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七章 迎合你的喜好(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章 迎合你的喜好

    &nb一阵强烈的晕眩,让璎珞有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倒是让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回来了。

    &nb璎珞不舒服的皱眉,伸手想要去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但是这个手的触感啊,怎么就那么的熟悉啊!

    &nb璎珞倏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已经看了小半年的小熊掌,不由得呵呵了,真的是哗了狗了,她费劲心思,到头来,还是一个熊身?

    &nb这样真的不是在逗她吗?那么她花了那么的功夫,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nb璎珞觉得自己的头很疼,打量着四周黑漆漆的房间,什么都没有,从破落的窗户吹来的冷风让璎珞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撄。

    &nb现在她只有自己一个人,璎珞想了想,不对,应该有一个人也跟着自己一起过来了吧!

    &nb“虚无子?”璎珞尝试着用自己的意念呼唤虚无子偿。

    &nb“老夫在。”虚无子的声音有些虚弱,或许是因为阵法使用过度,稍微多耗了一些心力,连说话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nb璎珞隐忍着自己强烈的怒意,咬牙问道:“说好有适合的身体呢?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我现在像是得到了合适的身体了吗?还不是我原来的熊身?”

    &nb“已经借尸还魂了。”虚无子声音虽然很虚弱,但是语气却十分肯定的说道。

    &nb“那我能问一下,我现在还是一副熊身,到底是借什么尸还了什么魂?我是从我原本的熊身,再一次重生到另一个熊身里面去吗?”璎珞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说到底不顾和邪风撕破脸,还不是落到一个熊身,说好的人呢?

    &nb“你不记得了吗?之前你灵魂出窍的时候被打断了。”虚无子知道璎珞有疑问,开口给她解释道:“阵法也差点被破坏,你记得吗?”

    &nb“嗯哼。”璎珞心情不是很好,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说些先前的事情,璎珞怎么会不记得,她到现在还记得邪风当时那毁天灭地的气势,那双带着熊熊怒火的眼神,她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nb“简单来说,你这次不是简单的直接用灵魂借尸还魂的,因为你灵魂出窍的时候被打断了,所以你是带着熊身借尸还魂的。”虚无子将这其中的重点点拨出来说道:“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自己还是熊身,那也是正常的。”

    &nb璎珞差点就忘记还有这么一茬了,自己确实是带着熊身引魂入体的,当时虚无子说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但是现在这个后果,璎珞明显不满意,十分的不满意

    &nb“难道说,我接下来也只能是这幅模样?那我借尸还魂有什么意思?”璎珞真的是觉得头疼,如果还是这幅模样的话,待在哪里,都没有待在邪风的身边来的好。

    &nb璎珞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这么想,虽然她并不像依靠谁,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是吗?

    &nb“老夫看过了,你确实已经进入那个已经香消玉殒的小姑娘的身体里。”虚无子沉吟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一般,半天才说道:“以老夫之见,现在你身体的原主生命垂危,身上无论是外伤还是内伤都很严重,而且你刚刚强魂入住,身体还比较须肉,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你保持人形。”

    &nb璎珞眉头不由得皱着眉头,虚无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nb“你是说,以后,只有我受了威胁到生命的伤,我就会变成兽身?”璎珞简单的总结了一下虚无子刚才话里的意思。

    &nb“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虚无子点点头,从目前他也就只能得出这个结论,毕竟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nb就好像是可以化成人身的兽类一样,受到严重的伤,就失去了可以维持人形的力量一样。

    &nb说到底,她还是摆脱不了自己这一身的熊身啊,只是提前达到了那种兽化人的境界罢了。

    &nb大概将自己现在身体的情况全部梳理了一遍过去之后,璎珞竟然不由得开始想,自己以后不会变成那种很雄壮的那种大熊吧,那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nb璎珞想着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恶寒,想想都让她觉得不舒服啊!

