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她知道的太多了(作者:扬秋)
穿越之教主难为

《穿越之教主难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她知道的太多了

    齐氏家主的住处,掌管齐氏几十年,委屈别人也从不委屈自己的家主,对于自己的住处那真是讲究得很,她的屋里没有俗气的金银器,生活用品不是玉就是木,还有高雅脱俗的竹器。

    虽说齐氏在南楚、赵国两地的产业损失惨重,但齐氏又不止这两地的产业而已,中州大陆上,除五大国之外,还有无数国城邦,齐氏在这些地方都有产业,且齐氏姻亲遍地,赵国这权贵姻亲不给力,不代表其他地方的姻亲一样没用。

    觉得日子难过,阮囊羞涩的,也就只有齐氏旁系,那些依附嫡支讨生活的人而已,嫡支的日子还是很好过的。

    虽然在赵国境内,有皇帝带头打压,生意略受打击,不过出了国都,日子还是一样很逍遥的。

    齐语菲的父亲,家主齐雁笙的嫡长子齐岳仪,此时已离开赵国,在前往东齐的途中,齐语菲从南楚脱身出来,就躲在东齐与赵国接壤的一个城邦里。

    此地名为香唤,盛产香药流金,香唤城邦以盛产香药闻名于世,其中以顶级香药流金为最。

    香唤城邦中能制造流金香药的家族寥寥无几,当中数熏家所制流金最好,齐语菲的四姐就是熏家的当家主母。

    齐岳仪此来,也是来探望四女儿及外孙们。

    齐氏家主的丫鬟心翼翼的打开檀木制的香药盒,以玉匙舀出一匙香药,放到熏香炉里,不多时,屋里就充满了流金的香气。

    流金之名为流金,就是因为当熏香炉燃流金时,会产生金色的烟雾,与旁的熏香燃香时,烟雾往上袅袅升起不同,流金的金色烟雾会如瀑布一般往下流泻,既好又好闻,流金一在市场上开卖,立刻就引起好香道者的追捧。

    “流金不是已经用完了?”齐氏家主从浴间出来,闻到香味便问丫鬟。

    “是语菲姐命人送过来的。”丫鬟低头声回道,家主她一眼没说什么,走到镜奁前坐下,才挥手命她离开。

    “语菲去香唤了?”家主问。

    站在她身后为她梳发的大丫鬟摇摇头,“奴婢不知,要奴婢去查吗?”

    “不必了!她倒是好本事,可查出来,她把资金倒腾到那儿去了?”

    大丫鬟苦笑,“家主恕罪,语菲姐的行踪,我们的人一直没追查到,因此她弄走的资金,我们的人也查不到去哪了!”

    也许还留在身边,也许已经转移,齐语菲可是独掌南楚齐氏产业几十年的人,会被家主知道,她把南楚的资金弄走,那也是她故意为之,否则她们根本不可能知道她把资金挪走了。

    “她这是在跟我斗气。”家主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大丫鬟悄悄了眼那案上的手,精致细滑得有如二八姑娘的青葱玉手,根本不出来那双手的主人已年近百岁。

    家主轻笑,笑声如银铃般清脆,手指轻轻滑过镜中的如花面容,她起来和白日面对众人的样子完全不同,年轻太多了!

    大丫鬟心道,家主这张脸,这体态,这样貌,说她是二八年华的姑娘也会有人信的。

    齐氏家主平日里,就是用齐绯樱传下来的前朝秘药保养自己,能见到她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齐氏家主轻笑着走到熏香炉前,她打开炉盖,用玉匙轻轻搅动着熏香炉,“那丫头是不满我把月朔弄去南楚,可她也不想想,她今年都多大年纪了,而且她还是那谁的妾室呢!就算她想,黎漱那个眼高于顶的家伙,能上她?”

    她略鄙夷的笑了下,“她早生不出孩子了,真和黎漱成亲,她能给黎家留下子嗣吗?”

    所以她当然要派一个,能生孩子的齐氏女去,只可惜,齐月朔顶着张盛世美颜也没能如愿以偿,反倒被颢王世子给弄回来,啧啧。

    家主浑忘了,齐月朔之所以会被颢王世子娶回去,是她点头同意的。

    当然,那种情况下,也由不得她不点头,能名正言顺嫁为正室,总好过没名没份的跟着世子吧?

    “今儿荣国公那个蠢蛋又做了什么事啦?”

