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十二章 弹弓有什么难?(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二章 弹弓有什么难?

    &nb“小废物,死了没有?”尖酸跋扈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伴随着一道道让人心惊胆战的抽鞭子的声音。

    &nb“死了没有?小废物。”时不时有人跟着附和两句,一听语气就是尖酸刻薄,只会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

    &nb“小废物,快滚出来,让本小姐练练手。”依旧是那蛮横无比的声音。

    &nb盘坐在破木板床之上的嬴洛,眼睛倏然睁开,并没有朝声音的来源的方向望去,但是那看似平静的眼神,眼底却暗藏着无限的杀气和戾气。

    &nb嬴洛的耳朵动了动,可以清楚的分辩出在她的房间外面叫嚣的人数,十个人?来势汹汹啊撄!

    &nb“你,进去看看那个小废物死了没有。”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子,手上挥舞着长鞭,十分张扬跋扈的仰着下巴命令旁边一个看上去贼眉鼠眼的男子说道。

    &nb“是,四小姐,小的马上去看。”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的态度十分的谄媚,哈腰点头的说道偿。

    &nb而那个红衣女子,嬴家四小姐,嬴柔雪典型被宠坏的样子,嚣张跋扈,天赋极佳,在嬴家年轻一辈里,可以算的上是佼佼者。

    &nb而在外面,确实不容小觑的高手,这也是嬴柔雪会这么的嚣张的原因所在。

    &nb嬴洛并不打算很快就出去,她也是个有脾气的人,怎么可能有人让她滚出去,她就出去。

    &nb当有人踏进她的房间开始,嬴洛的眉头就不由得皱起,却并没有朝门口的位置望去,波澜不惊的眼眸之下藏了多少肃杀之意。

    &nb“小废。”进来的男子,长得尖嘴猴腮的,看到嬴洛安然无恙的睁眼盘坐在破木板床上,用十分鄙夷的语气想要嘲讽她。

    &nb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嬴洛那一张一合的嘴巴里说出来:“滚。”

    &nb进来的那个男子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嬴洛这个废物反呛声,顿时火冒三丈,撩起衣袖,就要动手去打嬴洛。

    &nb嬴洛似乎早就捕捉到那个男子的动作,一个眼神犀利且带着杀气,那种无形之中形成的气场,压的那个男人竟然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nb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狼狈的逃出房间,腿还有些发软的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就好像见到鬼一般的感觉。

    &nb嬴洛看着那个软脚虾狼狈的落荒而逃,太弱了一点吧,怕是自己没有本事,以为自己跟了一个好主人之后,就狐假虎威了吧!

    &nb“你见鬼了?”看到那个男人慌慌张张的好像在躲避什么的样子,脸上还慢慢都是恐惧,让嬴柔雪十分不满的淬了一口,没好气的扬起自己手中的长鞭狠狠的朝那个男人抽去,直接就将人给抽飞出去,撞到墙壁上晕了过去。

    &nb而跟着嬴柔雪一起来的其他人,顿时间脸色变的有些苍白起来,嬴柔雪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

    &nb只要她看的不顺眼的,说动手就动手,绝对不会看在之前的情面,要你死也是抬手一挥间的事情。

    &nb跟着嬴柔雪的身边,他们是能体会到那种耀武扬威的感觉,但是他们的命也时时刻刻都遭受着威胁。

    &nb嬴柔雪却丝毫不在意人命,她是嬴家的四小姐,她就是打死个人,也没有人敢闹到他们嬴家的头上来。

    &nb从第一次发脾气失手打死一个人,发现没有人敢说什么之后,嬴柔雪就再也没有掩饰自己想要杀人的怒气,就像是现在,就算是打死,也无所谓。

    &nb“你,给本小姐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嬴柔雪用鞭子指着一个跟她年纪相仿,但是相貌较为普通的姑娘,那姑娘脸上更加的惨白起来,身体有些颤抖,但是什么话都不敢说,想要往嬴洛的房间走去,却看向双腿像是注了铅一样的沉重,竟然半天都没有挪动脚。

    &nb看着那个女子一动不动,嬴柔雪刚刚的火气还没有完全的压下去就再一次的涌上来了,手腕翻转,手中的长鞭就缠上了那个女子的腰间。

    &nb伴随着那个女子害怕的尖叫声,被嬴柔雪狠狠的朝天上抛去,重重的砸到地上,身体一阵痉挛,猛吐了一口血,没有动弹了。

    &nb在场的其他人,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就短短的数秒之中,嬴柔雪就已经对着两个人发火了。