    &nb“丫头,不用担心,你的兽身已经不会改变了。”虚无子的一句话让璎珞一下子就放下心来:“因为阵法限制的问题,你的灵魂不能够再次出窍,连你的兽身也被固定了。”

    &nb知道自己想多了,璎珞这才稍微的放心了,但是眼睛却不由得微眯起来:“不要私自窥探我心里的想法。”

    &nb这是璎珞的禁忌,她不喜欢这种被人完全看透的感觉。

    &nb“放心,这世间除了你,已经没有人能够察觉到老夫的存在,老夫是那个绝对不可能背叛你的人,所以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也只能烂在肚子里。”虚无子知道璎珞在忌讳什么,不由得表明自己的立场道。

    &nb虽然是这个样子,但是这种感觉对璎珞来说还是十分的不爽的,最终璎珞还是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了。

    &nb“丫头,你身上的伤口那么多,内伤也很重,你都不觉得难受,都不觉得很痛吗?”沉默了很久之后,虚无子还是问出了困惑了自己很久的问题道。

    &nb璎珞这才低头打量自己现在身上的伤口,应该是属于自己借尸还魂的那个原主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一点都不比自己当初被百里流月虐打的时候少。

    &nb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伤口,璎珞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杀意,不论是对百里流月和慕容白,还有的就是虐打现在身体原主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nb“不疼。”璎珞很淡然的说道,即使再一次的重生,璎珞依旧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感。

    &nb虚无子没有说话,下一秒璎珞就看到自己的身下多了一个阵法,微微的皱眉,还没有问出自己的疑问,虚无子就先开口了。

    &nb“老夫之前卜算过了,这个是高级的治疗阵法,应该用的上,当时就顺手一起炼制了一个。”虚无子早就有所准备的说道。

    &nb璎珞可以感受到从阵法上泛出来的点点绿光让自己的身体感觉一阵的舒畅,觉得身上的伤确实是在慢慢的被治疗。

    &nb不卜算,璎珞也大概能够猜到,既然能够被自己借尸还魂,那么想必原主一个是死在某一种伤害上,无论是什么,需要治疗是肯定的。

    &nb但是虚无子确实也是想的周到了,璎珞抿了抿嘴,淡淡的说了一句:“多谢。”

    &nb“虽然你还没有正式拜老夫为师,但是你这个关门弟子,老夫是收定了,所以被自家的小徒儿铺路准备都是无可厚非的,你我师徒何须如此客气。”虚无子倒是一点都不显得矫情,但是声音还是有些虚弱的说道:“当时时间紧,只能炼制出三个阵法来,现在老夫又因为阵法被破坏遭到了反噬,暂时对炼制阵法是有心无力了,丫头,你可要好好的继承老夫的衣钵,可不要让老夫失望。”

    &nb“恩。”璎珞应了一声,算是应下了虚无子的要求说道:“你好好休息。”

    &nb“恩。”虚无子似乎真的很累了,声音也慢慢的弱下去了,因为虚无子还有夙愿未完成,所以,璎珞也不担心虚无子会有什么事情。

    &nb反正是她自己,她现在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摸清现在的身份,所在的地方。

    &nb璎珞记得之前虚无子告诉自己是‘入夜三更小星将进入命宫,有的像粉絮一样,北方玄天有女星渐渐失去光芒,预示丧葬之事发生’,所以,自己现在是在位于北方的玄天州吗?

    &nb等治疗阵法的灵光慢慢的散去,璎珞就发觉自己的身上突然闪起一道白光,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nb等白色的光芒散去之后,璎珞这才看到自己那一双人的手,人的身体,眼睛不由得大亮起来。

    &nb“呵呵。”璎珞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低低的笑出了声音来,在空荡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大声。

    &nb还是当人的感觉比较好,这是璎珞最大的感受。

    &nb璎珞这才开始打量着自己现在的这幅身体,纤细的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新伤旧痕,还有一些刚刚结疤的伤口。

    &nb璎珞根本就不需要再去看遍全身,估计也都是这样的情况,那纤细枯瘦的手臂,好像轻轻一折就会被折断一般。

    &nb璎珞微微的皱眉,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上身的这具身体的来历,对她来说现在还是很被动的,很容易就会穿帮的。

    &nb璎珞突然觉得脑袋一阵疼痛,咬着下唇的咬牙不由得更加的用力,惨白的唇上,泛出点点血色。

    &nb就在这个空隙,璎珞竟然还在疑惑,自己不是已经感受不到痛觉了,但是似乎每次头疼还是可以感觉的到?自己现在这幅身体,到底是怎么样?难道说,这种神经痛还是会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就感受不到吗?

