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永世帝唐 > 第三百六十九章:当堂应对(作者:清风逸之)
永世帝唐

《永世帝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六十九章:当堂应对

    殷清风不知殷元心中所想,他只感到了浓浓的父爱。

    那份父爱,让他心里暖洋洋的,舒坦极了。

    他在现代的父亲是一个假严父。

    在他童年时,父亲每次惩罚他之后不久,就会变着法儿的消除他因为年少而产生的不满和怨气。

    等他到了少年的阶段,开始慢慢领悟父亲严厉背后的慈爱。他有时会故意犯错,然后等待着父亲给他的“补偿”。

    长大后回想起当初,小孩子的把戏总是可笑的,但父亲从来没有拆穿他。

    就这样,他和父亲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度过他的前sbnn的人生。

    所以,这四年来,他从来没在心底认同过殷元。

    但他现在看到的是,殷元有着和他父亲一样的特质,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从出生后就接受“父父子子”的古代人,不需要搞什么鼓励式教育法。做得好或许不会给什么赞扬,但做错了一定是一顿大棒子下去。

    棒下出孝子在古代绝对是最简单粗暴也是最实用的教育方式。

    古代的父亲,大多用语言和肢体教育子女,至于什么心灵心理教育。对不起,没有成熟的理论。鲜有人为之。

    所以,古代的父亲是严厉的、是铁面冷酷的、是不懂柔情为何物的

    但,他们是爱子女的。

    所以,国人一直到现代,子女也不会用语言来表达对父母的爱。

    但父母却已经进化了,他们会对年幼的孩子说,爸爸妈妈爱你。

    殷清风扭头看着殷元,仿佛要重新认识那个男人。

    殷元作为父亲,刚才的举动是出于本能。

    他的本能,让殷清风潜意识里的抗拒,开始消散

    他对殷元笑了笑,扭头对着前面的殷氏长辈们说道:“在清风的应对里,以前是不包括国公府之外的族人的。”

    殷元登时松了口气。

    儿子这句话的含义有两层,

    第一层的含义,就如同他认为的那样,儿子已经有对策保能证京兆堂一支不受波及。

    这是应有之意,不足为奇。但第二层的含义,可就值得赞许了。

    短短的时间内,儿子已经想到了如何确保整体族人的安危。

    要论急智,要论聪慧,儿子真没让他失望。

    想到这里,他彻底的放松下来。

    他要好好琢磨一下,等儿子应对完眼前的诘问,回到府里后他该怎么教训他。

    对殷清风了解不多的其他殷氏族人,则开始皱起眉头。

    这什么意思?

    你把祸端惹出来了,还只顾着你们那一支?那我们这支怎么办?坐等祸从天降吗?

    “阿耶自幼教导清风,对内对外我殷氏永远是整体的。并告诫清风,要清风的心里永远不要有什么这一支脉那一支脉的想法。

    但清风年少,有些事情考虑不周全。在苦思对策时,疏忽了殷氏族人不单只有京兆堂一支。

    在这里,清风向阿耶,向诸位亲长请罪。”

    他原地磕了三个头,又旋转身体向殷元磕头,再转身给殷令名那些叔父们磕头。

    他认同了殷元是他父亲之一,抬高一下殷元给他涨涨脸就很简单了。

    殷氏族人脸色稍霁。

    看向殷清风的眼神没有那么犀利了,心里对殷元看法也高了一些。

    殷清风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后,直起胸膛说道:“刚才听到闻礼叔祖的提议,清风才意识到之前犯下的错误。”

    从殷清风进到书房的不拘谨,到请求让殷令名等人参与商议的全面观,到挨打后的冷静,到磕头认罪的不推诿和勇气,再到他说醒悟了之前犯下错误的灵敏殷外臣把殷清风的言行与表情尽看在眼里。

    这个曾孙了不得啊

    他又看了一眼那些晚辈们,见他们面色除了忧愁外,没有他担心的那样露出愤怒的表情,他才放心下来。

    只要族内年轻子弟间不内斗,家族总会有未来的。

    他的插言道。“少年人不犯错,还是少年人吗?”

    这个曾孙一定要保下来!

    哪怕搭上整个家族,也要保住他!

