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旧恩(作者:明海山)
碧海风云之谋定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旧恩

    叶知秋呵呵笑道:“正所谓投桃报李,莫说韩氏原本就是常氏先帝的肱股之臣,是几世人的渊源。当年我与郡主落难,侥幸逃脱到了帝都,若非令尊韩老爵爷冒死搭救,焉能有我夫妇二人今日?”

    韩复是号称“帝都第一师”的统领,素日里桀骜如鹰,待人尤其冷漠,如今听到叶知秋骤然提到“韩老爵爷”四字,脸色大变,竟忍不住失声哭起来。

    叶夫人听见哭声,不知原委,忙出来。韩复见了叶夫人,越发泣不成声,已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知秋在一旁解释道:“方才偶尔提及韩老将军,韩大人一时悲痛……”

    叶夫人着韩复兀自低头落泪,心中疑惑,向丈夫,后者却避开了她的目光,她立时心中雪亮。

    丈夫那些阴地里的心思,她实在是太了解了。

    她狠狠地瞪了叶知秋一眼,转身端起茶壶替韩复续了些热茶,柔声道:“韩大人,过去的事,已是过去了。纵然韩老将军有些抱憾之事,如今已登极乐,你何必再将他老人家生前的烦恼搬出来呢。”

    韩复泣道:“郡主有所不知,老父生前私下曾与我说过,他这一生,最煎熬的就是被世人叫了一辈子的‘韩老爵爷’。想我韩氏祖上几世戎马征战,家世清白,一片忠心青天可鉴,只因当年先祖误中了慕云氏的反间计降了李氏,从此便背上了叛臣的骂名。当年先祖降李后醒悟过来是中了奸计,无奈覆水难收,不得已才苟活于苍梧……”

    说着,又哽咽起来。

    叶夫人劝道:“韩大人,咱就不要再提这些伤心的往事了吧。”

    “不!郡主,我得说出来,我实在是憋得太久。老父生前的苦楚,这世上只有我最清楚,只怕二位也有不少事情至今不知。”

    叶夫人见他神情坚决,只得无奈不再劝他。叶知秋却依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淡然坐在一旁。

    “降李之后,我韩氏虽然被封了爵位,又委以重任,但慕云氏始终对我韩氏戒心不减,李氏对慕云氏言听计从,这么多年来对我韩氏也一直是毫无信任。世人都说,我韩氏的这个爵爷,是当年卖主求荣才得来的封赏。可我老父亲自出生起便是土生土长的苍梧国人,所立下的军功也是一刀一枪真家伙干出来的!何来卖主求荣之说?即便如此,每每他建功立业,总有人在背地里以当年先祖叛主之举毁他清誉,以至于他每次听到有人叫他韩老爵爷,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心如熬蜡,无处诉苦……他总说,祖上降李之事木已成舟无可奈何,只求当年逃出帝都的常氏后人能太平度日,便心里能安慰些。哪料到……”

    韩复着手中的那个锦囊,含泪继续说道:“那一年老父听说慕云铎觅着了常氏后人在北境之地的据点,带着慕云铉、慕云锡倾巢而出想要讨伐常氏后人。他心中焦虑万分,于是自动请缨为先锋,却被慕云铎一口回绝,慕云锡在一旁还煞有其事地占了一卦,说若有韩家军在,此战大凶。其实慕云氏分明就是怀疑我父亲想要暗中救助常氏。”

    韩复说到这里,忽然苦笑了一下:“不过说到底,又何须他们怀疑,父亲那样忠厚的性子,他想救人的心思旁人都得出来,何况智冠天下的慕云氏了。于是父亲万般无奈,只得从命固守于帝都。就在慕云氏出兵的第二夜,我父亲那夜在郊外大营中独自喝闷酒,想到常氏被攻,心如刀绞。我叔父在一旁道,既然放心不下,何不索性派人乔装前往北境刺探,若有机会,也可暗中出手相救。我父亲思虑再三,怕派出的人不够稳妥,决定亲自前往北境。”

    叶夫人听到这里,不禁身子一颤,问道:“韩老将军……亲自去了北境?”

    “正是……不料那一夜,他刚要出帐,宫中忽然传来急令,说前来朝贡的阴牟国国王黎摩在宫中谋逆行刺钦文帝,已被就地正法,命驻守帝都的淞阳、青锋、松风三大营星夜前往南境,务必踏平阴牟国。我父亲既不得违了军令,又放心不下北境……”

    叶夫人大为感动,温言安慰道:“韩大人,韩老将军的心意我已是十分知晓了,不必再说了……”

    “不,我得说,今晚我得全说出来!”

    韩复如此斩钉截铁,连在一旁的叶知秋都有了些讶异。

    “大军南下开拨在即,我父亲担心带了随从反而招人眼目不方便,于是单枪匹马去了北境!”