    &nb脑海里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让璎珞的头更疼了。

    &nb等完全接收了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璎珞这才松了一口气,背后都已经湿了一片,脸色也惨白的很,湿掉的头发贴在脸上,好像鬼一般。

    &nb不过,璎珞现在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原主的身份和处境都了解了一番。

    &nb自己身体的原主是北方玄天州百年玄学世家嬴家的废材三小姐,闺名嬴洛,但是跟自己原来的名字稍微有点像,这就是冥冥之中所谓的自有定数吗?

    &nb不过这个嬴三小姐从一出生,就天降不详之兆,风云骤变,百里之内,草木瞬间枯萎,魔兽异乱,更甚是五岁之际到现在十年之中,竟然任何玄力都不曾觉醒,身体羸弱不堪,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材。

    &nb在这种以武为尊的时间,在这个玄学世家中,嬴洛的存在,绝对是一个污点,爹不疼娘不爱,嫡姐庶妹,姨娘表兄弟明里暗里各种欺凌,连嬴家的奴仆也能骑到她的头上,更不要说外人的欺负了。

    &nb闭上眼睛,嬴洛那过去悲惨的十五年好像犹如电影一般在她的眼前一幕幕的放过去,璎珞不由得想着,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nb而这回被庶妹用带着毒的毒蝎鞭鞭打三十六鞭之后,那羸弱的身体根本就不堪重负了,这才让璎珞钻了空。

    &nb璎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气,她可以清晰的记得嬴洛记忆之中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的脸,她可不是吃素的主,向来信奉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诛之。

    &nb既然,她接了这个身体,那么嬴洛所受到的所有的痛苦,她要那些人一一的还回来。

    &nb现在,她就是嬴洛,等着瞧吧,她可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的无害。

    &nb嬴洛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右手不由得往后撑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nb嬴洛伸手从自己的背后抓出来,放在自己的眼前,顺着微弱的月光,自己手里的东西闪着血红色的光芒,让嬴洛一阵的晃神。

    &nb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也跟着自己一起过来了。

    &nb没有错,嬴洛手上拿着的就是邪风给自己的那个空间额饰,里面还放着不少的极品丹药和高级的秘籍。

    &nb嬴洛原本是不打算带走的,现在竟然阴差阳错的还是跟着自己过来了,怕是应了邪风开始的想法,怕是会坚定的认为,自己当初接近他,只是为了这空间额饰里的东西吧!

    &nb一想到邪风,嬴洛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当初自己坚定了要离开邪风的想法之后,就开始算计他了。

    &nb她不是不知道邪风他们在怀疑自己来历是不是别有所图,所以她就故意的露出破绽,让邪风主动抛出甜头给自己,只是刚好让自己如意罢了。

    &nb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从一开始也只是打算从九州·山海经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仅此而已,并没有贪图其他的这些东西。

    &nb可是,嬴洛看着自己手中的空间额饰,那闪着血红光芒的宝石,无一不在告诉她,她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而且也是说不清了,她都已经是坐实了罪名了。

    &nb终究,她还是欠了邪风太多。

    &nb不知道日后见面,他是否会认出自己,是否会跟她反目成仇,这是嬴洛最不想看到的,所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nb嬴洛将空间额饰放在自己的衣服之中,现在如果戴在额头上,肯定是太惹眼了,毕竟一个不受宠的废材三小姐,连衣服都是破旧的,房间里家徒四壁的,连一件首饰都没有的她,怎么可能会多出一个那么精致的额饰。

    &nb不用想,也知道有鬼,再说了,现在她还没有实力保护自己的东西,自然还是不要太高调了。

    &nb毕竟这个额饰看着漂亮,而且还很好用,有人觊觎是正常的,所以,这种东西,还是暂时先收起来的好。

    &nb梳理好自己之前的事情,还有嬴洛的所有事情之后,嬴洛这才爬下床去,身子骨还是有些虚弱,而且没有力气。

    &nb根据嬴洛之前的记忆,原主经常没有饭吃,就算有的吃,也不过是那连狗都不肯吃的馊食。

    &nb之前,竟然就是这么活下来的,说到底所谓的血缘还没有一个玄力来的重要。

    &nb人心的凉薄,嬴洛早就看透了,现在第一步她要活着,慢慢的变强,将那些瞧不起自己,欺凌自己的人,一个个都踩在自己的脚下。

    &nb她以前就是那么过来的,她能够在几百人里生存下来,成为一个各方面都胜人一筹的特工,吃了多少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nb现在,她要开始重塑自己的巅峰。

