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人妻 > 楚门骄探 > 第39章 射雕英雄传了解一下(作者:青二十七)
楚门骄探

《楚门骄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9章 射雕英雄传了解一下

    青二十七看着毕再遇无奈的笑容、他鬓角边的星星白发……心乱如麻:

    他其实年纪并没有“老”到应该长白发。

    他有什么样的过去?

    他为什么要这样的保护她?

    …………

    她有千万的问题想问,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恨自己在他面前总是失语。

    “我断不让你陷入如此境地。”毕再遇最后说,仿佛是立下誓言。

    青二十七很想告诉他,她有什么样的人生,由她自己来把握,他既不可能为她铺好一切,她亦不需要任何人来为自己铺陈……

    但是终于只是无力一笑。

    有些话自己知道便好,没有必要宣之于口。

    今天她所说的一切,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毕再遇见青二十七不说话,叉开说别的话题:“今晚之后,金兵必知我军中实力并不如他们所知之强,因而明日撤军是为必然。你有什么想法么?”

    他总是问,你有什么想法么,你怎么看;他总是说,试试吧,我相信你。

    青二十七在心里叹了口气,想了想道:“我说出来你可别笑。”

    他真的笑了:“你为什么总觉得我会笑话你?你那样出色那样勇敢,没有任何人会笑话你。”

    青二十七有点恨他:如果拒绝,为什么不更狠心一点?

    她强行让自己顺着他的思维,把头脑拐了个弯:

    “你说,如果还是用疑兵之计……比如说,不收营帐,在营中遍插旗帜,弄几头羊来,绑住后腿,把前腿放在鼓上。

    “羊一挣扎就会踢鼓,鼓声不断,金兵就会以为我们还在,就不敢进攻,拖得几时是几时……”

    毕再遇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你……你怎么想到这法子的?”

    “我……”青二十七喃喃地道,“说好不笑我么?”

    毕再遇收了笑:“绝不是笑话你。我是真的好奇你怎么想的。”

    青二十七觉得更加不好意思了,讪讪地道:

    “我……我有时候会做莫名其妙的梦。比如说,我曾梦见一个方盒子,盒子里有小人会演戏。这个故事就是方盒子里的小人演的。”

    毕再遇听了,一时间没说话,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解又惊讶的事。

    他怔怔看着青二十七,看得她心里发毛。

    她不自在地道:“如果你觉得很好笑,还是笑一下好了。这种眼神很可怕啊!”

    他低垂眼帘,半晌道:“以后你再做类似的梦,无论多匪夷所思,都说给我听,好不好?”

    说她梦给他的听?青二十七觉得这要求有点过,但是答应了。

    反正,梦是她的;说还是不是,还不是她自己说了算?他总不能跑进她的脑海来盗梦。

    那晚,青二十七和毕再遇并排而卧。

    很久,她都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他的身子黑漆漆的在边上。

    她有种感觉:他并未睡着。

    他在想什么呢?他从她说过那个梦开始,就变得更加奇奇怪怪。难道那个梦有什么不对吗?