    &nb嬴柔雪发火的后果就是许多的人命,他们都好像是被钉子钉在地上了一样,不能也不敢移动半分地方,低下头,生怕下一个倒霉鬼就是自己。

    &nb此刻的他们早已没有了嘲讽欺凌嬴洛的想法了,对他们来说,嬴柔雪才是最可怕的,最凶残的。

    &nb嬴洛就算此刻还在房间之内,但是怎奈她的听力很好,又因为外面的动静那么大,嬴洛想要听不到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nb窝里反吗?嬴洛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从本尊的记忆力可以得知,嬴柔雪这人性格十分的暴躁,而且还十分的残暴,人命在她眼里根本就比那一脚就可以踩死的蝼蚁还不如。

    &nb所以,她才会数十年如一日的欺凌嬴洛,变着各种法子来看嬴洛痛苦,才会用沾了毒的鞭子抽打她,过去的一桩桩一幕幕就好像电影一般在嬴洛的眼前慢慢滑过,让嬴洛垂在身侧的右手不由得紧了紧。

    &nb嬴洛今年十五,从五岁没有觉醒玄力开始整整十年!

    &nb嬴柔雪,过去的十年,她加诸在嬴洛身上的所有的痛苦,她绝对会一一讨回来的。

    &nb嬴洛也不是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也绝对不是猜不出来外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nb但是她却并没有阻止,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她来说,这些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他们是死是活本就与她无干。

    &nb再者,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对曾经的嬴洛落井下石,甚至都是有参与虐打欺负嬴洛的的活动中来。

    &nb说到底,那些人与她来说,也是敌人,所以,她绝对不会对他们现在的境遇感觉到同情。

    &nb因为他们不配,要知道,报应这种东西,向来就是说来就来的。

    &nb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说什么都没有用。

    &nb既然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么是生是死,那都是他们的事情了。

    &nb她没有亲自动手,已经算是很客气了,不是吗?

    &nb嬴柔雪发了两次火之后,但是觉得自己的怒火还是没有办法平静,带着怒气的眼神不由得射向自己眼前那坐摇摇欲坠的房子,她知道,所有一切的不满都来源于此。

    &nb嬴柔雪越想就越觉得很生气,有点咬牙切齿,越看眼前那个摇摇欲坠的破房子就觉得来气。

    &nb嬴柔雪身上散出黄色的玄气,连带着手上的长鞭也染上了绿色的玄力。

    &nb在九州大陆之上,玄气玄力的等级是用玄气的颜色来区分的,分别是:赤(玄士)橙(玄师)黄(大玄师)绿(玄尊)青(玄宗)蓝(玄帝)紫(巅峰玄君)

    &nb嬴柔雪是嬴洛的庶妹,今年也不过才十三岁,却已经达到了大玄师的境界了,也难怪人家会这么的嚣张。

    &nb虽然这个世界以武为尊,但是却并不代表修炼就跟玩一样,随随便便就能升阶晋级。

    &nb多得是人花费几十年的光阴,却只能停留在玄师的境界。

    &nb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们却都有嘲讽嬴洛的权利,这个百年玄学世家的废材三小姐。

    &nb只是他们不知道,现在嬴家那废材三小姐的体内已经换了一缕灵魂,还想嘲讽欺负她的人,就给她吧脖子洗干净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nb而站在嬴洛的破屋子前面的嬴柔雪身上散发出黄色的玄气,这明显是要动真格了,但是她的目标是什么?那个破房子吗?

    &nb只见嬴柔雪凭空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长鞭,在地上打出两道交叉的深深的裂痕。

    &nb手起鞭落,虽然鞭子并没有直接的碰上那个破房子。

    &nb嬴柔雪手中的鞭子却通体泛着绿色的玄气,就在鞭子落下的时候,就看到有两道锐利如刀刃一般的绿色的玄气朝房子砸钱。

    &nb只听到两道结实的打在房子上的攻击的声音,紧接着就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原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破房子,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的住嬴柔雪的这两次攻击。

    &nb嬴柔雪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看着自己面前的破房子轰然倒塌,不由得更加得意的扬声说道:“哈哈,小废物,不会就这么被压死了吧!哈哈!”