    &nb嬴洛双手十指相扣,翻转撑在头顶之上,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现在太弱,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还谈何站在巅峰,将那些人欺凌自己的人踩在脚下。

    &nb从嬴洛的记忆之中可以得知,那些欺凌她的人,每欺凌一次就会消停一段时间,毕竟怎么说她也是嬴家的三小姐,就算不受宠,就算被欺凌,但是被欺负死了,这可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nb所以,他们不会太经常来,但是每次都把嬴洛虐打到遍体鳞伤为止才肯罢休。

    &nb放过嬴洛一段日子,只是为了让她稍微的养好身体,让那些人更好欺负而已。

    &nb不过,这对现在的嬴洛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对她来说,这绝对是她绝地反击前可以要他们命的喘息,等着瞧吧!

    &nb现在的嬴洛可以说是孑然一身,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是邪风给她的那个空间额饰。

    &nb嬴洛咬着自己的下唇,犹豫再三,还是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个空间额饰,眼睛缓缓的闭上,用自己的意念探识空间额饰里的空间。

    &nb不得不说,那段时间,邪风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什么东西都给她,什么东西都让她往空间额饰里塞。

    &nb嬴洛伸出自己的食指,用指尖轻轻的扫过那一排放的整整齐齐的丹药的瓶身,她记得邪风曾经给过她一瓶好东西,对现在的她来说,可是很必要的。

    &nb嬴洛闭眼用鼻子的嗅觉去感受着这个空间之内,在空气之中流动的丹药味。

    &nb前世的她,是有专门训练过五感的,只有自己比别人更敏锐,才能让自己与敌对峙中抢占先机。

    &nb每一种丹药都有特殊的味道,或许有些相差无几,但是嬴洛却能够区分其中小小的差别。

    &nb当初邪风一点一点给自己的时候,她都有好好的记住这些丹药的味道。

    &nb在一股药香之中,嬴洛鼻子动了动,闻到空气之中隐隐流动着的馨香,心里一动,脚下也跟着开始移动,伸手坚定的从那些丹药瓶子里抽中一瓶。

    &nb嬴洛倏然睁开眼睛,将瓶子打开,将瓶子里的丹药倒在自己的手心之中,一颗,仅仅就只有一颗。

    &nb那是一颗黑色的丹药,但是丹药上有几道金纹,还萦绕着一丝紫色的灵气,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nb嬴洛睁开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心,掌心上赫然是那颗带着一丝紫气的丹药。

    &nb嬴洛借着微弱的月光打量了一下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破木板的硬床,微微的皱皱眉头之后,这才又翻身,盘腿的坐在那又硬又冷的破木板床上。

    &nb嬴洛看了一眼手心的那颗丹药,一抬手就直接吞进去了,这是一颗极品的洗髓丹,药性强烈霸道极端,要么能让人脱胎换骨,要么能让人爆体而亡。

    &nb嬴洛不知道自己吃下这颗洗髓丹之后会是什么的后果,但是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也是一定能做的。

    &nb对她来说,要么死,要么就咬牙活着。

    &nb药效很快就上来了,嬴洛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慢慢的闭上眼睛,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紫气。

    &nb嬴洛因为自己没有痛觉了,在洗髓的时候所受到的痛苦应该不会太多。

    &nb但是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骨骼被掰断又重新接起来,那种牵动着神经的痛,让她的眉不由得皱起来,额头也慢慢的往外冒着大颗大颗的冷汗。

    &nb嬴洛不由不怀疑,她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只有身体外表所受的外伤是感觉不到痛的,而那种内伤,那种牵动着神经的痛,却能让她疼的丢掉半条命来。

    &nb之前她还高兴的意外自己再也不用感受那种痛的死去活来的感觉,但是事实证明,她现在这种神经痛,才让她真正的生不如死啊!