    “什么?你说韩老将军真的去了北境?!”叶知秋与叶夫人几乎同时惊呼道。

    “是,我父亲说,若因今夜不去北境,而使常氏被灭了族,那我韩氏将生生世世都再难洗刷这叛臣的污名。于是他与我叔父商议,他只身向北,而我叔父乔装成我父亲的模样,带军南征。”

    “竟有这样的事?这么做……没有被人发现吗?”叶知秋已是惊讶万分,全然没有注意到妻子在一旁已听得泪落不止。

    “所幸我叔父与我父亲相貌肖像,说话声音相差无几,又逢星夜出兵,不曾有人察觉。待到第三日与青锋松风两营会师时,我叔父借口父亲军务在身,已先一步回帝都去了,并没有引起青锋营与松风营的怀疑。”

    “可……韩老将军去了北境为何我们没有遇到?莫非与我们擦肩而过了?”叶知秋奇道。

    “不……家父他……他遇到你们了。”

    叶夫人听到这句话时,如雷轰顶般呆然站在那里,口中喃喃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他,原来是他!”

    叶知秋也顿时醒悟过来,惊问道:“果真是他?”

    “是……那一夜你与我逃出城,被慕云铎的军士抓到后囚在笼中,再后来,来了一个蒙面的骑马人,他趁乱出手相救载着我们一直奔回了帝都近郊,你可记得?”叶夫人向丈夫,眼中已是泪水满盈。

    “当然记得,怎会不记得,他临走前交给我一个酒囊,说让我们去帝都城东寻一家叫梨花酿的酒铺,自然会有人照应。”叶知秋边说边追忆起往事,恍恍惚惚如在梦里。

    韩复顿首道:“父亲不眠不休地奔走了整整一日,赶到北境已是第二天的夜里。他起初偷了军士的衣服混入大营,打算随军攻入城池时趁乱救人,不料晚了一步,慕云氏已攻下了常氏的淞江城。他正万念俱灰时,听说是城中的两个孩子偷偷开了城门,这才兵不血刃地得了城池。他怀疑这两个孩子会不会与常氏有什么关联,于是想方设法地打算营救,无奈找到了孩子才发现守甚严根本无从下手,于是他便生了一计……”

    叶知秋已是听得匪夷所思,天底下居然还有敢对慕云铎行计之人。

    “我父亲穿着军士的衣服,在军中开始散播流言,说阴牟国的国王借朝贡为名,在宫中行刺圣上,且暗中联合了南境邻邦六国,想要趁慕云三太师不在朝中之时共袭帝都,引得帝都三营已尽数出征,钦文帝生死不明。”

    叶知秋直听得头皮阵阵发麻,自言自语道:“慕云氏最擅长伪报离间之策,老将军这一计……如何能骗得了慕云铎去?”

    韩复苦笑一声:“就像你们一样,死马当成活马医,万般无奈,才出此计谋。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慕云铎人不在帝都,却时刻都有人用鸽鹞为他传递消息。父亲事后才知道,在他流言散出后不久,帝都送信的鸽鹞也恰好到了慕云铎的营中,说了阴牟国国王黎摩行刺以及三大营星夜出征之事。于是,慕云铎便深信不疑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之后,我父亲便趁着慕云氏慌忙拔寨起兵无人顾及你们尚在笼中时,偷了一匹军马将你们救了出来。

    叶夫人不禁动容难以自己,她无论如何想不到那一夜救了他们二人的会是韩老将军本人。她原只道自己要死在那里了,却忽然瞧见营地里的兵士们纷纷慌乱起来,开始四处奔走。

    随后,那个蒙面骑马人便出现了。

    “可是……韩老将军为何救了我们以后也依然要蒙着面呢?而且这么多年,他为何从不提那一夜的事情呢?”

    “父亲说,常氏终是因为韩氏才丢了江山,即使我韩氏粉身碎骨也难消悔恨。倘若揭下面巾,让你们知晓了是为韩氏所救,倒教人觉得此举是有为了将旧账一笔勾销的念头。”

    “一笔勾销难道不好么?”叶知秋忽然问道。

    “救人就是救人,父亲不想提太多的恩怨,一提终是有愧。他那一夜身上也没带什么东西,所以将随身的酒囊作为信物交给了你们,把你们引去了城东的酒铺,又暗中让府上的管家去酒铺等你们,之后的事,你们也知晓了。”

    “是啊,之后他便一直让韩府的管家悄悄替我们安顿了宅子,仆人,这才能侥幸活了下来,安然度日。”

    叶夫人对丈夫叹道:“又何止这一些,若非韩老将军一直资助你我,哪有你今日的功名。当年你出仕为官,也是韩老将军替你暗中铺路,你才能年纪轻轻没过几年便升任了礼部的侍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