    &nb一想到嬴洛有可能因为自己的攻击,而让房子倒塌下来直接砸死的事情,嬴柔雪就不由得高兴的快要跳起来。

    &nb看嬴柔雪此刻这么的高兴,刚刚那些脸上还有些苍白的人,一下子就恢复了,而且还跟着一起各种嘲笑嬴洛。

    &nb听的嬴柔雪那个心里高兴的,顿时连半点火气都没有了。

    &nb嬴柔雪原本还有些得意洋洋的,但是因为房子轰然倒塌之后而扬起的那层厚厚的烟尘散去之后,嘴角挂着的笑容不由得僵硬在脸上。

    &nb就好像自己刚刚的话是在打自己的脸一样。

    &nb嬴洛之前的玄气入门修炼也是略有所成,不知道是不是本尊本来的天赋就极佳,又或者是洗髓丹的功效,让嬴洛在修炼玄气的的时候,觉得十分的得心应手,有种如鱼得水的。

    &nb所以她简单的利用了一下玄力,让自己在房子轰然倒塌的时候能够自保。

    &nb说到修炼的问题,嬴洛也曾猜测过,既然嬴洛是这百年玄学世家的孩子,不可能会生出一个废材来啊!

    &nb但是现在事实上就是嬴洛就是人尽皆知的废材。

    &nb按照遗传基因学来说,关于这种情况的话,就有三种可能。

    &nb一种就是所谓的基因变异,一种就是嬴洛不是他们亲生的,最后一种就是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压制住了,所以才无法觉醒玄力。

    &nb嬴洛思来想去了好一番之后,觉得最后一个猜测的可能性最高。

    &nb毕竟,身体条件摆在那里,不是吗?

    &nb嬴洛在想,是不是之前自己服用了洗髓丹的时候,阴差阳错的就将这个身体内那压制住力量的类似于毒一般的东西一起逼出体外了。

    &nb所以,自己现在修炼起来才会这么的顺。

    &nb但是问题也来了,那么到底是谁对原主下手的呢?不让她的玄力觉醒,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nb嬴洛现在还有不少的问题没有解决,却并不着急。

    &nb现在她是嬴洛了,她可有许多的时间好好的来调查这件事情。

    &nb而且,她也不急,该着急的应该是那个曾经悄悄的对她下毒的人吧。

    &nb毕竟自己突然能修炼了,那么所谓的压制她的事情就不作数了,明显会触及利益的问题。

    &nb想必那个人一定会紧张着急吧!

    &nb可惜这些可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后,倒是这个人……

    &nb嬴洛慢慢的从破木板床上走下来,步子很慢,没有说话,甚至连视线都没有放在嬴柔雪的身上过。

    &nb嬴洛一步一步踩在废墟之上,发出残垣断壁折断的声音。

    &nb嬴洛表情如常,甚至是连半点表情都没有,但是给人的气势和气场却异常的强大,让那些原本看笑话的人,竟然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甚至不敢直视嬴洛的眼睛。

    &nb时间好像静止一般,所有人都没有了动作,就楞楞的看着嬴洛从那一堆的废墟之中走出来。

    &nb“四妹,你毁我屋子,是准备用你现在住处让出来给我吗?”冰冷的声音划破了这一场寂静,也让嬴柔雪瞬间回了神。

    &nb对上嬴洛那戏谑的眼神,还有她嘴角挂着的嘲讽的笑容,自己竟然被这个废物嘲笑,这种感觉让嬴柔雪十分的不高兴。

    &nb再加上刚才似乎真的有那么的一瞬间自己真的被嬴洛身上的气势被压迫的落下风了。

    &nb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嬴柔雪自欺欺人的想着,肯定是自己的错觉,一个连玄力都无法觉醒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震慑人的气势。

    &nb肯定死了自己的幻觉,嬴柔雪皱眉,想到刚才嬴洛的话,那个贱人竟然拿她消遣,她有什么资格。

    &nb一想到这个,嬴柔雪的心里更加的不快了。

    &nb她以为她真的是嬴家的三小姐吗?这个小废物还想跟自己平起平坐,简直就是做梦。

    &nb嬴柔雪太过于生气了以至于她都没有发觉因为的嬴洛和以前的嬴洛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

