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星剑传奇 > 第1726章 搅局(作者:星辰旅者)
网游之星剑传奇

《网游之星剑传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726章 搅局

    “陛下!!!您可得为我儿做主啊!!!”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干嚎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而且嗓门之尖锐,声音之高亢,连正在观看直播的全国观众们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时间,全国下上全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景天皇帝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双眼爆闪过一丝寒芒直盯向议会大厅门口方向。

    就见一位贵妇人哭号着撞开守门卫兵,跌跌撞撞的跑下台阶,边跑还边哭号道:“陛下,我儿死的冤呐!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而且还是被外人活活打死的,您可要为我儿做主啊!”

    “放肆!”

    “胡闹!”

    两声呼喝同时响起,一个是站在皇帝身边的老总管,另一个却是勃然大怒的伟德森公爵:“议会大厅岂是哭闹喊冤的地方!来人,将这她给我赶出去!”

    立时那两个被撞开的卫兵赶紧冲下来一左一右架住这位贵妇就往门外拖。

    但贵妇却越发疯狂挣扎起来,同时大声哭喊道:“陛下,我儿时候可是喊过您叔叔的啊!您难道就怎么绝情冷血吗?”

    “赶紧停止直播,切广告!”负责直播的导播终于回过神,立即满脸冷汗的大吼道。

    一脸懵逼的全国观众忽然见到直播被突然中断了,切进了广告,一时间举国上下一片哗然。

    议会大厅内,所有人还都呆呆望着被拖向门口的贵妇。

    景天皇帝瞥了一眼已经停止直播的摄像机,异常平静的说道:“停下,将她带上前来。”

    两名卫兵愣神了一下,又赶紧调头将贵妇架到演讲台前。

    贵妇一被架到皇帝面前,立时跪地磕头哭求道:“陛下啊陛下,我儿真的死的好惨啊!”

    “朱莉夫人。”老总管上前一步搀扶起贵妇,笑眯眯道:“陛下听着呢,您先起来好好说话。”

    贵妇挣扎了一下,却拗不过老总管的力量,被一把扶了起来。同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她耳边回绕道:“夫人有什么话一定要想清楚了再说。”

    朱莉夫人莫名地打了个寒颤,顿时发热的脑袋冷静了不少,但是一想到儿子惨死的模样她立时眼睛又红了,哽咽道:“陛下,我儿早上离家还好好的,但是就在刚才却被人给抬回来了。”

    景天皇帝深呼一口气,眯眼环顾整个议会大厅,将所有人的神色都瞧在眼中,然后沉声对朱莉夫人道:“朕能体谅夫人您的丧子之痛,但是你的鲁莽行为却干扰了国家大事,此当为大罪!”

    朱莉夫人立时脸色一白,腿一软又想跪下求饶,却被老总管死死的托住跪不下去。

    就听景天皇帝话锋一转道:“不过朕暂且不追究你的鲁莽行为,你先将事情说清楚,朕再做定夺。”

    景天皇帝虽然很想将眼前这个女人直接一巴掌拍死,但他也知道当着怎么多贵族的面他必须表现出足够的仁慈。尤其这个女人刚刚失去了孩子,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亦或是身为皇帝的他都应当给于她最大的同情与宽恕。

    朱莉夫人立时哭哭啼啼将事情叙述了一边,引起大厅内一片哗然。

    其实年轻人之间争风吃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以往每年都会发生一两次因为决斗而出现伤亡的事件。

    但这种事情即使是皇帝也禁止不了,因为这是贵族悠久的传统……

    而今天这事说大可大,说也,关键是看当事双方都是谁。

    一方只是个男爵,关键是人家背景强硬。

    而另一方当事人却是最令人头疼的,因为这事完全可以上升到外交事件了。

    关键是现在又正处在两族结盟在即,准备共同联手对付虫族之际。

    皇帝当然不愿意为了一个的男爵而去对外使兴师问罪,毕竟这破事两边都不占理,真要是闹上公堂只会沦为一个笑话。

    但是这位朱莉夫人偏偏在全国直播中闹出怎么一出,导致现在全国上下都知道了这事,无数民众都在等着看你皇帝如何处理此事。

    景天皇帝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喜怒,但是微阖的双眼却闪过丝丝冷芒。因为他很清楚这件事绝对是来自贵族的反击,要不然凭一个贵族夫人如何能闯进守卫森严的议会大厅大声喊冤。

