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力荐河山 > 131.有仇(12.05日更新)(作者:退戈)
力荐河山

《力荐河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31.有仇(12.05日更新)

    此为防盗章,惯例50%,4八时,请支持正版  何兴栋跟在方拭非屁股后面说了一成串,方拭非都不为所动。

    “她自己犯错自然要自己受罚,何况她总是要嫁人的。”方拭非挥开他说,“你别杵在这里碍我的事,何兴栋,我与你关系不好罢。”

    “你气!”何兴栋说,“你那么气做什么?”

    方拭非头都要大了:“我说了不行。你有本事就找方老爷去啊。”

    何兴栋声低语道:“你这么凶做什么?我又不是坏人。”

    林行远听着直接乐了。

    方拭非索性向林行远借钱,去买一篮子米。

    何兴栋没料到她原来也缺钱,心直口快道:“方老爷喜欢你,你要是帮我劝劝他,我就让这次运来的灾粮多给你一点。八月中就来了呢,你可以吃得好一些,怎么样?”

    方拭非忽然停下,直直着他的眼睛:“你说什么?”

    那目光中凶气毕露,叫何兴栋心里发怵,有些害怕。

    何兴栋傻傻重复:“赈灾粮八月十五到?”

    方拭非二话不说,拽着他的衣领就往外走。

    何兴栋大惊失色,趔趄跟上,急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林行远快速丢下手里的东西,也跟上去道:“方拭非!杀人要低调明白吗?你哪能这样啊?”

    方拭非一路带着何兴栋到了城南。这一片靠近城外耕田,不似城东繁华,处处萧条破坏。

    方拭非径直踢开一扇门,才松开手。

    这里是一座废弃的荒宅,里面住了有二十来人。老弱妇孺皆有,甚至尚在襁褓里的婴儿也有,衣衫褴褛,着四肢健全,却全是乞丐。

    几人听见动静,紧张地坐正,抱紧怀里的东西。不是官差,又软软地松懈下去。

    方拭非将何兴栋带到自己面前来,指着他们道:“你自己问问,他们是什么人。”

    何兴栋去扯自己的衣领,站起来道:“你疯了吗?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自己去,用你自己的眼睛。如今在外面种地的,是女人还是男人?城里那些夜夜笙歌的,又都是些什么人!穷苦人家,十月怀胎的妇人都要下地除草翻土,家里连头牛都没有,用锄头一趟趟地松土犁地。男丁都被征走了,几亩地啊,不是要了人命吗?”

    何兴栋不解向她。

    方拭非:“你问问他们是为什么被送到这里来的!”

    坐着的几人保持沉默,只是不善着他们。

    方拭非拉近了他,盯着他的眼睛道:“我来告诉你。城中米价至今翻了十倍不止,平民根本吃不起,都说是农户黑心。实际呢?农户卖给米商的钱连一成都不到。这些人但凡有个头疼脑热,只能自己慢慢熬着。你卢戈阳,他不就是?他爹不过掉了个牙齿都不起大夫。为什么?你说怎么会这样呢?”

    何兴栋张口结舌,声道:“他们可以自己出去私卖啊。”

    “是啊,他们是可以出来私卖。这些人不就是吗?触及了你爹跟米商的利益,就被寻了个错处赶出来了。地被收了,房子也赔进去了,好手好脚,却只能住在这破瓦颓垣之地,是谁的功绩?是他们愿意吗?”方拭非喝道,“何不食肉糜啊何公子!将人赶尽杀绝的人是你爹,又说是天灾害人!天灾可害不了那么多人,这分明是人心作恶!”

    何兴栋想挣脱,方拭非揪住他的衣领,咬牙呵道:“你爹任水东县令,已是死不足惜。你却还在为这种可笑的儿女私情来找我帮忙。甚至拿赈灾银两跟我开玩笑,你才是疯了罢。那是你的东西吗?那是别人的命!弄清楚一些,再来找我。”

    说罢用力一摔,将人推开。

    何兴栋半晌回不过神来,茫然地坐在原地。

    方拭非不再他,转身离开。林行远叹了口气,怕将何兴栋一人丢在这种地方,会挨打。过去将他扶起,拉出了西城。又去追方拭非。

    方拭非回到家中就闷闷不乐,坐在院子里憋气。

    何兴栋啊何兴栋,这孩子即叫人生气,又叫人没有办法。

    林行远她这自己苦闷的模样,好笑道:“你们读人做事,都是这样的吗?”

    方拭非:“那你们习武之人做事,是怎样的?”