    &nb以前的嬴洛总是唯唯诺诺的,说话都不敢大声,看到嬴柔雪身体就不听使唤的颤抖,好像是受惊的小兽一般。

    &nb而今天明显都不一样了,但是嬴柔雪的注意点明显不在这个上面。

    &nb对她来说,想来恃才自傲的她,自己的骄傲被嬴洛***裸的嘲讽,这才是她最受不了的事情。

    &nb“嬴洛,你不过是一个连玄力都没有办法觉醒的废物,你竟然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嬴柔雪说话的时候,眼底满满的的都是怒火。

    &nb“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大玄师而已,还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嬴洛连看都没有看嬴柔雪一眼,说话很慢,声音清冷平淡,但是话里的鄙夷和轻蔑显而易见。

    &nb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听不懂嬴洛这句话里的嘲讽,不由的多看了嬴洛一眼,今天的嬴洛真的跟十几天之前那个任他们随意欺负的嬴洛不一样。

    &nb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这其中的不一样在哪里,总觉得有一种违和感,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们还不知道。

    &nb“嬴洛,好大的口气。”嬴柔雪被嬴洛这轻蔑的语气,气极反笑,笑的十分的大声和不屑:“就算我只是一个大玄师,而你不过只是一个连玄力都无法觉醒的废物,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小姐面前叫嚣,我要你的命,也不过只是一鞭子的事情,你以为我不敢动手要你的命吗?”

    &nb嬴洛举起自己的手臂,宽大的衣袖滑落,露出满步疤痕的手臂。

    &nb嬴洛手上不是没有能让伤疤去除的丹药,但是她现在并不想这么做,身上的这些疤痕对她来说,只是用来提醒她自己,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本事的人,不仅仅只会留下这些伤痕,甚至是自己的命,也都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nb“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身上的这些,不就是你的杰作吗?”嬴洛的眼神变的森冷,斜睨了嬴柔雪一眼,声音更加的冷漠:“还有,你以为我一时是废材,就一辈子都是吗?你以为你可以一辈子踩在我的头上吗?就你这点本事,除了这群废物会唯你马首是瞻,你还真以为你自己很厉害,可笑。”

    &nb嬴洛一句话,不仅讽刺了嬴柔雪,连跟在她身边的这些狗腿子也一并骂上了。

    &nb那些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嬴柔雪的脸色变的更加的难看,看着嬴洛的眼神,目露凶光,恨不得将嬴洛撕碎一般。

    &nb当然,嬴柔雪是这么想的,也打算要这么做了。

    &nb她,是嬴家备受宠爱的四小姐,竟然被一个废物呛声,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在场都听到了,这让她面子上过不去。

    &nb她何曾受过这种侮辱呢?

    &nb“这么说来,你已经觉醒玄力?你不觉得这才是最可笑的笑话吗?”嬴柔雪这话里还带着满满的鄙夷,对嬴洛的话嗤之以鼻,不屑的仰着下巴,一副俯视瞧不起嬴洛的模样,手腕翻转,手中的鞭子重重的抽打在地上,让嬴柔雪说出的话更有底气,更显得硬气了:“那倒是让我看看,你这废材觉醒了玄力有多么的厉害。”

    &nb说时迟那时快,嬴柔雪话音刚刚落下,嬴洛就看到鞭子朝自己迎面抽来,还带着凌厉的鞭风,划破空气,势如破竹的气势,朝嬴洛攻击而去。

    &nb嬴洛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那无声叫嚣中的鞭子,眼底遍布暴戾。

    &nb因为之前百里流月对自己施暴,用的最多的就是鞭子,所以,嬴洛对妄图伤害自己,还使用鞭子的人,十分的厌恶。

    &nb周围那些跟着嬴柔雪一起过来看热闹的人,看嬴洛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以为嬴洛是被吓的不敢动,不由的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嬴洛,脸上那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慢慢的浮现,觉得嬴洛刚才那么有气势的呛声,不过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nb就在嬴柔雪十分得意的想要看嬴洛被她打的满地找牙,哭着求饶的模样,却被下一秒发生的一幕震惊的不由瞪大眼睛。

    &nb只见嬴洛一开始安安静静,并没有想要躲或者是要还手的意思,但是眼看鞭子就要无情的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突然动了。

