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小说 >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楠楠的幸福是什么(作者: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
婚内错爱:我和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一十二章 楠楠的幸福是什么

    或许,聂瑾就是一个事业型的女强人吧!这样的女人,总是很悲哀——至少她顾小楠是这么感觉的。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聂瑾对姜毓仁的忽视促成了她顾小楠和姜毓仁这么多的纠缠。

    到了下午六点半,家门终于响了。

    她一直坐在客厅里上网,听到那清楚的开门关门声,压抑不住的喜悦喷出心头,几乎是跳到他面前的。

    玄关里的灯光刹那间晃了下他的眼睛,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站着,望着眼前笑盈盈的她,似乎想要确定一下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干嘛?这么不想看见我吗?”她背着手,走到他面前。

    他一下子抱住她,那么用力,好像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一样。

    就是那么拥抱着,一句话也不说。

    今天,他想了很多。婚姻、前途、爱情,想了太多。如果他和聂瑾结婚,或许会带来很多的好处,会让他的前途少很多的障碍,可是,和聂瑾结婚的那天就是他将自己的爱情埋葬的一天,一旦踏上了婚姻之路,他就再也不能回头。父母说什么,结婚以后他可以继续和顾小楠来往,可他们没有想过,这样对顾小楠有多不公平,对他有多不公平。从今以后,他将再也没有力量去爱,也没有资格去谈爱。

    然而,那个副部级的诱惑摆在他面前,他的心情根本不能平静。闭上眼,他似乎可以看到自己光灿灿的未来——尽管他也知道,不论到了何时,这条路都不是平坦的。

    “你怎么了?”顾小楠终究还是察觉出他的异样,抬起头望着他。

    他的眼中,是难以掩饰的疲倦,让她心疼不已。

    这辈子,她最想要的就是姜毓仁可以开心幸福的生活,让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哀愁。或许,这样的想法显得太过高尚,可是,他的幸福,才是她幸福快乐的根源。

    他低头,静静地注视着她,好久之后,才吻住了她的唇。舌尖轻易地撬开她的牙齿,与她的小舌纠缠起来。

    起初一点点的渴望,瞬间便如潮水般袭来,连最后一丝意志都淹没。

    没有一句话,不说一个字,他只是那样疯狂地吻着她,似乎在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来确定自己此刻的拥有。

    他知道,他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情意,那样的炽烈,只要轻轻一个碰触或者一个眼神,都足以让他疯狂。

    不知道怎么办——说起来,他还是自私的,他还是个凡人,他没有足够的意志和力量去抵抗前途的诱惑,可他不舍得离开她——这就是他的矛盾!

    她感受到了他的渴望,同时,也很清楚自己的需要。

    想他了,真的想他了,哪怕是和他生气的时候,也总是不能生气的彻底。当时她和袁静说自己要拒绝邀请时,袁静还叹气说她完蛋了,被一个男人迷惑了心智。可她认了,她就是被姜毓仁迷惑了,她的世界里只有他,哪怕是他让她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

    身上的薄毛衣并不能隔绝背后的墙壁传来的冰凉感觉,她攀着他的肩,一下下迎接着他狂浪的占有,直到他发出低沉的一声叹息,抱着她不再动弹。

    脸颊,依旧滚烫,心跳,也难以平静。

    她痴痴地望着他,抱住了他的脖子。

    “我想你。”她说。

    姜毓仁觉得即便是激情过去了,他的心也不住地颤抖,特别是她的这三个字,让他听到了自己那颗心“咔嚓”碎裂的声音。

    “楠楠——”他低声叫道。

    “什么?”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她松开他,笑了下,说:“你怎么了?莫名其妙说这种话干什么?难道你要抛弃我了?”

    他依旧是面无表情,她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如何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楠楠要答应我!”他说,几乎是在恳求。

    她觉得他哪里不对劲,怪怪的,可是她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好,我答应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你!”她望着他,发觉他脸上的神情有了一丝的舒缓,心中越发的充满疑问。

    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他轻轻吻了下她的唇,松开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道:“我叫了外卖,咱们就在家里吃,不要出门了,我不想出门,很累。”

    她也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心里还奇怪,嘴上说累,怎么还要做这种很消耗体力的事?

    看着他去换了衣服,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放在餐桌上,便问道:“你最近工作很忙吗?”