    &nb不仅仅是身体里的骨骼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狠狠的掰断重接,就连皮肤,好像是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身上的肌肤有种皮绽肉开的感觉。

    &nb但是这种外伤,就算是伤口再深,再严重,嬴洛也是丝毫没有感觉的。

    &nb可是身体里那明显的如蚁咬般蚀骨的丝丝刺痛,深入骨髓,让嬴洛下意识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咬的嘴唇鲜血淋漓也没有丝毫的察觉。

    &nb因为洗髓丹的缘故,嬴洛觉得自己的身体忽冷忽热,有种上一秒置身于火炉之中,下一秒就坠入寒冰之中的感觉。

    &nb嬴洛基本上是靠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在撑着的,她知道,如果自己熬不过去,那真的是熬不过了。

    &nb洗髓丹的药效就是那么霸道,生和死就在一念之间,嬴洛这个重活两世的人,怎么会不懂得这个道理。

    &nb那些欺凌了她的人,她还没有一一报仇回去,要是这个时候就把命交代在这里,那之前受的那些罪真的就白受了。

    &nb蚀骨之痛,热的发狂,冻的打颤,关节硬生生的折断重接,嬴洛不知道这些不同程度的痛在她身上循环了多久,不知道咬牙撑了多久。

    &nb等她感受到从身体里传来一种很舒畅的感觉,意识渐渐的清明起来,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nb嬴洛动动鼻翼,可以闻到一股恶臭味,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已经之前忍痛流了太多的冷汗,以至于现在就好像是掉进水里一般,衣服都湿漉漉的。

    &nb而且身上还有一层很厚很厚的污垢,还发出让人恶心反胃的恶臭。

    &nb嬴洛知道这是洗髓丹的功效,身上的污垢排出来的越多,就说明洗髓丹消化的越好,把身体里那些影响修炼的垃圾都一次性的清出来。

    &nb嬴洛不知道自己这次打坐炼化洗髓丹的时间是多久,她只知道,或许是因为受了邪风的影响,她现在对现在这么多的污垢也是恶心的无法容忍。

    &nb或许对正常人来说,谁遇到这样的情况,谁都会受不了的。

    &nb但是嬴洛不一样,她是接受过残酷的特工训练的,当初被扔在热带雨林里单兵作战的时候,危险随时将至,就算是一个月不洗澡,就算是身上有再多的泥泞,她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的反感过。

    &nb嬴洛不得不承认,说到底,邪风还是影响着自己一些东西吧!

    &nb一想到邪风,嬴洛总是有些沉默,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之后,不再去多想些什么。

    &nb嬴洛慢慢的从破木板床上下来,嬴洛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的变化,原来那羸弱的似乎连说句话都会喘的身体,似乎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nb嬴洛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力量,右手紧紧的握成拳头,那一种力量凝聚在掌心,让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nb还好有洗髓丹,至少不需要花好几年来调养这个常年来营养不良的身体,现在的体质因为洗髓丹的药效给调理了,倒是让嬴洛少了不少的功夫。

    &nb嬴洛扫视了一下房间,看着地上那散落的有些脏乱,还有些破旧的衣服,不由得蹙眉,连一件干净的衣服都没有。

    &nb自己现在的处境让璎珞十分的不满意,虽然不抱希望,但是嬴洛还是翻了一下房间,总算找到一件勉强还算干净的白裙,用破布包好,就往屋外走去。

    &nb自己现在所在的院子外除了那些枯黄的杂草和泥泞杂乱的小路之外,连一滴水都没有,更别说想要洗澡了。

    &nb嬴洛闭眼,搜索了一下自己脑海里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好像在那些杂草的深处有一口井,要洗澡就得自己打水,自己烧水。

    &nb嬴洛低头看着自己那枯瘦的胳膊,天知道原来的嬴洛到底是怎么熬下去的。

    &nb果然,逆境才能让人激发出人的潜力,想要活下去,就要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

    &nb这个世界没有谁一定会同情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是吗?

    &nb嬴洛从以前就坚定一个想法,凡事只能靠自己,别人没有一定要帮自己的义务,他们可以冷眼旁观,但是如若有人落井下石,那么那人就是她的敌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nb嬴洛的眼睛在黑夜之中尤为的清亮,她并没有朝那口井走去,对她来说,她绝对不是委屈了自己。

    &nb既然这里没有条件让她好好的洗澡,那么,她就自己找个地方。

    &nb嬴洛的院子是嬴家最荒废的角落,平日里就少有人造访,更不要说会有人暗中监视着她,毕竟对他们来说,把人力和物力花在她这个废材的身上,那绝对是浪费。

    &nb嬴洛也不在意,没有人在意她也好,很多事情她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不是吗?

