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 > 第273章用另一种方法弥补对你的亏欠(作者:德娇)
幸孕盛宠,夜先

《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73章用另一种方法弥补对你的亏欠

    夏暖面色忧伤,眼中带着一丝迷离,伸手,将夜恩沉的手拽住,随即贴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一直深情呼唤着。┏rad八┛

    夜恩沉见状,压抑已久的情愫再次迸裂了出来,将夏暖的手握着,一点点的摩挲着。

    他想到了夏颜,眉头皱了一下,缓缓的抽回手。

    夏暖感觉到那只手已经抽离了自己的怀中,心中只觉得空落落的,泪水刷一下涌落,不住的摇头:“我都是为你好,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温柔一点?”

    夜恩沉着夏暖,沉默着。

    夏暖继续埋在他的怀中,饮泣着:“现在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和百里夫人合作,要不然的话,百里夫人就会把你的真实身份捅出去,到时候,你势必会遭到针对,我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我是在帮助你,就跟我犯了滔天大罪一样,你怎么这么固执?”

    “真实身份?”夜恩沉顿时感到了好奇,抬起了夏暖的下巴,眯着眼睛,低柔柔的问:“迪云不是被抓了,迪云才是通缉犯。”

    “是的,迪云是通缉犯,但是,那都是我将目标转移到迪云的身上,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我为的就是不想叫你被联盟国针对,我想叫你永远安好的活着……”

    夜恩沉听到了夏暖的话,眼睛微微抽搐了一下。

    那次母亲夜老太太向联盟国交代的事情都是真的,夜斯沉是父亲收养的孤儿,夜斯沉的生父生母是逆风和逆夫人,之前,夜斯沉的身份就已经基本确定了,联盟国就要准备调查夜斯沉,只是迪云却成了调查的对象,放弃了夜斯沉,却没有想到,迪云的事情都是夏暖策划的,她这么做就是在帮助夜斯沉善后……

    如果夜恩沉没有听见夏暖的这番话,他永远都不知道这个真相,一时之间,夜恩沉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又是窃喜,又是激动。

    只要有这条线索,说不定他就能去联盟国那里邀功了。

    他对夜斯沉一直都是心存不甘,最近夜斯沉又开始准备演唱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热炒的天翻地覆,叫全世界都跟着沸腾了起来,夜恩沉在眼里,却嫉妒的要命,他虽然觉得愧对夏颜,虽然也对夜斯沉救夏颜的举措感激不尽,但是,一码归一码,他对夜斯沉已经嫉妒到了骨子里,掺揉进了血液里,驱使着他,必须要用行动来打败夜斯沉。

    夜恩沉伸手抚触着夏暖的脸颊,在他的脸颊上亲一口:“你确定我只要和月照会合作,月照会就会保护我不被联盟国针对么?你这么做真的只是为了我好?”

    夏暖不住的点头:“是的,我确定你不会被针对,只要你不脱离月照会,你和逆夫人就会永远安全。月照会只讲利益,而你的名声和成就能给月照会带来比联盟国给予的还要多的利益……”

    夏暖有些含糊不清,不过夜恩沉离的近,听的特别的清楚,不断如此,他还将夏暖的话悄悄的录制了下来。

    沈岸坐在了车内,着车上的录像设备,打开了那个录像,正好见了夜恩沉抱着夏暖,在卧室的床上坐着,夏暖则是不安分的搂着他的腰,对着夜恩沉喃喃低语。

    沈岸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嫉妒。

    那只手也不断的收紧。

    本来他在临走的时候,将夏暖扶进了另一间卧室,另一间卧室里,有他临走时候放的监视器,他并不是思想龌龊到要去偷夏暖洗澡,他只是想在暗处静静的观察着夏暖,盯视着夏暖,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一次个够,他以为那间卧室是夏暖的,却没想到,夜恩沉被曾桂华领进了夏暖所在的那间卧室。

    沈岸气的瞪着那个监控屏幕,心中的怒火蹭蹭的窜了上来,恨不得将那个监控画面砸乱,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强力的控制了情绪。

    他将夜恩沉和夏暖拥抱的一幕截取了下来,保存在了自己的优盘中,随即捏着那个优盘,若有所思了起来。

    夏颜一身疲累的回到了公寓,曾桂华老早就在门外迎接着她,见夏颜,上前握着夏颜的手。

    “颜,你总算是下班了,今天妈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放在了你的卧室,你快进去吃吧,吃了在好好休息。”曾桂华催促夏颜。

    夏颜点点头,脱掉了外衣:“妈,我工作的地方你没有透露出去吧?”

