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剑长安 > 第四十九章 试剑(作者:嘉图李的猫)
一剑长安

《一剑长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九章 试剑

    试剑

    试剑约在了三日之后。

    董攀看着面色微变的三人,心中也知晓一些。这青莲剑宗的历史他从宁致远的口中也略知一二。

    他前来找徐长安试剑,一是李心吟长老的要求,第二则是他也想感受一下这红莲一脉到底和他现在修行的《青莲剑诀》有什么不同。

    他是一个痴人,痴于剑的人。

    他想看看全天下的剑法,他从现在就已经做好了打算,青莲剑宗不许他用他们的的路子踏上大宗师之途,那他就自己走出自己的大宗师之路。

    他董攀从不怨天尤人,因为他懂得一个道理。

    这世间本就不公。

    有人自打娘胎里便身世显赫,自小锦衣玉食;有人奋斗了一生,也还是衣不蔽体,饱一顿饿一顿;有人出世霞光漫天,引得无数隐世高人出山收徒;也有人出生在草棚里,奔劳一生,不得入仙门。

    这世间公平么?

    答案是否定的,可它却又是公平的。

    不管你是家财万贯,荣华富贵还是平困潦倒,壮志难酬,皆只有短短数十载;不管你是天资聪颖还是笨得似驴,一旦身死,都万事皆空。

    所以董攀不怨天尤人,他也不像林邕一般费尽心思的走歪门邪道。

    他相信自己,既然功法是人创出来的,有感于天地而作,那为什么他不能?

    同样是一双眸子,一双手。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走出自己的道。

    不过,走自己的道之前,得知道别人是怎么走的。

    若是他这个想法让蜀山的瘸子李义山还有剑山老人知道,恐怕得将他引为至交,共饮两大杯。

    《破剑诀》也正是在知道百家剑法之后才诞生出来的剑诀。

    这一点,他们不谋而同。

    所以,为了自己的道,董攀不得不来找徐长安试剑。

    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家伙,可以说是他最好的试剑石;他会蜀山的剑法,还会青莲剑宗的剑法,甚至没人知道的红莲一脉的剑法也会。这个叫做蓝道的家伙,他绝对不能错过。

    董攀不傻,他知道三人顾虑着什么。

    李心吟走出门后,他便向蓝宇讨了一杯茶水坐下,慢慢的喝着。

    气氛顿时有些凝重,两拨人各怀心思。

    董攀抿了一口茶,随后放下茶杯。

    他站了起来,带走了三人的目光。

    在三人的注视下,董攀走到了徐长安的面前,微微鞠了一躬,口中吐出了让三人莫名其妙的两个字。

    “谢谢。”

    徐长安看着他,满脸疑惑。

    “因为你,我得到了一个去参加六宗大比,挑战夜千树的机会。”

    董攀淡淡的说着,脸上一片风轻云淡。

    “当初输了他半招,这半招,趁这个机会,我怎么都要讨回来。”

    他说着,微微抬起了头,显得极其骄傲。

    徐长安尴尬一下,机会挥手道:“不用谢……”

    “但我不会因此不和你试剑!”

    董攀说话仿佛天生就是这样的,风轻云淡,似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明明是他有求于徐长安,可他却依旧如此。

    听到这话,蓝宇和李道一同时站了起来,小白也浑身炸毛的跳在了李道一的肩头之上。

    “不过你放心,试剑就是试剑,若有意外,必定是我先出意外。”

    说完之后,他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茶杯,再看了一眼明显表现出送客之意的李道一和蓝宇,便走出了门。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徐长安则是无所谓的坐在了椅子之上,反正他戴着面具,别人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里已经成了龙潭虎穴啊,要是你能露出身份,或者那个裴长空会护着你,可你不能暴露身份啊!”

    李道一想了想,接着说道。

    “要不我们逃吧!”

    徐长安缓缓的摇了摇头。

    “你相信那个家伙?”李道一问道。

    徐长安点了点头。

    “为什么!”李道一不可置信的问道。

    “感觉!”