    渐渐入睡的过程中,青二十七感觉毕再遇将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轻轻地摩挲。

    他的手冰冷,他的动作缓慢而充满暧昧,他好像是要从她身上汲取活着的气息。

    青二十七浑身绷紧,告诉自己不能醒来,因为如果此时醒来,一切都会变了。

    她仿佛听到他的一声叹息。

    …………

    开禧二年四月初七,毕再遇军顺利撤回泗州,论功第一,毕再遇自武节郎连升二十三级,升为武功大夫,而这只是他官阶连级跳的开始。

    同日,大宋皇帝正式下诏伐金,史称“开禧北伐”,对金战争全面铺开。

    第二日的四月初八,韩侂胄派官兵到解语轩,带回暮成雪问话。

    两个时辰后,暮成雪被放回,她立即对外宣布收回对吴曦必反的预言,同时解语轩停业一个月。

    这件事似乎代表着大宋官方对吴曦的信任依旧,但事实上却造成了流言甚嚣尘上的截然相反的效果。

    以及,武林、官场、文人等各方面对解语轩的无限同情。

    在这段时间中,汗青盟亦分外活跃。

    有关新任武林盟主史珂琅的花边消息,连续占据《武林快报》之头版,甚至有人爆料,说史珂琅外则串通金国,内则贿买选票。

    当然也有人为他辩解,列举他为武林所谋的种种福利。

    奇妙的是,不论好话坏话,《武林快报》对史珂琅的各式传言一律造登不误。

    只不过有道是好事无人知,坏事传千里,汗青盟看似公平的作法,亦给史珂琅带来了无限麻烦。

    远离武林远离京城,这些事发生了有几日之后,青二十七才渐渐听说。

    开禧二年四月初六,毕再遇军从灵壁撤离,用的当然不是青二十七提出的那个羊腿疑兵计。

    毕再遇说她的计好是好,但更适合野战而非当前的城堡战。

    那天天一明,毕再遇就让友军拔营先行,自己殿后。

    待友军约摸离城三十里远时,毕再遇下令焚毁空城灵壁。

    离灵壁城十里之外,青二十七不禁回头看,远方的滚滚浓烟直上云霄,迷茫了来路。

    两国交战,边境上不知有几许空城,又有几多民众逃难、兵士损伤!

    毕再遇驱马到她身边,问道:“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停这一晚,不昨晚上烧了城就走么?”

    青二十七想了一想,道:“疑兵之计啊。夜里一把火,那不是给敌人点灯照路么,不像现在,浓烟滚滚,想追都难。”

    毕再遇赞许道:“不错。而且他们昨天败了一场,如果我们跑得快,反倒像是心虚。打仗,撤退比进攻难多了。”

    何止是打仗呢!青二十七想着,不再说话,拍马向大部队追去。

    四月初七晚上,大军休整,彭法许俊等在毕家军中主持了一场堪称盛大的犒军晚宴。

    大战当前谁能保,得尽欢时樽莫空。

    将士们彻夜联欢,把酒当歌。无数人但求今日一醉,不复望其他。

    很意外的,许俊来向青二十七告白。

    一介粗鲁豪爽的汉子,战场上抛尽热血亦不会皱一皱眉头,此刻却像个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大孩子,在她面前支支吾吾。

    自然是要拒绝的。

    然而有一瞬间,青二十七走神走得很远,想起了死在自己面前的龙相如。

    一个半月,她的世界天翻地覆。

    如果不是身在开战前夕的特殊时节,她的人生是否会有所不同?

    至少,会平稳得多吧?

    说不定,她虽笨也能慢慢长进,而不像现在,还有很多事没学会,就被抛进惊涛骇浪之中。

    她突然很想念楚乐一。

    楚乐一,唉,楚乐一你到底去了哪?

    最后许俊说道,其实他也知道配不上她,不过,反正是说不定明天就死的人,总得把心里话说出来才成,不然不是白到世上一趟。

    青二十七同他道歉,她说对不起,是我配不上你的坦荡。

    是啊,反正是说不定明天就死的人,她又是为了什么?

    与许俊分手后,青二十七在营地漫无目的地乱走,不知不觉走到毕再遇帐外。

    他一向不胜酒力,早早就离开聚会,也好让兵士们更放松地庆祝。

    可她走来这里又是想做什么?

    青二十七自嘲一哂,刚想离开,却听得帐中有人声。

    女人的声音。

    那是她从小到大最熟悉的一个声音。

    然而毕再遇的声音亦响了起来:“梓儿。”

    梓儿。

    青二十七如被五雷轰顶,呆若木鸡。

    她是真的不知道,原来青十六的闺名叫做“梓儿”。

    “是我。”青十六应道。

    “我喝多了。”毕再遇说。

    “你喝醉时原比清醒时可爱些。”声音娇嗔,亦是青二十七未见过的青十六。

    “我已经许久没有喝醉。上一次,是在十年前,那时候,她还在……”

    “你还在怨我?”

    “我怪我自己害死了她!”

    “你喝醉了。你最是鄙视自怨自艾的人。”

    “过来。”他说。其后是衣衫摩擦的声音,青二十七想他抱住了她。

    许久,她问:“我送她来,你欢喜么?”