    关键是不管他如何处理此事都极容易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先不说在场有怎么多人盯着,单就是他若是有一点不公正的判定都会成为贵族攻讦的借口。

    到时候在全国舆论哗然一下,他也别去御驾亲征了,还是想想如何平息众怒吧。

    偌大的会议大厅只有朱莉夫人断断续续的哽咽声,其他人在惊哗过后全都保持了诡异的安静。

    不少人见皇帝面无表情,便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位星灵族特使,却发现这位特使仿佛事不关己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

    “咳咳。”景天皇帝干咳了两声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见他略显尴尬的对慕容凤询问道:“请问贵使可知此事?”

    所有人又都齐刷刷的目光投到了慕容凤身上,看她会如何回答。

    “知道。”出人意料的是慕容凤回答的异常淡定,仿佛打死人的不是她的随从。

    “那请问贵使……”景天皇帝还想询问一下慕容凤的意见,避免真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却不想朱莉夫人先蹦了起来,狰狞尖叫道:“陛下您也听见了,她都承认了,您可得为我儿报仇啊。”

    哪怕景天皇帝养气功夫再好,也露出了一抹怒意:“朱莉夫人身为一名贵族,请你保持一名贵族该有的礼仪。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朕会派位礼部大臣重新教你一边。”

    这话可就很重了,朱莉夫人顿时被皇帝的话给吓着了,瑟瑟发抖的下跪求饶道:“陛下开恩,我只是一时激动……”

    “行了,你先退到一边去,待朕问完话再做决断。”景天皇帝淡淡道,然后又向慕容凤询问道:“请问贵使能否让那位随从前来当堂对证?这其中或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可以。”慕容凤依旧回答的很淡定,让一众准备看好戏的贵族全都一脸错愕。

    很快,三位特使随从被带了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景天皇帝亲自开口询问此事缘由,墨菲斯托耸耸肩十分干脆的认罪道:“人是我打死的,因为那家伙太弱,连我一拳头都接不住。”

    “我要你为我儿子偿命!”朱莉夫人当即发疯般的冲向墨菲斯托。

    老总管立即一闪身拉住朱莉夫人将她死死的摁在了座位上。

    墨菲斯托一脸不屑的轻笑一声,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质问道:“这就是你们贵族的传统?不是说决斗中生死各安天命的吗?”

    一时间满场议论纷纷,有人指责墨菲斯托狂妄,也有人开口为其辩解,吵的不可开交。

    景天皇帝凝眉问道:“你能确定你们是决斗?而非斗殴?”

    “是决斗。”墨菲斯托十分淡定道:“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能作证,那子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摘下手套甩我脸上的。”

    景天皇帝一脸严肃,但心中却暗松了一口气。

    “陛下!”朱莉夫人激动道:“我儿向来谦虚有礼,从未与人斗过嘴红过脸,无冤无仇的何以会与一外人进行决斗。这分明是此人一派无言,欲要给自己开脱罪责!”

    伟德森公爵对一心腹使了个眼色,那心腹当即朗声进言道:“陛下,臣认为贵族传统只能适用于贵族,而此人只是一个随从并非贵族,却出手打死我国贵族,当处以重罚,否则我堂堂帝国颜面何存?”

    当即有更多激进的贵族跳出来要求皇帝严惩杀入凶手,还朱莉夫人一个公道,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大厅内满是喧闹声。

    景天皇帝一脸平静的扫视过那些此刻蹦跶最欢的贵族,一一将这些人的名字记在心中,最后瞥了一眼与伟德森公爵站在一起的几个老家伙。

    “肃静!”老总管尖声厉喝一声,让乱糟糟的议会大厅内终于安静了下来。

    但是安静下来的贵族们全都静静地盯着景天皇帝,看他如何决断此事。

    景天皇帝收回目光看向墨菲斯托,发现这位当事人似乎并没有将怎么大的事放在心上,就连那位特使和她身边两个随从也是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仿佛只是在看一出好戏。

    如此淡定的表现,显然不是有所依仗就是无所畏惧。

    景天皇帝开口对墨菲斯托问道:“如此说来你是承认自己杀死了克洛斯,也就是那位和你决斗的男爵?”