    &nb嬴洛站在她那个荒废偏僻的小院后面的高高的围墙下面,眼睛很快的扫视一下周围的环境,连一棵可以助力攀爬的大树都没有。

    &nb但是就只是这点困难,对嬴洛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

    &nb只见嬴洛将自己手里用破布包着的衣服的包裹用力一抛,直接就抛出围墙之外。

    &nb嬴洛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觉得自己身体比之前硬朗了许多,而且身体更加的轻盈了,让嬴洛有种找回自己前世的身体的那种契合感。

    &nb从前所有的特工课程所学到的东西都牢牢的镌刻在她的灵魂之上,只要身体机能达到合适的程度,以前她能做到的事情,现在,她也一样可以做的到的。

    &nb嬴洛往后退了两步,小小的助跑之后,一下子就跃起跳到围墙的墙壁之上,双手贴在上面,就好像壁虎一般牢牢的贴在墙上一般。

    &nb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惊讶,因为那个墙壁并没有任何的着力点,也没有任何可以缝隙可以卡点的,但是嬴洛却牢牢的贴在墙壁上。

    &nb嬴洛并没有在墙壁上停留太久,只见她脚下一蹬,手掌撑在墙壁上,用力一推,一个侧翻,稳稳的站在围墙上面,谁也看不清她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

    &nb对于这个异能玄术横行的异世来说,想要翻墙什么,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事,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轻松做到,就连玄力觉醒的五岁小儿都能做的到。

    &nb但是对于嬴洛这个什么玄力都没有,完全是靠着技巧的人来说,这着实是让人惊讶的一件事情。

    &nb嬴洛一个前空翻,稳稳的落在围墙的另外一边,捡起被自己扔在不远处的包裹,脚下生风,速度极快的黑夜里穿行。

    &nb炎天州对嬴洛来说绝对是陌生的,但是她脚下的步子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就算遇到三岔口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好像有目的一样。

    &nb只有嬴洛自己知道,只是自己的五感比较敏锐而已,因为之前专门训练过了,再加上洗髓丹的强化,嬴洛绝对自己可以轻松的感受到方圆百里之内的气息。

    &nb她听到空气之中隐隐流动的溪水的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在指引着她前进而没有丝毫的犹豫。

    &nb一路狂奔,速度极快的嬴洛,看着眼前那潺潺流动的溪水,嘴角不由得微勾,果然在这里。

    &nb不过片刻的功夫,嬴洛却不由得蹙眉,她现在还不能彻底的让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融合,这个速度还不及她以前的三分之一。

    &nb她也知道,在这里以武为尊的地方,自己的这些本事根本就不够看,但是却不失为一个绝杀的利器。

    &nb嬴洛带着警惕的眼神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一片树木安静的只能听到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nb嬴洛并没有多犹豫,也没有多矫情,她只知道身上的那些污垢和恶臭让她再也受不了了。

    &nb脱掉身上那已经脏掉的衣服,嬴洛将自己不着片缕的身体埋进清澈的溪水之中。

    &nb溪水不深不浅,刚好没过嬴洛的脖子,挡住身前的一片的春光。

    &nb当然了,就这幅发育不良的身体,就是一根豆芽菜,根本就没有什么看头,完全就跟小孩子的身体一样。

    &nb就算是脱光了,也不会让人又反应的。

    &nb当然了,嬴洛对这个身体的认知不仅仅只是这么的肤浅,而是……

    &nb身上那一道道如蜈蚣一般的伤痕,新的旧的盘桓在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虽然现在已经不疼了,但是却是触目惊心。

    &nb从本尊的记忆中,嬴洛可以细细的说出这具身体上每一道痕迹的来历,可以感受到本尊当初在受这些罪是的痛苦和难受,那只能默默的忍受,将眼泪往自己的肚子里咽的苦楚。

    &nb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在意她怎么样,就算她哭,她难受换来的只会是更多的毒打和嘲讽,所以本尊都是默默的忍着了。

    &nb嬴洛浸在溪水之中的右手狠狠的攥紧,现在她接手了这具身体,可不要想着她还会默默的忍受,她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nb嬴洛用力的将自己身上的那些污垢搓掉,但是总觉得还是很脏,皱眉想了想,游到岸上,趴在岸边从那堆衣服里拿出空间额饰。