    青二十七头皮发紧。

    “我!送!她!来!”,这四个字在头脑中炸开。

    “我送她来”……既是她送我来,你何必否认?

    何必骗我是暮成雪送我前来?

    你是不想让我知道你与她原本认识,不,原本熟识么?

    为什么?

    还有你,十六姐,你又为什么非送我到他身边来不可?!

    又很久的沉默之后,毕再遇说:“梓儿,我心已死。我的心如我的人,十数年前,早已死了。”

    青十六:“你骗人。”

    “是,我骗人,我原以为,我能轻易地骗人,可事到如今,我才知道,我唯一能骗到的人,是我自己。”

    “好了,我们不要再说这个。”她说,“她怎么样?”

    “她的伤基本复元了,只要再假以时日……”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她是个好姑娘。”

    “我问的也不是她好不好。她,她当然是很好的……你何必逃避我的问题?你明明……”

    “我说过,前尘往事,我不想再提。”

    “哼。”她冷笑,“你俩都一样,倒是我成了多此一举的人。可是你,你与他又不一样,他是真的不想回去;而你明明是逃避,你分明想回去又怕回去。”

    “他最近如何?”

    “你不去触动他的利益,他自然不会再来为难你。不过……”她迟疑。

    “怎么?”

    “我有点担心。他是我拿不稳的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最近的动静弄得太大。太早站队,并非好事。”

    “你倒是在为他说话。”她又冷笑,“不对,你压根就相当于在帮他办事,你可是大宋的战神、毕再遇毕将军!”

    “你何苦如此气我?”

    “你还没回答,我送她来,你欢喜么?”

    “我……”他没有往下说。

    她嗤嗤地笑:“你这伪君子!”

    突然她挣扎起来。

    突然她又不再挣扎。

    帐中响起器物碰撞的声响。

    青二十七转头飞奔离开毕再遇的大帐。

    初夏的风在她耳边烈烈而过。

    她从来没有这样,头脑间全是空白,脚下不停歇地走,一直走一直走,她想走到毫无知觉走到自己累死。

    这是一场幻觉之旅。

    她幻想自己成为一个不是她的人,她想要到一个没有人知道她没有人意识到她的地方。

    她说话,或者她不说话。

    她不需要有要注意到她,因为她自己都不想看到自己。

    …………

    不知走了多久,青二十七清醒过来。

    这是赤山。黑鸦鸦的赤山。

    全无一人的赤山。

    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想忍却忍不住忍不住!

    她对着山谷大声哭泣,山林的鸟被她惊着,一飞冲天。

    她蹲下来,无法喘气。

    他不是不能接受另一段感情,只是不接受她而已。

    而已。

    而已……

    她枯坐着掉眼泪,眼前是全然的黑暗。

    她想了很久,她要想,因为她只能想!

    想想想,她想一切她想的东西。泛滥成灾的想。

    直到眼泪流干,她终于想明白了。

    亦有了决定。

    她决定什么也不做。

    不做什么是不是怯弱呢?

    她摇摇头:不是这样,撤离也许更需要勇气!

    现在她唯一的想法是快点将伤养好、把鞭练好。

    她想离开军中。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在普通军士间足以自保,然而想要孤身远行却未必够用。

    可她必须离开!

    …………

    第二天,青二十七避着毕再遇走。

    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她一出帐就遇见了他。

    她的眼睛还肿着,对他勉强一笑,将头低下,匆匆想离开。

    毕再遇好像没看见她肿着的眼睛一般,与她打招呼:“早啊。”

    “嗯。”青二十七应道,“早。”

    一切如常。如此甚好。

    毕再遇没有与青二十七提昨晚青十六来过的事。

    是他不想提,还是青十六不想提?

    又或者,根本就是她是在做梦那并非真实?

    青二十七无从分辨,自然也不想提。

    她只想要从他身边逃开。

    然后他淡淡地说道,不久以后,他将率领儿郎们再次出战。这次不同以往,乃是全军而出,全力北伐,要青二十七再次考虑是否回到后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