    有时候做出一个决定,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感觉便是上天给你最大的理由。

    “三日之后!”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

    李道一好说歹说,徐长安就是不愿意走。

    这几天内,给他们送水送饭的小婢女换了一拨又一拨,一个面孔绝对不会在他们面前出现两次。

    李道一和蓝宇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特别是出身于深门大院的李道一深有感触。

    通常要困住一个人的时候,绝不会让他对坏境感到熟悉。哪怕他和一个小婢女熟识,都会让别人有出逃的可能。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董攀和其它人都不一样,他似乎并不在乎传承,他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对手!

    这是一种荣幸,他徐长安岂有躲避之理!

    这三日,每一天傍晚董攀都会来门前练剑。

    刚开始的时候,李道一和蓝宇心里有些堵,恨不得抄上一条椅子腿,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他们二人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个家伙,也只是嘴上不饶人。

    毕竟宗门的小宗师和散修的小宗师可不能相比较。

    当初他们在渠峡镇,也是因为运气好,要不然三人都得白送在那儿!

    每天傍晚,两人就隔着门窗咒骂那个白衣剑客。

    徐长安初时也不懂,后来看到董攀一招一式的掩饰,每个剑诀都极慢的仔仔细细的施展出来,他终于明白了。

    之后的两天,徐长安便老早的抬了一个小板凳坐到了门口,身边放着一壶茶,两个杯子。

    董攀由简至繁,将他所会的《青莲剑诀》都演示了一遍。

    李道一和蓝宇都躲在了门里,看着这一幕。仿佛一个白衣舞者每日准时来为忠义候献舞一般。

    第二日晚些的时候,董攀觉得差不多了,才要走,徐长安终于开口了。

    “不留下来喝杯茶?”

    说着,指了指已经斟好的茶。

    董攀停了下来,转过身,看了一眼门内的李道一和蓝宇。最终朝着徐长安淡淡一笑。

    “罢了,等以后吧!”

    说着,便走了,只给三人留下一个背影。

    李道一和蓝宇看着那道背影,突然觉得那道背影有些孤独。

    ……

    第三日的时候,董攀很早便到了。

    他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再度演示了一些剑诀,便走了。

    到了红霞满天,夕阳西下之时,他再度踏入了这个院子。

    董攀穿着一身白衣,长发在晚风的吹拂下,略显飘逸。

    手握长剑,明眸皓齿的少年郎。

    徐长安看到他的精气神仿佛上了一个台阶,知道试剑来了!

    除了两人之外,院子中便只有几片落叶和一抹斜阳。

    李道一和蓝宇躲在了屋里,这不是唱大戏,而且这两天,李道一总是神神叨叨的,就像这青莲剑宗内全是坏人一般。

    徐长安亮出了被齐凤甲染黑的大黑剑,而董攀则是亮出了自己的长剑。

    两人刚开始的时候,颇有默契的捏了一个剑诀。

    两人动作一致,手法想通,身上都泛出了淡淡的青芒。

    只不过徐长安身上的青芒似乎还夹杂着一点红。

    长剑凌空,两人的动作一模一样,当手上青芒大涨,仿佛要爆裂开来,两人又颇有默契的朝着旁边已经枯萎的莲花池一指,两簇水花炸起。

    两人结束后,动作再变,不过还是一模一样,攻击也同时打向了莲花池里。

    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不错!”

    董攀难得的夸奖人。

    徐长安看着这个对手,突然有种想和他畅饮两杯的冲动。

    毕竟不是谁都会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来练剑,几乎算是手把手的教他了。

    徐长安看看夕阳,微红的光打在了他的脸上,他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如此好的光景,打打杀杀有些浪费了。若是以后还能遇到,应该带上两壶酒。”

    董攀一愣,这次没有看向躲在房里的李道一和蓝宇了,

    “好。”他的回答简洁而有力。

    ……

    夕阳之下,两人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两人的动作一致,不过此番两道青芒不是打向莲花池,而是冲着彼此而去。

    两人同时闪避,动作一致,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院子中青芒纵横,徐长安稍显吃力,但两人所用剑诀几乎一样,只是修为的不同,所以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你再这样,便就没了试剑的意义,我可要认真了。”

    董攀停下了手中的长剑,看着气喘吁吁的徐长安。

    徐长安听到这话,看着董攀殷切的双眼。

    他知道董攀想试什么,提起了插入地板的长剑,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握紧了长剑,回想了起了之前脑海中一直在晃荡的红色小人。