    黎漱到赵国来,齐氏家主自是第一时间就派人加以关注,得知荣国公那个蠢蛋和他杠上,齐氏家主还替黎漱的担心了一下,不过很显然,黎漱能力不差,不止没被荣国公害了,还反过来,让赵国皇帝对荣国公起了疑心。

    真不愧是黎老头的宝贝儿子。

    齐氏家主问,大丫鬟自然知无不尽的,把荣国公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主子。

    “你说,荣国公自传旨太监传旨后,就一直呆愣愣的任由人摆布?”

    “是。”大丫鬟想了想道,“荣国公夫人和世子是说,荣国公病了,不过也有人说,荣国公大概想都没想过,皇帝竟然会斥责他,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所以才会病了的。”

    只是病没病的,也只有荣国公家里人才晓得。

    “荣国公府里不是有个齐姨娘?”

    “是,五房的庶曾孙女齐氏芳苑,是荣国公最近极宠的女人。”大丫鬟是家主的心腹,自然晓得荣国公府中那位齐姨娘的身份。

    “她啊!是个顶漂亮的孩子。”齐氏家主想了好一会儿,才把记忆里的人和名字对上号。“让她想办法查一查,我觉得荣国公这病,不太对劲儿,似乎,似乎是被人用了药。”

    “用了药?”大丫鬟震惊的着齐氏家主。

    齐氏家主有些不确定的点了点头,“我不太确定对不对,不过前朝的宫中秘药里,有一种让人服了之后,就会呆若木鸡任人摆布,可是前朝已覆灭百年,这秘药的方子应该是没有传下来才是。”

    与她服用的秘药不同,她用的秘药是老祖宗从瑞瑶教创教教主黎定平那里得来的,毕竟他爹曾是前朝太子,手里的好东西自是多不胜数。

    她依稀记得,老祖宗跟她祖母抱怨,她向黎定平提的要求,总是会被黎定平的妻子给驳回,那善妒气的贱人,只肯给她美颜丹、固颜丹等方子,其他的方子都不肯给。

    “我记得那个药有名字的,可是,我现在想不起来了。”齐氏家主伸手敲着脑袋,似乎想把答案从脑袋里敲出来。

    大丫鬟忙温言劝阻她,齐氏家主叹气,“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就算知道的再多,也都记不清楚了!

    没办法,纵使外貌还很年轻,实际上内芯已经是个近百岁的灵魂,活得太久,见过的人事物太多,近来她已经有些想不起来很多事,反倒是年少时的事,慢慢的清晰起来,幼年时把她抱在怀里吃果子的祖母,还有那位美艳绝俗的老祖宗。

    她还记得老祖宗身上的香气,就是香唤城邦的香药流金,老祖宗之所以有,是因为那流金出自她的手,是她调制出来,并教给她嫁到香唤城邦的妹妹熏家的大少奶奶。

    老祖宗这个妹妹生得不如她秀美,但是个聪明人,嫁到熏家不久,就把风流倜傥的熏大少爷拿下,并且很快生下三个儿子,在熏家站稳脚跟。

    老祖宗教她的流金制法,更是让她稳稳的把熏家上下牢牢掌控手中。

    只是很可惜,教她流金制法的老祖宗却不像她那么好命,或者该说,老祖宗不甘于平凡,她想成为人上人,成为人人仰望的对象。

    她为与黎定平成夫妻,用尽各种手段,甚至不惜对黎定平的妻子下毒手,结果使得原还对她有情的黎定平彻底与她决裂。

    自那之后,她的运道开始下滑,她曾做过的事开始反扑,最后落得香消玉殒,却无人怜惜。

    大丫鬟不知主子的思绪已经飘到老远去了,还在轻声劝哄着她。

    齐氏家主回过神,轻声叹气,这是把自己当孩子哄了啊!她起身走到熏香炉前,从一旁的香药盒里,抽出一个柚木制的香药盒,打开盒子,以玉匙取一匙加进熏香炉里。

    流金的味道立刻产生变化,变得暧昧不已,大丫鬟屏神凝气不怎么敢呼吸了。

    “去把肃俨叫来。”

    “是。”大丫鬟如获重释,脆声应诺快步离开。

    门一开,外头一个丫鬟好奇探头,被大丫鬟一手拍开,“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没啊!姐姐。”丫鬟抚着额头,刚刚那一拍蛮用力的,她头都疼了呢!

