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花样萌鬼来袭 > 16 猜测(作者:燕麦当劳)
花样萌鬼来袭

《花样萌鬼来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6 猜测

    天德的脸上露出一种怅然若失的表情,失神的看着窗外的月神鸦孤独地盘旋盘旋。

    长久的沉默。

    在某个瞬间,天德的右眼忽然流下了一滴眼泪。

    柳月笙笑了一下,捏住少年的下巴,轻佻道:“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呢?”

    我:……

    你作为始作俑者这么说真的好么?

    你是故意在明知故问吗?

    不是你打的他吗?不是你把他甩到红柱子上的吗?!

    太过分了,居然让小哥哥难过的哭了。这姐姐真是太过分了。

    柳月笙叹了口气,声音也带了几分嘶哑,惨然一笑:“纵使我们哭泣,我们被夺走的珍贵之物也夺不回来了。我们的生命没有尽头,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只能没有目的没有意义的坚持下去。永恒的生命也是永恒的孤独,萋萋没有的岁月,我什么盼头都没有了。如果我的生命能被你终结,那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她深吸一口气,道:“可惜,你没有能力让我解脱。”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位少年应该是认识我的,他应该知道我是谁。

    我蹲下去帮他擦掉脸上的血污,他什么反应也没有。

    柳月笙拉起我,道:“我们走。”

    ……其实我不想走的。

    这种情况不明的状态下,我觉得悄悄退出才是最安全的。

    但是这位姐姐非要我跟她走。

    我其实很想拒绝的,但是我又想起这位姐姐瞬秒这位少年时的手段,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

    我刚站起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这位少年拉住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

    我的目光缓缓顺着他看向地上,地上被他用血写了两个字,颜漠。

    当我念出那个名字的时候,猛然想起,我是颜漠。

    普通的计算机系学生,这是暑假,我是和朋友来玩农家乐的,却不小心遇到红衣罗刹女柳月笙……

    原来少年说的不是‘燕麦’,而是‘颜漠’。

    他一直在呼唤我的名字,却发不出声音。

    于是我甩开柳月笙的手。

    柳月笙疑惑而无辜的看着我。

    我退到天德旁边,淡淡道:“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因为我不是萋萋,我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经历,也有……自己的记忆。你不应该把萋萋的记忆强行塞给我。”

    柳月笙那冷漠的脸上略有动容,旋即低头便看到了地上的血字,她静静地站在那里,在烛火的映衬下,她那长长的影子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寂寥与悲戚。

    “不愿意做我的萋萋,那你就和他永生永世困在这座道观好了。”

    她的声音很冷,却带着一股伤感。

    亲!别走啊!

    别把我们关小黑屋好么!

    做不成母女我们可以做朋友啊!

    你能不能出来我们再谈谈啊亲!有话我们好好说,能不能不要这么阴晴不定啊!

    “我们要被困在这里了。”天德狼狈的站起来。

    我:“你能说话了?”

    “嗯,她走了我就能说话了。”

    “其实,我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不想我变成萋萋呢?”我问他。

    他推开门,看着天上诡异的红月,转过身来,氤氲忧伤的眼波中慢慢流转着月光水华,道:“因为颜漠只有一个,她要是消失了,就是真的消失了。”

    我不由得有点小小的疑惑。

    兄弟,我们是萍水相逢对不对,我认识你吗?前几天才认识的对不对,那你干嘛对我那么好呢?

    不是我说,兄弟你这也太可疑了吧?

    我突然问了一个我很早就想问的问题,“你是怎么死的呢?”

    他眨了眨眼,微微侧脸,接着一道带着寒气的目光淡淡扫过来。

    不得不说,我很有作死的天赋。

    我知道这类的家伙不太喜欢别人问它们死因,就像笔仙一样,这种问题都是禁忌,所以我很早就想问了,但一直没问。

    刚才脑袋像是短路一样,居然鬼使神差的问出来了……

    我被他的目光一看,就像置身于冰天雪地一般,娇弱的小心脏像是暴风雨中的小破屋子一样,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

    我尴尬笑了一下,琢磨着可能需要扯开话题,便道:“今天天气真好。”

    他:“可是,现在是晚上。”

    这么一想也是啊,血月当空,月黑风高,天气好个毛线啊啊!

    他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接着,他就说了他的事情。

    他没骗我,他真的是道观的杂役。

    只不过他稍微有点特殊而已。

    很久很久以前,道观里收了一只作恶多端的画皮鬼。

    所谓画皮鬼,就是那种凶恶狠毒的鬼,它们往往具有一种可怕的能力,藏身于人皮中,可以在白天活动,然后在夜间吃人,吃人后将皮留下。这类为了能够在白天活动而伤害人类的鬼,实在令人痛恨,用“披着人皮的鬼”来形容他们再合适不过。

    那只画皮鬼被关押在道观深处,由老观主最得意的大弟子看守。

    画皮鬼有一副很美的皮囊,虽然是假的,但是看到的男人都会心驰神往,为它沉落,甘为它裙下之臣。

    大弟子是个冷清冷性的人,可正直年少芳华,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期,所以目光偶尔会被那只画皮鬼所蛊惑……

    我深呼吸一口气,心中有一丝微微痛楚,为那段不容于天地间的爱情所悲伤。

    老观主最得意的大弟子,前途一片光明,可冷清冷性的他却爱上一只作恶多端的画皮鬼。

    只是皮囊,都是假的。

    也许有人那么说,可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我的心里涌起了一丝说不清的感觉,微微有点苦涩,微微有点怜惜,道:“那个大弟子就是你吧。你师父老观主发现你们的恋情,杀了你最爱的女人,不,女鬼……”

    我隐隐有点疑惑……

    谁知道那只画皮鬼一定是女的呢?

    画皮鬼这种生物也有男女的吗?

    它可能只是披着女人皮的男鬼?!

    不能再细究了,再细究,我会变成林静怡那种骨灰级腐女的……

    怪不得他说老观主不是他师父,因为他已经被他师父逐出师门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