    林行远:“打了再说。”

    方拭非唇角一勾,向他,搭住他的肩膀,说道:“恰巧,我就有一件特别适合你的事,要交给你去做。”

    林行远:“你先说。”

    “王长东来的那一日,去搜何车脑呖睢!狈绞梅撬担笆虑槿羰悄执螅蝗嘶嶙肪康摹!

    林行远不信:“你还能知道何车脑呖畈卦谀睦铮空饷创蟮谋臼拢俊

    方拭非说:“何澄私魃鳎隙u换岚言呖畈卦谧约杭抑!

    林行远:“为什么?自己家不安全吗?”

    “你知道上任长史是怎么落马的吗?”方拭非拍手笑道,“他将大把的银钱放在自己家里,被家里奴仆发现了。恰巧这人性情暴戾,又喜欢打人,一次奴仆受罚,忍不了了,又不敢偷钱,就拿了他的银子丢到大街上。百姓一涌而来,广而告之,被朝中死敌抓住机会狠谏一本,后来他就被贪污查办了。”

    林行远:“……”

    方拭非继续说:“也不会是在什么僻静无人的地方。”

    林行远:“这又是为什么?”

    方拭非摇着手里的道:“因为总要进进出出,身为官员,不去处理公务,反复出现一个偏僻的地方反而太过显眼。如果不巧被人发现,觑机偷了。哭都没地方。”

    林行远在她面前坐下,认真道:“何兴栋,算是你半个朋友吧?你真要这样做?你怎能保证未来会变得更好吗?”

    “首先,我跟他不是朋友。未来如何,我也保证不了,但总不会变得更糟。江南一带该变天了,再不变,人就要疯了。”方拭非说,“别说今日挡在我面前的是何兴栋,换了我师父,我一样会这样做。”

    林行远思量片刻,摇了摇头。

    ·

    八月十四,还差一天就是中秋。

    水东县向来没有大肆操办中秋节的习俗。就是喝糜粥,拜秋月。

    不过糜粥还挺好喝,将菜跟肉在白粥里熬碎了,有鲜肉味。近年收成不好,粮仓会额外分发一点米下去。对于一年到头吃不饱饭的人来说,这就是个让人高兴的日子。

    这次赈灾粮特意赶在八月十四送到,这样到中秋前发放完毕,百姓能趁着节时吃上一顿饱饭。

    王长东同方拭非几封信交流,最后也定在了今天。

    晌午,押送的辆车进了城门,停在米仓的铁门前面。四周围着一干守卫,由县尉领着官差监督,正在有序装卸。

    过后不久,王长东王长史的车辆也缓缓驶进水东县,朝着县衙方向靠近。

    林行远躲在巷里,时不时一眼远处大开的粮仓铁门,再一眼自己旁边的胖子。

    方拭非给他介绍了几位大兄弟,打眼一就知道不是什么良民。这群人已经是上月来的水东县,却一直没在方拭非面前出现过。恐怕没人会想到他们之间能有什么关联。

    林行远忍不住问:“你们是怎么认识方拭非的?”

    那胖子穿着一件宽松的麻衣,胸口露了一半。脸上油腻腻的,还涂了煤灰,点了黑痣。闻言道:“跑江湖的时候认识的啊。”

    “跑江湖?!”林行远说,“方拭非还跑江湖?她比我还野?”

    “这哪叫野?方拭非去过的地方可多了,你这是孤陋寡闻了吧。他年纪虽但剑术绝佳。尤其是她师父,那可是顶顶厉害的。”胖子笑起来满脸横肉,却依旧掩不住他眉脚的匪气:“我们是落难时跟他同行过一段时间,关系算不上多好。这次他出银子找我们帮忙,我们当然就来了。”

    林行远心里有点计较。

    一个月前来的,那方拭非联系他们应该是更早之前。

    她悄悄与王长东联系,或许那时已经在谋算。

    他骂人,还没气着别人,先气到自己。但林行远生气也不用哄,自己气着气着就忘了。等两人回到客栈的时候,他又主动来找方拭非说话。

    林行远问:“你是真要在京城住下?”

    方拭非道:“对啊。”

    “那……”林行远想了想说,“那还是买栋院子吧。”

    方拭非多年生活已经习惯了,但林行远转换不过来,他把自己吓得够呛。见方拭非要换衣服或是要沐浴就紧张,跟谁搭个话动动手脚也紧张。毕竟出门在外,防备隔墙有耳,哪里不心可就被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