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太平客栈 > 第十五章 阳谷县城(作者:莫问江湖)
太平客栈

《太平客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五章 阳谷县城

    李玄都犹记得,当年张肃卿曾经说过:“皇室宗亲、宫中宦官、各级官吏所兼并之田庄占天下之半皆不纳赋,小民百姓能耕之田地不及天下之半却要纳天下之税长此以往,小民百姓越来越穷,只能卖掉田地,沦为权贵豪强的佃户,朝廷便愈发收不上税,国库空虚,只能继续加征赋税,终有一天,无路可走的百姓会揭竿而起”

    最后张肃卿意味深长地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皇帝和百姓是站在同一立场的,朝廷要税收,国库要充盈,皇帝要天下安稳,百姓要活得下去,可钱都去哪里了?”

    是啊,钱都去哪了

    李玄都也曾经如此自问

    天下之财有定数,不会无故消失自然是落到了别人的手中,因为在皇帝和百姓之间,还有无数的权贵、豪强层层盘剥,层层富贵,大贵者大富,小贵者小富

    这些事情,并不难懂,可那些豪强们肯放手吗?不肯放的对于他们而言,家国,家国,从来都是家在前,国在后

    就在这时,钱玉蓉朝李玄都走来,打断了李玄都的思绪

    这位大小姐似乎是有事要谈,这才不得不捏着鼻子来搭理这个账房先生,不过也是语调生硬冰冷:“李账房,前面快要到阳谷县城了,我们要在这里卸下两船粮食,到时候还要李账房过目才是”

    李玄都可不是真来做账房的,而且他也没做过账房,想了想之后,说道:“家主信得过小姐”

    钱玉蓉讥讽道:“这么说来,李账房是跟着商船一路游山玩水来了?”

    李玄都摇头道:“哪里会有人来齐州这等战乱之地游山玩水,待在金陵府不好吗?”

    钱玉蓉重重哼了一声,质问道:“那锦姑姑派你来做什么了?”

    李玄都低头望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女子,答非所问道:“玉蓉小姐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是钱家偏房出身,早早丧父,不得已之下只能一人挑起家中的担子,算是少年老成我比你还要凄惨一些,不知父母是何人,也从未见过父母,算是比你多走了几年江湖,看过许多人和事,这个江湖,可不仅仅是直来直去的刀光剑影,还有弯弯绕绕的人情世故,应对已是不易,所以有些时候,不得不独善其身有些事情,我们需要知道,还有些事情,我们不需要知道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也要装作知道,还有些事情,我们知道了也要装作不知道”

    李玄都微笑问道:“钱小姐,知道知不道?”

    钱玉蓉的脸色更冷

    李玄都有个毛病,那便是好为人师,若是兴致来了,就唠唠叨叨一大堆,目前看来,除了小丫头周淑宁能够忍受并乐在其中,其他人多半是听不进去的,尤其是陆雁冰这位五师妹,对此深恶痛绝,不惜刀兵相向钱玉蓉自然也不会例外,目光冰冷,语气更冷地开口道:“李账房的意思,无非就是劝我少打听,知道的事情多了对我没好处是不是这个意思?”

    李玄都笑了笑,对于钱玉蓉的冷淡态度毫不在意,继续说道:“正是这个意思,你我江湖相逢,一路共事,恐怕日后便再无相见机会,所以钱小姐不必对我追根究底,非要挖出我的来路,那样对于钱小姐并无太多好处”

    钱玉蓉虽然有些小姐脾气,但并不傻,听到李玄都这番话后,没有立刻反驳,也没有继续摔脸子,而是直接转身离去

    李玄都仍旧站在船头

    接下来的一路还算顺当,不过在进入东昌府境内之后,岸上时常可见有骑马驶过之人,腰间带刀,背后负弓,却又不是朝廷官军的打扮,那便是青阳教的匪人了,让船上的护卫好生紧张了一番不过估计这些青阳教之人看到了船队上的“钱”字大旗,倒也没有什么出格举动,这让钱玉蓉稍稍松了一口气

    对于钱玉蓉来说,官军和乱匪,官军还好,毕竟在金陵府也打过交道,可是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悍匪,却还是第一次见,她毕竟是个女子,面上虽然不显,仍旧镇定,可心底还是有几分发怵

    此时她再去偷瞧那个一直站在船头的账房先生,竟是浑然不觉一般,也不知他是心大,还是真正见过世面,对于这等小场面并不在意

    到了傍晚时分,他们终于抵达阳谷县的码头,这里有钱家商号的人负责接应,只要把船上的粮食搬到仓库中就是,并无其他生意上的往来

    就在此时,岸上有一群嬉闹的半大孩子,打打闹闹地朝粮船方向而来,嘴中还唱着不知从何处学来的歌谣:“东昌城子四方方,财主官府蹓下乡穷人粮食被逼净,居家老幼哭皇苍东昌城子四方方,红阳起手长河旁杀财主,打官府,大户小户都有粮”

    歌谣简单易懂,却让初到齐州的钱玉蓉后背发冷

    歌谣中的“东昌城子”,就是他们要去的东昌府府城

    就算金陵府的各大士绅豪强联手逼走了江南总督,甚至让江州巡抚死得不明不白,但也绝不敢在口头上如此叫嚣

    可见齐州乱象

    这让钱玉蓉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接着歌谣又是一变

    “想红阳,盼红阳,红阳来了有吃喝要想活命入红阳要想活命入红阳,穷汉子入了红阳教你拿刀,我拿铲,非得搬掉皇家官”

    这些孩童在唱这些歌谣的时候,也朝船上望来,尤其是身披白色皮毛出锋大氅的钱玉蓉,一看便是富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更是这些孩童的视线聚焦所在

    这些本该天真的孩童眼中,没有半点天真可言,只有如窥伺之意

    钱玉蓉下意识地抱住双臂,在她身旁就有众多护卫,倒是谈不上害怕,只觉得有些冷,不是身上的冷,而是心里的冷

    孩童们的歌谣还在继续:“人将军,地将军,天上还有天将军黄红帅旗遮晴空,劫富济贫为百姓”

    张姓老人轻声劝慰道:“小姐不必担心,青阳教不会对我们钱家的船怎么样的”

    钱玉蓉点了点头

    一直立在船头的李玄都开口道:“我祖籍便是齐州,没想到这几年的歌谣竟是变了,我记得前几年还是:‘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青阳,青阳来时不纳粮’”

    钱玉蓉喃喃道:“好一个不纳粮,他们果真如此?”

    李玄都淡然道:“若是不纳粮,那他们吃什么?无非是骗人的把戏罢了,若是真有百姓听信这些昏话,打开了城门,结局未必要好到哪里去”

    钱玉蓉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李账房,你信不信青阳教?”

    “从来不信”李玄都摇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青阳也好,白阳、红阳也罢,都不会是救天下之人,他们只会是打破旧天下之人”

    救天下,旧天下

    字虽同音,但一字之差,含义却是天差地别

    钱玉蓉皱了皱眉头,没有发问,而是说道:“我也不信青阳教,虽然朝廷不好,但这个青阳教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听几位堂兄说起过,那青阳教的几位将军,生活奢靡,妻妾成群,比之朝廷的封疆大吏有过之无不及”

    张姓老人听到这番话,赶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小姐,慎言”

    李玄都却是一笑道:“这本就是事实,既然他们敢做,还怕别人说吗?”

    钱玉蓉一怔,随即悄悄撇过头去,嘴角微微翘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