    “呃,还好。”说着,手机就响了。

    “等会儿外卖送过来之后,你处理一下,我先去书房接个电话。”他说完,就拿着手机走进书房,随手关了书房的门。

    “爸——”他叫了声。

    “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父亲威严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必须要现在回答吗?”姜毓仁问。

    “我们要尽快想办法应对。”父亲说。

    姜毓仁靠着墙站着,久久不语。

    “明早九点之前,这是最后的期限,如果你到时候不给回话,我和你妈就处理这件事了。”父亲说完,挂断了电话。

    姜毓仁拿着手机静静地站着。

    毕竟是到冬天了,天色很早就暗了下来,此时已经是一片漆黑。

    “你还在上海吗?”他给路子风打了个电话。

    “嗯,这边的事还没处理完。你有事?”路子风问。

    “你回来的话,给我电话。”

    路子风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事,愣了下,答应了。

    挂断了姜毓仁的电话,路子风并未返回包房。最近上海这边的资金出现了一些问题,他赶来就是为了处理此事,而今晚正约了几家关系银行的负责人吃饭,敲定延长贷款期限的问题。可姜毓仁——好像有事。路子风这么一想,赶忙给姜心雅打电话过去。

    “大姐,毓仁好像有些,有些不放心,你知道情况吗?”路子风问道。

    “我没听说。他没告诉你?”姜心雅问道。

    “嗯,他什么都没说。他会不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路子风道。

    “你别管了,我去了解下情况,你先把公司的事处理好。”姜心雅说道。

    从前半年开始,姜心雅和丈夫林国军一直处在隐秘的分居状态,这都半年的时间了,情况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只因他们瞒着家里人,因此,即便是同时回家面对双方的父母家人,也没有任何的消息透露出去。姜心雅只将这件事告诉了路子风。

    接到路子风的电话,姜心雅也不安起来。

    最近家里好像有些动静,有些是关于姜毓仁的,可她一直觉得那些只不过是权宜之计,根本不值得去在意。可现在——难道又出变故了?

    于是,姜心雅决定明天回家去见父母,了解下相关的情况再说。

    而姜毓仁,一直站在黑漆漆的书房里,根本没有挪动一下。

    父亲所谓的处理,会是什么意思?答应常家吗?

    要他的回答,他该怎么回答?

    刚刚和顾小楠说“不要离开他”,是他潜意识里已经有了决定吗?还是说,他现在依旧在摇摆?他不知道,也说不清。

    顾小楠将外卖送的晚饭收拾好,等着姜毓仁出来吃饭,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他从书房出来。

    和他在一起以来,她从来都不过问他的事,不是她不关心他,只是她不想让他烦。她是相信他的,从来都是。可是,当她每次看着他眉头紧蹙或者叹气或者面无表情思考问题的时候,她就觉得心里很难受,觉得自己很没用,觉得内疚。

    坐在餐厅里,看着餐桌上的餐盒,不时地回头看向书房的方向,久久都不见他出来。

    一定又是遇上很棘手的问题了吧!

    很多时候,她真的希望他可以离开现在的岗位,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且不说他为了今天的一切牺牲了多少,就是做了普通人又怎样,人只要活着就有烦恼,各种各样的烦恼。

    哪怕什么都帮不到他,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尽力,尽力让他轻松。

    于是,她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

    走廊里的灯,照进漆黑的房间,他却依旧站在窗边没动。

    顾小楠轻轻走向他,抱着他,道:“姜毓仁,我不想去美国,我已经拒绝了那边的邀请。”

    他愣住了,静静地盯着她,心情却难以平复。

    “那边的工作节奏太快了,而且,我不能适应那边的饮食,呃,我这个人很没出息,就想轻轻松松过一辈子,我——”她说道,可他的拥抱让她没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我一直没有给你电话,你是不是生气了?”她问道。

    他不语,只是摇头。

    “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每个人的道路不同,别人能走的,我不一定可以走。别人觉得幸福的事,不一定是我的幸福。”她说。

    “楠楠的幸福是什么?”他问。

    “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她仰起脸,望着他。

    他的脸上,有走廊灯光留下的阴影,她看不懂,也不理解。

    “你不会后悔吗?”他问。

    她知道他指的是美国那件事,想了想,说:“也许会吧!”

    他眼中的光彩暗了下来,她没有注意到,接着说:“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要是我答应了他们,留在美国不回来的话,一定会后悔。在可能让我后悔的事和一定让我后悔的事中间,我选择,”她定定地望着他的脸,视线没有一丝的移动,“我选择放弃一定会让我后悔事。”

    他盯着她,沉默不语。

    两害相权,取其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