刽子手魏藻德是离尸体最近的,闻到的气味儿让他再次作呕,立即紧皱眉头,但他依然没有离开座位一步。

    看他这个样子,东厂番役们也是生不出嘲笑的心,作为一个平日不接触血腥的文人,魏藻德的反应无可厚非,属实挑不出太多毛病。

    相对于少部分身为父母的百姓而言,朝堂上重臣们在法场的表现却是足以用‘不堪’二字来形容,扶着身边差役呕吐不止的,想要逃走被京营兵士拦住的比比皆是,全都被周围的百姓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就是所谓的清流官员?”

    “这就是口口声声喊着为君为国的朝堂重臣?”

    “为何大官儿们在法场的种种表现却不如俺们这些菜市口的一个寻常小民?”

    群臣一个个面色苍白,哪里还有平日那副儒雅的模样,甚至有人已经在嘴中不断咒骂崇祯皇帝是个毫无人性的昏君,这一切被隐藏在人群中的番子们看见,转手就回禀给崇祯皇帝。

    大部分百姓不知是对这种场景司空见惯,还是先天性心理接受能力就比较强,反正入眼入耳的都是在欢呼叫好,除了那些士子,其余并没有什么人在讨论崇祯皇帝该不该杀。

    “启奏陛下,现已行刑完毕,魏藻德回府后,工部尚书薛凤翔、兵部尚书张国维前去,他都闭门不见。”

    在暖阁之中,崇祯皇帝听着在法场周围隐藏的东厂档头禀报,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在心中还是有些自责的。

    毕竟这一案牵连甚广,自己一道圣旨,仅仅是夷平十族的骆养性和龚鼎孳牵连者就已经有六百多人。

    不算前往外地诛杀钦犯的缇骑,这次在京城周边被自己一次性株连斩杀的足有近两千人,崇祯皇帝摆摆手示意无事,心中却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毕竟这可是近两千条人命,其中不乏一些根本和此事无关的男女老少,想到这里,崇祯皇帝招招手示意,好像要说什么决定。

    锦衣卫都指挥使李若链赶紧恭恭敬敬的上前,崇祯皇帝其实是想让他下令撤回出京就地诛杀钦犯的缇骑,心道既然在京城杀了这么多人,外头的就了吧,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崇祯皇帝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这些人毋庸置疑的全部该死,谁要是处理不干净,自己今后恐怕连觉都睡不好。

    后世不少电视剧都是在反复演着一个桥段,比如某人某人全家都被杀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和心理,为首的把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孩子给放了。

    结果大家都知道,过几十年后这小孩子复仇成功,把杀害自己家人的全都灭了,没有丝毫的留情。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这几千人里真出这么一号人物来,他会放过自己吗,自己的下场恐怕比这些人还要更惨。

    强自放下心中的种种疑虑,崇祯皇帝打算送佛送到西,既然已经是昏君了,那就做到底,问道:

    “骆养性的亲信处理得怎么样了?”

    “回皇上,自从任了这份差使,卑职是没有一日睡过好觉。骆养性在法场上说的话提醒了卑职,那骆氏三代皆为锦衣掌使,北镇抚司实际上已经全都是他的心腹党羽,真正听从卑职调派的,实际上只有掌刑千户高文彩等寥寥数人而已。卑职奉旨追查下去,发现这范围是愈发的大了起来。”

    李若链这话已经憋了很久,北镇抚司彻底烂透了,从上到下几乎全都是骆养性的人,查到最后发现几乎全都是和骆养性藕断丝连的人。

    既然今日皇帝问起来,自己还是一五一十全说出去,以当今天子夷人十族这般狠辣的手段,应该是会得到个妥善的解决。

    “那依你之见,若是想将锦衣卫整筛一遍,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回陛下,锦衣卫南北两个镇抚司,最快的方法,自然是将两个镇抚司的人手调换一下,可这种事从前并无先例,难免有人风言风语”

    听到李若链说的,崇祯皇帝陷入深思。

    的确,就从那日一个疯汗随随便便闯进宫差点砍死自己来看,北镇抚司的人七七八八都已经不再忠于大明,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南镇抚司负责卫所士卒的军纪、纠纷等事,意义上相当于宪兵,相教来说,在这种地方武将手握兵权,不听朝廷调派的时候并不受重用。

    甚至在锦衣卫之中,南镇抚司也是有些受到歧视,无权无实,崇祯皇帝知道李若链的顾忌,冷哼说道:

    “把魏藻德叫来,让王晨恩旁敲侧击一下,就让他去提。”

    李若链点了点头转出冬暖阁,崇祯皇帝又看向方正化,问道:

    “内厂办的怎么样了?”

    “启奏陛下,内厂办起来不如东厂顺利,找到的文册都有些久远,人手方面暂时也只能从御马监调派。”

    内厂只存在了四五年,正德五年刘瑾倒台后就被裁撤,遍布全国的特务番子也都被遣返,到现在基本上不剩下了什么东西。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方正化实际上也只能利用找到的一少部分文册和档案顺藤摸瓜,将祖辈曾经在内厂做事的家族后辈再弄进来重操旧业。

    “嗯。”崇祯皇帝也明白,要是在仓促之间把内厂再办出来委实是难为方正化了,也就不再提这茬,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将南北镇抚司的锦衣卫调换一下,去办吧。”

    “遵旨!”

    待方正化离开,崇祯皇帝长叹口气开始闭目养神,不知睡了多久,却忽然感到有一双纤手在帮自己揉按太阳穴。

    崇祯皇帝猛地睁开眼睛,将这双手紧紧攥住,看见是谁后才松了口气,“原来是皇后,什么时辰了?”

    “皇上,戌时了。”周皇后的嗓音细腻委婉,听起来总是让人觉得轻松。

    “不知不觉,朕竟然睡了两个多时辰,皇后怎么来了,魏藻德呢?”崇祯皇帝不断抚摸周皇后的纤手,出声询问道。

    “陛下,魏藻德来过了,李春说陛下正在熟睡,他便回去了。”

    “这可不行,李春,去东厂衙门叫王承恩,让他亲自出面去一趟魏府,今夜就要把事情谈妥!”崇祯皇帝一拍额头,这件事倒也不怪李春,确实是为自己着想。

    “皇后,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罢,来找朕什么事,朕今夜可能是去不得坤宁宫了,实在是没心情。”

    周皇后却不是为了此事,她犹豫半晌,方才小心地说道:

    “陛下,臣妾听闻您昨日降旨夷平龚鼎孳、骆养性十族?万万不可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