    只要留着他的性命,殷氏总会有东山再起的契机!只要他能活下去,没有了京兆堂没有了陈郡堂又如何?只要有他在,陈郡殷氏的郡望就还在!

    殷褒祖不也是凭一己之力,建起现今的陈郡殷氏吗!

    以他的才能与心性,再建一个陈郡殷氏很简单!

    “我们不能因为少年人有了成就就欢喜,犯了错就只顾着责骂惩罚。他们犯了天大的错,还有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在,不能任由少年人去独自承担。”

    殷闻礼苦笑着看着他的叔父。

    这天大的错,是殷氏现在这双脆弱的肩膀能扛下来的吗?

    这小子展现出别的才能,最多就是让人嫉恨罢了。可参与到夺嫡的事情上,让太子惦记上了,谁能救他?

    太子以后是要登基为帝的,这天下都是他的,殷氏怎么抗?难不成还敢对抗皇室不成?殷氏可没有两门崔氏那样的底蕴和底气

    但长辈发话了,殷清风罪名的基调已经定下来了。

    他左右看了看,对其他族人说道:“是啊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就是给后辈遮风挡雨的。”

    又看向殷清风,“你做事固然有些年少轻狂,但也是因为家族没有教导好。现在你的错事已至此,你先起身,让我们长辈们商议商议,看怎么化解这场危机。”

    殷氏的族训是不允许把犯错的子弟扔出去顶罪的。

    当年五世祖殷浩与桓温对抗,家族几近被覆灭,不一样挺过来了吗?

    当然,当年殷氏能度过危机,不但是因为殷氏齐心合力,也因为殷氏的联姻家族出力了。

    殷氏虽然得罪了四大名门望族中琅琊王氏、颍川庾氏、陈郡谢氏和龙亢桓氏中的龙亢桓氏,但殷氏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殷浩祖的妻族是陈郡袁氏,妻妹婿谢尚出身陈郡谢氏。

    除了这两个足以对抗桓氏的家族外,同出陈郡的侨姓家族,如:颍川庾氏、阳夏何氏、颍川陈氏、南顿应氏等,都与长平殷氏有着紧密的往来。

    可现在的殷氏连一个拿得出手的联姻家族也没有,面对太子的猜忌,殷氏该如何应对?

    “等等!”殷嵓拦住殷闻礼,“先让他把之前想到的对策说出来,看看有没有可以借鉴之处。”

    殷元看了他阿耶一眼,心说:“你还是风儿的阿翁吗?风儿挨打了不说,跪在那里膝盖不疼啊”

    殷元护犊之情已经让殷清风感动到了,现在这些长辈们表现出来的爱护之情,更是让他有些激动。

    他想象中的“族斗戏”并没有出现。

    他恭敬的回道:“太子知晓阿耶和兄长的性子。对他来说,阿耶和兄长是完全无害的。”

    殷元羞得脸都快红了,你小子直接说你阿耶无能就完了呗,还无害的

    其他人心中点头。

    京兆堂人丁稀少,他阿耶和兄弟的才能又平凡,即使他有心作乱,得到的助力也不大,最多只能依靠他自己。

    “太子之前对清风说过,城北新皇宫在两年内就能建好。建好后,武德圣人就将禅位。”

    所有人心里一惊。

    禅位?

    怎么可以禅位?

    “太子果真对你说过?”殷闻礼紧张的问道。

    他作为中书省掌制诰的中书舍人,是武德圣人亲近之臣。

    在他原先的筹谋里,他在三到四年之后才能由正五品上中书舍人升为正四品上的中书侍郎。只要他迈过五品这个坎,才能成为朝堂上实权官员。

    有了这个身份,家族才能有进一步的可能。

    但现在

    太子上位后,像中书侍郎这样的官位,可未必就是他的了。一个不好,他可能就会被调离中枢的。

    最好的结果,或许就是在品级上升一下,然后扔到某个下州去做刺史了。想要再次回到长安城,可就千难万难了

    “太子没说圣人禅位的理由,但清风的猜测是:太子政绩卓越,百官咸服百姓拥戴,与其等太子逼宫,还不如主动禅位更好一些。”

    殷氏族人无语的看着殷清风。

    太子的政绩?泰半是出自你之手吧。

    “事后,清风就向太子提出出外游学。”

    听明白其中含义的人,心中在点头。

    太子继位,必然要大封功臣。

    若是细数他的功劳,恐怕是在他三十岁之前就封无可封了。若因为他当时不在场而不赏赐,顶多会有一些不知趣的人议论几句。等到几年后他回来,即使封赏,多少也会留下余地的。

    “但清风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还要做长久的打算。所以,清风又向太子谏议,以后的外戚只能出任内属官。”

    他将内外属官的内容说了一遍。

    殷氏族人面面相觑。

    这小子就不能安生点儿吗?