    &nb并不是那种很紧张的躲避,也不是那种慌忙无措的惊恐,反倒是从嬴洛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沉敛。

    &nb嬴洛只是不着痕迹的往旁边侧了一步,扬手一抓,就稳稳而且十分有力的抓住了鞭子的另外一头。

    &nb对于这突生的变故,惊讶的人不仅仅只有嬴柔雪一个人。

    &nb他们看惯了嬴洛被打的蜷缩在地上发抖,惨兮兮的模样,想现在这样,又是挑衅嬴柔雪,又是轻松的抓住嬴柔雪攻击她的鞭子。

    &nb他们不得不承认,似乎这个嬴洛好像真的变了很多。

    &nb但是就短短十几天的时间,真的会让一个人变化这么大吗?

    &nb可是他们并没有看到嬴洛显现出来的玄力,难道说,刚刚能够接到嬴柔雪的攻击,仅仅只是凑巧和侥幸吗?

    &nb似乎正常人碰到这种情况,都是这么一种想法,连嬴柔雪也是这么想的,觉得嬴洛刚刚的那股举动只是一个意外,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意外,也让她觉得十分的难堪。

    &nb她就是看嬴洛各种的不顺眼,无论嬴洛做什么,又或者是什么都不做,她都觉得厌恶到不行。

    &nb嬴柔雪的火气不由得翻涌而上,想要用力的将自己的鞭子的另一头扯回来,但是却被紧紧的拉扯着,让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nb嬴洛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那种瘦弱的手臂,纤细的手掌抓着鞭子的一头,看起来好像没有怎么用力的样子,却让嬴柔雪怎么用力也无法从她的手里将鞭子拉扯出来。

    &nb嬴洛确实并没有怎么使劲,只不过是她比较会用巧劲而已,只是从一个角度卡住了,才让嬴柔雪即使用力也不能得逞。

    &nb嬴洛微微抬眼看着嬴柔雪,嘴角勾着一抹冷笑,用轻蔑的语气说道:“就这点本事?我都还没有用力。”

    &nb在场的其他人看了一眼有些吃力的拉扯着鞭子的嬴柔雪,又看向一脸淡定的嬴洛,说实话,心里已经对她现在这话的可信度大大的提高了。

    &nb他们心里隐隐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现在的嬴洛的实力已经在嬴柔雪之上了?曾经的那个废材三小姐,如今已经有大玄师的造诣了吗?

    &nb当然了,这些都是猜测,毕竟嬴洛到现在也都没有显露出自己的玄力,所以,很难分辨嬴洛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厉害。

    &nb嬴洛的挑衅和嘲讽,让嬴柔雪更加的恼羞成怒,咬牙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鞭子,却未果。

    &nb嬴柔雪看到现在的这个局势,不由得气的咬牙切齿,愤恨的将鞭子朝嬴洛砸过去,还用带着高高在上的态度说道:“不就是一个破鞭子,本小姐还不稀罕。小废物,你想要,本小姐就赏给你。你以为侥幸能抓住本小姐的鞭子就证明你自己很厉害吗?你这个废物,这个贱人,注定只能用本小姐不要的东西,注定只能一辈子被本小姐踩在脚底下。”

    &nb嬴洛并没有被嬴柔雪的话给气到,或者是被吓到,她表情淡淡的,用另外一只手抓住嬴柔雪扔过来的鞭子的把子,把鞭子拿在手里把玩着。

    &nb而嬴柔雪被嬴洛这无动于衷的态度给气的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口牙都给咬碎了,天知道她的那个鞭子可是绿品的宝器,她可是撒泼了好久,才让大哥送给自己的,现在就这么被嬴洛给拿走,虽然嘴上说不在意,但是心里可是气的要命。

    &nb九州大陆上的宝器等级分为七品,分别以颜色来区分,从低到高为:赤橙黄绿青蓝紫。

    &nb绿品宝器可以说是中等以上的宝器,这可是吃香的很啊,嬴柔雪就这么被自己拿走,肯定是气的肺都要爆炸了吧!

    &nb嬴洛在自己的心里暗爽着,她熟读了九州·山海经,对现在九州大陆所有的东西,无论是修炼等级还是宝器等级这些都已经是了然于胸了。

    &nb“小贱人,你给我等着,今天我要是不给你一个教训,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几斤几两。”嬴柔雪的心口堵着一口气,看到嬴洛就十分的来气,这回她可不会给这个小废物任何喘息的机会了。

    &nb嬴洛并没有搭理嬴柔雪,对她来说,嬴柔雪自己上赶着找死,她怎么可能会手软呢?