    曾桂华隐过了眼中的慌张,忙摇头说:“没有,我绝对没有向别人透露你的工作地点。”

    夏颜放松了一口气,点点头:“也不知道暖工作的怎么样,听说她回澳市了,我想过去。”

    “嗯,是要过去,不过你现在该进屋休息了,等休息好了在说吧。”

    夏颜哦一声便去了自己的卧室,打开了卧室的房门,眼前的一幕令她惊呆了,她见了夜恩沉和夏暖坐在床上抱成了一团。夜恩沉搂着夏暖的腰,在她耳边似乎说着什么,而夏暖却没有反抗,乖乖的依偎在了夜恩沉的胸膛上。

    夏颜着这一幕,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说,像是被抽走了筋骨了,定格在了那里。

    夜恩沉这个时候才见了夏颜,忙松开了夏暖,夏暖不稳的倒在了床上。

    “夏颜,你回来了。”夜恩沉拄着拐杖,艰难的朝夏颜迈步,夏颜后退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的回应:“我走错房间了,不打扰你们。”

    夏颜并不知道夏暖喝醉,只是把夜恩沉当做夜斯沉,更不知道,夜恩沉这样接近夏暖,只是窃取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和真相。

    “颜,我是来等你的。”夜恩沉见她毅然决然的离开,上前一步拽住了夏颜。

    夏颜甩开了夜恩沉的手:“我眼睛又不瞎,在说了,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没必要在和你扯上关系。”

    夜恩沉捏着夏颜的肩膀,一脸的凝重:“我来是想诚恳的说一句对不起的,我想弥补我过去对你造成的伤害,颜,请你给我这个机会。”

    “我不会在给你任何机会的,因为我不想在拿自己的生命做第二次赌注,你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取我的性命,我不会在相信你的话了。”夏颜态度越发的坚决。

    着躺在床上昏迷的夏暖:“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叫夏暖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她,也不要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情。”

    夜恩沉的眸沉了沉,着这样性情大变的夏颜,感到有些意外,他捏着夏颜的手,一点点的收紧:“颜,你心里还有我好吗?”

    “没有了,以前的那个夏颜已经被你推进大海里淹死了,现在这个夏颜,已经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更谈不上心里有你了。”夏颜说的果断决绝。

    夜恩沉听到这,缓缓的松开了她:“好吧,婚姻的事情我不勉强,我不会强迫你。”

    他停顿了一下:“我会用另一种方式来弥补对你的亏欠。”

    他本来是想娶她,然而,在用自己余下的时间好好补偿,只是,夏颜并不打算嫁给他。

    也是,他对夏暖来说,是一个凶残的恶人,他有什么资格叫夏颜嫁给他呢?

    “我不需要你的补偿,你如果真想补偿,心里真的有愧疚,那就离我远点,越远越好。”

    夜恩沉听了夏颜的话,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真的能使你的心情变好,我愿意这么做。”

    夜恩沉说完,转身一眼夏暖,想了想,便拄着拐杖离开了。

    曾桂华要去送夜恩沉,被夏暖制止,曾桂华只好顿住了脚步,目送了夜恩沉离开。

    “妈,把他给你的好处拿出来吧,别逼我发火。”夏颜直接开门见山。

    曾桂华本来以为可以瞒过夏颜,却没想到,夏颜这么快就出来了,想狡辩也是来不及了,只好将夜恩沉之前给他的一张支票交给了夏颜,夏颜都不,直接将那张支票撕的粉碎。

    曾桂华的直心疼,可是见夏颜那一张黑沉沉的脸,她只好放弃了阻止。

    夏颜将支票撕毁后,打开窗户,将粉碎的支票扔出了窗外,顿时,碎末如同雪花一样飘落下去,正好落在了夜恩沉的身上,夜恩沉清楚了是他给的那张支票,心中有些恼火,冷冷的轻哼一声,扬长而去。

    夏暖此时仍然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夏颜走了进去,为夏暖盖上了被子,默默地关上了房门。

    叮……

    沈岸正在车内发呆的时候,手中的手机响了。

    是夜斯沉打过来的。

    然而,这个手机是夏暖的。刚才夏暖喝醉了,他帮她装上了手机,却忘了还给夏暖。

    沈岸盯着夜斯沉的那个号码,做着思想斗争。

    电话声再次响起,沈岸心一横,便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了夜斯沉低哑的声音。

    “念慈生病了,想见你。”

    沈岸装作没听见一下,屏住了呼吸:“喂?请问您哪位?”

    那边沉默了片刻,便挂了电话。

    沈岸将夜斯沉的手机号码默默的保存了下来,随即,用自己的**号码给夜斯沉发布了一段视频……

    夜斯沉扶着额头,神色凝重的盯着那个手机。

    不远处,念慈一直不断的要妈妈,他有些烦躁,便又拨打了夏暖的号码,可是刚要播过去的时候,收到了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短视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