    “没事就快滚。”大丫鬟扯着丫鬟快步离开,不多时,那叫肃俨的男人大步走来,他英俊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走到门前时,他的脸上突然露出厌恶,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起而代之的是一抹魅惑人的笑容。

    “卿卿,我来了!”

    “进来吧!”

    门开处,由里窜出一缕香,男人眸里染上红色,心里冷哼一声,这老女人每次都这样,以为用药,就能让自己屈服了?要不是,要不是……他收敛心神,不敢再露出半点情绪,入门后反手将门关上。

    夜更深了,而屋里的热闹正方兴未艾。

    谨一接到黎浅浅送来的消息,便急急给黎漱送过来。

    “怎么又和孟达生遇上了?”黎漱一信的内容,忍不住拍桌怒道。

    谨一不知发生何事,疑惑的着黎漱,黎漱把信给他,谨一一目十行很快就完了。“孟盟主应该也不怎么乐意吧?”

    “哼!那是自然,说到底,都是他理亏。”

    孟家人欺负蓝棠的事,他还没找孟达生算账呢!蓝海在南楚京城,也不知何时才能离开,要是知道自己遇上孟达生,没有好好收拾他给蓝棠出气,事后他肯定要找自己麻烦。

    “跟浅浅她们说,把人稳住,带过来,老子好收拾他。”

    “是。”谨一点头,对孟达生,他意见也不少,能有机会收拾他,自然是要把握机会的。

    实话说,要早知道黎浅浅他们走这条路,要进赵国国都,孟达生肯定不会走这条路,他只会早早避开去,可惜他不知道,而跟在他身边,打死不肯离开的叶大姐,也不想和黎浅浅她们撞到一块儿。

    因为那会让孟达生想到,那个早就嫁做人妇的蓝棠。

    可是她不晓得啊!

    偏偏他们之所以走这条路去国都,又是她选的,因此和黎浅浅她们撞到一块,她既不能怪孟达生,更不会怪自己,所以黎浅浅夫妻就很倒霉的躺枪了。

    “孟大哥,我们为什么要跟他们住同一个客栈啊?”叶大姐娇滴滴的拉着孟达生的袖子问。

    孟达生她一眼,没说话,右手轻挥,连碰都没碰到,就把叶大姐的手从他的袖子拂下。

    他大步流星离开游廊,叶大姐急急要追,却被孟达生的侍从们拦下。“还请叶大姐自重。请。”侍从伸手示意她离开,叶大姐左闪右躲硬是无法从他们的拦阻下过关,只得悻悻然转身离开。

    谁知她从这儿离开,转身就去找黎浅浅的麻烦。

    “我可告诉你,我是孟大哥的未婚妻,你……”叶大姐指着黎浅浅的鼻子叫嚣着,春江几个如临大敌的挡在黎浅浅面前,叶大姐压根碰不到黎浅浅,不过这不妨碍春江她们把她当贼防着。

    “这是在干么?”凤公子和玄衣从外头回来,没想到一进门,就到一个女人对着黎浅浅叫嚣。

    “不知道啊!她说她是孟大哥的未婚妻。”黎浅浅不晓得这位不知打那儿冒出来的姑娘究竟是谁,一来就指着她鼻子说她是孟达生的未婚妻,下文还没说呢!他们就回来了。

    “我之前听说,漓水山庄的叶庄主想要招孟达生为婿,想来这位姑娘就是叶庄主的掌上明珠了?”凤公子对叶大姐到自己时,忽地眼睛一亮的脸有些反感。

    黎浅浅想了下,“漓水山庄,是不是在赵国与东齐国界附近。”

    “应该吧?”凤公子问跟在他身后的孟达生,“你招惹来的桃花,自己收拾。”

    “凤三你变了!”孟达生声抱怨着。

    凤公子冷笑,“我成亲了,自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桃花,收拾好了,再过来叙话。”

    言外之意就是,那女人休想靠近我们夫妻,把人处理好你再过来说话。

    孟达生叹气应下,袍袖一卷,从侍从手中卷过一件披风,手一抖把叶大姐直接包起来,连头都包进去了,叶大姐反应不及连抗议的话都来不及说,就被打包扔给侍从。

    “把她送回房去,告诉漓水山庄的人,再守不住叶大姐,就别怪我派人过去了。”

    侍从点头没应声,扛着叶大姐飞身离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