    &nb邪风这个超级洁癖的家伙,是随时随地不能够容忍自己身上有任何的污点的,所以他身上也有各种各样能让自己很干净的东西。

    &nb当初,邪风心情好也给了她一些。

    &nb嬴洛从空间额饰里拿出一个瓷瓶子,打开瓶子,将里面的粉末一股脑的全部的倒进溪水之中。

    &nb很快就看到那些白色的粉末溶解在溪水之中,溪水竟然慢慢的开始冒泡,慢慢的冒出腾腾的热气,竟然硬生生的让冰凉的溪水变成热气腾腾的温泉。

    &nb而且开始变热的溪水之中还带着一股让人闻着很舒服的香味,让嬴洛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nb安安静静的泡了一会之后,直到嬴洛觉得连自己身上都沾染了这一股清新的馨香之后,嬴洛这才慢腾腾的从水里出来,因为之前有顺手多带了一件衣服出来。

    &nb简单的将自己身上的水珠擦拭,嬴洛观察了一下衣裙,竟然轻车熟路的将那白裙穿好。

    &nb等嬴洛将衣服穿好,而身后刚刚还冒着热气的溪水,一下子恢复如常,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nb三千青丝散落在腰间,还带着湿漉漉的水珠,但是嬴洛却并不想去打理,等着它慢慢干了。

    &nb嬴洛漠然的仰起头,表情淡漠,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眼睛微眯,斜晲着东方那露出的鱼肚白,就快天亮了,她没有再浪费功夫,速度极快的原路返回了自己那荒废的小院。

    &nb因为比较偏僻,而且天还未亮,并没有人发现嬴洛在街上穿行的行踪,这对嬴洛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nb对现在的她来说,能少一事是一事。

    &nb但是虽说现在她是不怎么想惹事,但是她也不怕事,如今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任人宰割的嬴家废材三小姐了。

    &nb所以,所有人都休想妄图骑到她的头上去欺负她!

    &nb有仇必报,千倍万倍的报,这才是她做事的风格,她绝对不会因任何因素而低头的。

    &nb可惜,就是有人偏偏不识相,这回撞枪口上了,不知道到底是谁会死的更惨一些呢?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nb或许是因为泡了温泉,让嬴洛觉得现在是通体舒畅,随手从空间额饰里拿出一本玄气入门的秘籍,开始翻阅。

    &nb当时还在邪风的身边,因为自己为了了解自己所在的这个异世,曾经对九州·山海经看的那是各种的不撒手,以至于邪风坚定的认为自己很喜欢这种秘籍。

    &nb所以,给了自己各种各样的,入门,初阶,中级,高级,孤本等等的秘籍,因为给了太多,怕她放不下,所以才给了她这个空间额饰。

    &nb嬴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阴差阳错带走这个空间额饰,给自己带来的极大的方便。

    &nb但是这个额饰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对邪风的狠心和亏欠。

    &nb现在的她还什么都还不了,也不能矫情的看着什么都不用,那绝对是自己找罪受。

    &nb等他日江湖再见,或许她能还给他,他想要的东西,也说不定,不是吗?

    &nb嬴洛甩甩自己的脑袋,最近想起邪风的次数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多,毕竟这个男人对自己还真的算是很宠爱的了。

    &nb嬴洛将自己脑袋里所有的杂念都甩出去,低头默默的看着那本玄气入门的秘籍。

    &nb一般来说,玄气是修炼最基本的,无论是玄士还是炼丹师,驭兽师又或者是阵法师,所有都需要有一定的玄气来支撑。

    &nb一般来说,正常人会在五岁的时候觉醒玄气,但是根据自身的资质和天赋的不同,觉醒的玄气力量也不同。

    &nb但是像嬴洛这种无法觉醒玄气的废材,那绝对是百无一用啊,连一个五岁孩童都比不上,会遭人唾弃似乎也合情合理。

    &nb只是没有想到最唾弃她的,竟然是她血浓于水的亲人,这群比豺狼野豹都要狠心的人。

    &nb嬴洛眼底满满的都是冷意,盘坐在破木板床上面,双手捏成兰花式搁在膝盖之上,眼睛缓缓闭上,这才隔绝了这一片冰冷。

    &nb或许是因为洗髓丹的缘故,嬴洛根据秘籍里的修炼方式很快就找到突破口了。

    &nb只是房间外面那吵闹尖锐跋扈的骂声,让闭眼修炼的嬴洛不满的蹙眉,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号:zhuishu9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