    你这谏议如果被采纳了,有才能之人谁还愿意做驸马都尉?谁还愿意将女娘嫁到亲王、皇子府上?这会坑害多少想要借着与皇室联姻的机会往上攀爬的家族?

    不过对他而言,这的确是一条不错的自保之策啊

    殷清风再有才能,在朝堂上没有实际官职或者权力并不大,太子应该会放下一些戒备的。

    “除此之外,等清风成亲后的一两年内,就以足疾为理由闭门不出。”

    这个好!

    就算太子明知他在说谎,可也知道他知进退懂避嫌的心思。

    “最难办的,就是要面对太子比清风更早归天。

    清风计算过了。距离太子归天大约需要四十年的时间。所以,清风会在那之前远离长安。或许去海外之地,或许去林邑等瘴南之地,这些尚未确定。”

    几个小辈们一起看向中间的位置。

    殷清风已经把目前的,长期的,最终的打算都说了,你们是什么结论啊?

    这事情放他们身上,他们是想不出这么周全的计策的。

    殷嵓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早就放轻松了一些。只要孙子事事想在前,终究是不会太吃亏的。只要孙子没事儿了,太子总不会祸及所有家人的。

    他看向殷外臣和殷闻礼,等他们做评定。

    他出言阻拦殷闻礼,也是想着让殷清风给其他人提供一些思绪。如果被采纳了,多少也能将功折罪的。若是以后家族真出了事,至少族人对这孩子不会有太多的抱怨。

    “好了,这回该让孩子起身了吧?”殷外臣首先说道,“你起来说话吧。”

    身体是否健壮,与膝盖承受疼痛的能力无关。

    殷清风来唐朝后,只在祭祖和年节时向长辈祝贺行过跪礼。像这样长久的下跪,还真是头一遭。

    殷闻礼对殷清风的应对很满意,那些对策比他想象的还要周全。

    但应用到整体族人身上就未必管用了。

    殷元可以不在军事学院里做一个博士,殷清栿可以做一个清闲的驸马都尉,殷清风自己可以闭门不出可殷氏的晚辈们,也包括他在内都不出仕了?

    “我族规中规定,族中子弟触犯了刑律,家族不可包庇。但像你这种情况,家族是不会抛弃你的。”殷闻礼看向殷外臣和其他人,“所以,容长辈商讨一下吧。”

    他站起身来,“时间也不早了,用完餐再议吧。”

    殷清风躬身道:“容后辈再说几句。”

    “你说说看。”殷元及时出现了。

    “之前闻礼叔祖言道让清风做家主。现在因为清风的不自量,不若反其道而行之。”

    “哦?你说说。”

    殷闻礼着急想解散会议,不但是他们这一天商议下来有些劳累了,而且他还要想想他的仕途该怎么办。但殷清风的请求他不能视之不理。

    “殷氏两支分离在前,往来较少在后。最多因为阿耶出仕后,多了一两次的走动。那么,索性就在明面上继续保持现状吧。

    平日里除了不主动往来外,年节的时候礼节性的拜访一下就可以了。

    至于暗地里,墨香坊在明春就要成立了。一切由这边的族人打理。等清风出外游学一两年后,会有心腹之人拜访这里,他们会有新的产业交给这边的族人的。

    之前清风提议让令名叔父参与进来,便是打算让叔父暗中与清风心腹之人交际。”

    “哈哈好一个殷氏两支分离在前,往来较少在后。

    元无意中却成全里家族,值!”

    最先开口的反而是本应被嘲笑的殷元。

    “风儿的想法不错!”

    他先给儿子一个肯定,然后说道:“长安城内有些权势的人都知晓元当初从家族内搬离。在他们看来,就是家族两支已经离心离德了”

    殷闻礼等人细琢磨下,好像两全其美啊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