    红色小人的动作还有他身上亮起的光斑,仿佛刻印在了徐长安脑海中一般,光斑是法力的运行路线,而动作,就是剑法。

    徐长安闭上了眼,提着黑色的长剑缓慢挥舞,仿佛是提着一支笔画画一般。

    董攀眼中出现一阵光芒,盯着徐长安看,也不打扰。

    蓦然,徐长安睁开了双眼,脚下一踏,一朵红莲虚影自他脚下出现。

    同时,他的双眸之中也映着两朵红莲,比这漫天红霞还红。

    徐长安提着长剑,脚踏红莲,手腕翻转,用一柄重剑腕出了几朵剑花。顿时,董攀面前出现了数十朵红莲。

    董攀的眼中带着谨慎,同时还有一丝兴奋。

    隔着窗户的李道一眼中紫芒再现,看向了徐长安。

    他面色凝重,转头对着蓝宇说道:“一套功法居然带着煞气,这传闻中的红莲一脉应该有大问题!”

    “不然,观几次莲怎么可能就能有如此霸道的功法!”

    蓝宇倒是毫不在意,淡淡说道:“等他熟悉自己的体质,这煞气不足为虑。”

    话是这么说,可李道一的脸上还是充满了担忧。

    ……

    董攀急忙提起长剑,身形飘逸,闪转腾挪,躲开了徐长安的几次攻击。

    他的每一次攻击,都能造成巨大的破坏力,即便是上境小宗师的他,也不想硬接。

    徐长安如同发了疯一般的攻击,对于他而言,虽然不想硬抗,可躲避却是很轻松。

    他没看到的是,面具之下的徐长安,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

    刚才在空中的红莲虚影居然慢慢的将其包围了起来。

    等董攀看到身边的红莲虚影时,已经来不及了。

    面具之下的徐长安,淡淡的说出了一个字。

    “爆”

    顿时,轰隆声骤起。

    董攀面色大惊,第一朵红莲炸开,让他胸中血气翻滚,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其余的几朵红莲居然主动的撤离了他,这才炸开,让他稍微的轻松了一些。

    红芒在眼前绽放,轰隆声也逐渐消散在空中。

    他看到了“蓝道”,他拄着长剑半跪在地上。

    徐长安抬起头来,眼中的红莲已经消失,不过面具边缘有血迹溢出。

    “你……”董攀略微有些动容。

    他再笨也猜出来为什么其余红莲散开,这是徐长安强行的撤开了。

    “你没事吧!”徐长安松了一口气,笑问道。

    董攀面色有些复杂,这红莲一脉,果然不同凡响,霸道至极。

    “没事,谢谢。”

    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一句谢谢,已经表达出了他心中无比的感激之情。

    “我输了。”董攀淡淡的说了一句,提着长剑,转身离开。

    正在这时,一道青芒冲着徐长安而来!

    在两人交错的瞬间,董攀急忙挡在了徐长安面前!

    董攀一口鲜血喷在了徐长安的面具之上!

    “我说过,要出意外,必定是我先出意外!”

    他微笑着,在徐长安耳边轻声道。

    徐长安呆在原地,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才会挡在他的面前!

    李道一和蓝宇面露惭愧之色。

    “没事,以后让我再见识一下红莲一脉的其余功法!”

    鲜血染红了白衣,他努力的扶住了徐长安的肩膀,稳了稳身形,提着长剑,慢慢的走了出去,身后留下了一条鲜血点出的路。

    良久,徐长安这才回过神来。

    ……

    董攀如同一匹受了伤的孤狼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他坐在了亭子里,石桌之上放着一瓶丹药。

    月满池水,一片波光粼粼。

    一阵叹息传来,桌子上多了一瓶丹药。

    “为什么?”

    一道女声传来。

    董攀提起长剑,步履蹒跚的走出了亭子,留下一瓶丹药孤零零的在石桌之上。

    董攀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那瓶丹药。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人影。

    “他是我的人,我约的试剑!”

    月光之下,董攀抬起了头,高昂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

    在他走后,一道人影出现。

    “真是个骄傲的人!”

    “哎!”

    一阵叹息传出,月光下的莲花池,泛起了一阵涟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