    &nb刚好找个人练练手,好好的检验一下自己好几天的十来天的修炼成果。

    &nb嬴洛已经将那条鞭子换做右手拿着了,已经准备好随时出手了。

    &nb但是嬴洛并没有先出手的意思,她想要看看嬴柔雪这个大玄师的本事到底有多少,她不喜欢拉锯战,能够速战速决,那就最好了。

    &nb所以,嬴洛的习惯是观察对手的招式,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对手的破绽,一击致命。

    &nb嬴洛把玩着手中的鞭子,抬眼状似不经意的朝嬴柔雪看去,就看到嬴柔雪的身上泛起一层黄色的玄气,举起拳头就朝嬴洛挥过来。

    &nb嬴洛微微的皱眉,近攻?就这点速度,还玩近攻?她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nb就在拳头快要挥到她脸上的时候,嬴洛这才动了一下,真的只是一下。

    &nb只见嬴洛很淡定的将自己的右脚往后又撤了一步,身体微微的往后倾倒,轻松就让嬴柔雪的拳头给挥空了。

    &nb看嬴柔雪也就只是这么一个花架子,嬴洛觉得自己花时间去观察她的出手招式什么的,真的是太看得起她了,也真的是太浪费时间了。

    &nb就这点本事,还玩近攻,在嬴洛的眼里,除去嬴柔雪身上带着的玄气之外,其他的根本就没有技巧可言,就算是放在以前,嬴柔雪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nb嬴洛轻松的避开了嬴柔雪的攻击之后,并没有给嬴柔雪再一次攻击她的机会。

    &nb就这点本事,分分钟干掉,好吗?

    &nb只见嬴洛身体后倾避开嬴柔雪带着玄气的一拳之后,整个人已经置身在嬴柔雪的背后。

    &nb嬴柔雪身体一僵,因为她感觉到嬴洛离自己很近,她听到嬴洛那冰冷低沉的声音,那种有种来自地狱一般的感觉。

    &nb她听到嬴洛这样说:“你不知道吗?把后背留给敌人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吗?”

    &nb嬴柔雪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想要转身回去继续攻击嬴洛,但是……

    &nb嬴柔雪听到嬴洛的冷笑,她隐约的听到空气之中的轻轻的一句话:“那就让你感受一下,把后背留给敌人,你会怎么死。”

    &nb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嬴柔雪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腰受了一脚,一股巨大的力量,让她直接被踹飞出去。

    &nb“嬴洛,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就算是被嬴洛踹飞出来,重重的砸在地上的嬴柔雪还是蛮厉害的,骂人的时候还是底气十足的样子。

    &nb嬴洛却满不在乎的冷冷的笑着看着嬴柔雪说道:“四妹,好像你有点搞不清状况吧!现在可是你占下风,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嚣?”

    &nb嬴柔雪被嬴洛这一句话气的不由得怒火攻心,加上刚刚重重的一摔,猛的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nb“你们这群蠢货,就看着这个小废物在这里耀武扬威吗?还不快给我一起上,弄死她。”嬴柔雪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嬴洛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之外了,但是她人多势众,她就不相信了,这个小贱人,才十几天不见,就厉害的能够上天了。

    &nb那些人原本都是已经看呆了,看向嬴洛的眼神还带着一点点的心虚,听到嬴柔雪那趾高气扬的命令,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

    &nb他们这些人的反应,嬴洛不是没有看到,对她来说,这些不过只是一些小喽喽,他们想死,她也可以成全,不过他们想逃,她也可以省了这点功夫。

    &nb“你们还在等什么?一个连玄力都没有办法觉醒的废物,就让你们吓成这样了?让你们一起上都不敢,孬种!真的是孬种!”