    墨菲斯托摊手微笑道:“当时在场还有好几百位宾客,他们既可以为我作证,当然也可以对我进行指正。没错,人是我杀的。陛下可是要我一命偿一命?”

    议会大厅又响起一阵噪杂声,贵族们都在纷纷议论此人到底是哪来的底气敢如此坦然的承认自己杀害了一名贵族?

    景天皇帝拧了一下眉头,看向慕容凤问道:“不知贵使可有何意见?”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慕容凤,就见她缓缓起身微笑道:“这要看陛下如何认定他的行为了,如果陛下认为他触犯了贵国的法律那么就依法处置好了。”

    大厅内又是一阵喧哗,所有人都没料到这位特使如此的深明大义。

    伟德森公爵闻言却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因为这可和他预料的剧情走向不一样。

    “贵使果真深明大义。”景天皇帝微微一笑,就要就坡下驴,却见又一个贵族议员蹦了出来横插一嘴道:“陛下,此事事关两国关系,理应慎重考虑。依臣愚见认为特使应有外交豁免权,再说了事发之时应是克洛斯男爵先提出决斗要求,所以决斗双方自然各安天命。哪有事后追究的道理,这根本就是坏了贵族的传统。”

    景天皇帝立时脸色一冷,因为这本是他该说的台词,却被人抢了先。而同样的话由他口中说出和别人说出完全不同,最起码皇帝能够金口玉言一言而决,贵族们即使再有意见也只能憋在心里。到时候再安慰一下那位丧子之痛的朱莉夫人补偿一些好处给她,就能大事化事化了。

    但偏偏有人非要横插一杠子……

    景天皇帝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一脸得意冷笑的伟德森公爵。

    果不其然,这位贵族议员话音刚落就有数位贵族议员迫不及待跳出来出言反驳。

    “你放屁!”

    “此等荒谬言论是将帝国法律置于何地?”

    “若是以后有人效仿,岂不是又让凶手逍遥法外?”

    “陛下,此例不可开啊,否则遗祸无穷啊!”

    一时间群情激奋,无数贵族纷纷跳出来反对。

    景天皇帝冷着一张脸,心说以前你们总将贵族传统挂在嘴边而无视帝国法律,现在可倒好,一个个都仿佛化身为了法律急先锋,张口闭口都要捍卫法律的尊严。

    “肃静!”老总管连连厉喝几声才让菜市场一样的议会大厅安静了下来。

    景天皇帝沉声问道:“那依众卿的意见该如何处理此事?”

    “臣等不敢妄言,一切由圣意决断!”贵族们当即将这个皮球了踢了回去。

    景天皇帝脸色发寒,显然已经被逼到了暴怒的边缘。

    这时忽见慕容凤起身离开了座位走入场中来到墨菲斯托的身边,环视全场缓缓道:“虽然这出戏很精彩,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虫族大军已经杀到各位的家门口了。”

    “特使大人难不成想要包庇杀人凶手不成?”立时有贵族阴测测的冷笑质问道。

    “这话我可没说过,你可莫要污蔑在下。”慕容凤轻笑道。

    景天皇帝望着一脸微笑的慕容凤,立时眼皮直跳,直言道:“贵使还请回到座上,此事朕意已决。”

    慕容凤摇摇头道:“此事让陛下为难了,还是让我来处理吧。”

    景天皇帝绷紧了脸皮,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一旁的老总管不动声色站到了皇帝身边,微眯着双眼紧紧地盯着慕容凤。

    反倒是一众贵族皆是看好戏的神情,想看看这位特使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见慕容凤笑眯眯的走到伟德森公爵面前,问道:“老公爵,在下见您一直未发表任何意见,不知对此事您有何看法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