    &nb看他们还在犹豫,嬴柔雪就气的破口大骂,但是就是因为骂的太过于激动了,让她不由得咳嗽起来。

    &nb那些人听到嬴柔雪的话之后不由得缩缩脖子,心里腹诽着:如果说嬴洛是一个连玄力都没有办法觉醒的废物,那么被她随便一脚就踹飞出去,还吐了不少血的你,是不是更加的废物。

    &nb当然了,这些话,他们绝对不可能在嬴柔雪的面前说出来,说到底她也是嬴家的四小姐,所以,多少还是要顾着点嬴家的面子。

    &nb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此刻没有按照嬴柔雪的命令一起去攻击嬴洛的话,那么他们的下场肯定会很惨。

    &nb他们思前想后,觉得嬴柔雪说的话也没有错,他们这么多人一起上,难道还拿不下一个废材吗?

    &nb抱着这个想法之后,那些人开始蠢蠢欲动,纷纷亮出自己的武器,打算跟嬴洛对垒。

    &nb“没错,就是这样,给我打死这个贱人。”嬴柔雪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那些人开始针对嬴洛,不由得开始大笑,笑的表情都有些狰狞起来了。

    &nb但是嬴柔雪却并没有得意太久,那些人还没有动手碰到嬴洛,嬴洛就已经扬着自己手里的鞭子,朝嬴柔雪一挥。

    &nb嬴柔雪根本就没有想到嬴洛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放在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没有防备,就这样被璎珞的鞭子结结实实的抽打了一下。

    &nb鞭子抽打的声音,还有嬴柔雪的叫声,一下子就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安静下来,他们没有想到嬴洛竟然这么敢。

    &nb璎珞抽完一鞭子之后,并没有停手,对着嬴柔雪一鞭子接着一鞭子,就算嬴柔雪又黄色的玄气护体,嬴洛的行动却并没有因此而被阻止。

    &nb反而一鞭比一鞭更加的结实有力的抽打在嬴柔雪的身上。

    &nb“嬴洛,你竟然敢打我,你,啊!”嬴柔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嬴洛就一鞭接着一鞭没有丝毫的犹豫的抽打下去。

    &nb看嬴洛每一鞭子下去都带起点点的血光,让那些人都看呆了,嬴洛就是故意了,她就是杀鸡儆猴,这些小喽啰而已,还不配她亲自动手。

    &nb“嬴洛你,啊!啊!”嬴柔雪被嬴洛打的满地滚,那那些都看呆的人,在嬴洛横扫了一个冷眼之后,竟然一个个都下的落荒而逃了。

    &nb嬴柔雪此刻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在意别人怎么样,不停的抱着自己的身体,在地上打滚着,努力的躲避着嬴洛的鞭子,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嬴洛抽下来的每一鞭都狠狠的打在她的身上。

    &nb嬴洛看着满地打滚着的嬴柔雪,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心里冷冷的想着,嬴柔雪,你在用鞭子抽打嬴洛的时候,应该没有想过这世界上还有一件事情叫做风水轮流转,好好的感受一下你自己加诸在嬴洛身上的痛苦。

    &nb她没有往鞭子上喂毒,嬴柔雪就该对她感恩戴德了,不是吗?

    &nb嬴洛抽打嬴柔雪的每一鞭都有默默的数着,当初她用三十六鞭结束了本尊的性命。

    &nb如今,她还她七十二鞭,有本事就给她咬牙忍着,没本事就等死吧!

    &nb嬴洛听到嬴柔雪的惨叫声,并没有丝毫的留情,反而下手的力道更重了。

    &nb嬴洛很清楚,如果今天她还是那个无力招架的废材,换做是嬴柔雪,面对她的惨叫声和求饶,想必也不会停手,反而会下手更重的,不是吗?

    &nb对敌人要像寒冬一般的冷酷,这种事情,嬴洛在接受特工课程的第一天就知道了。

    &nb所以,她对嬴柔雪绝对不可能留情,她就是要让嬴柔雪知道,她嬴洛,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他们随意欺负的废材了。

    &nb以后还想要欺负她的人,就要好好的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否则,她绝对会让他们有去无回的。

    &nb嬴洛漠然的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抽打着嬴柔雪,听着嬴柔雪挨打之中还夹带着些许谩骂,从嬴柔雪那断断续续的话里,嬴洛倒是听出来了。

    &nb她说,嬴洛你给我等着,你以为你可以嚣张多久,你竟然敢打我,你就等着家族长老们的惩戒吧,你就等死吧!

    &nb就这么一句话,嬴柔雪却说了好久,中间还夹杂着二十七鞭,想想她也是极不容易啊!

    &nb不过,就只是这么一个威胁,嬴洛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从她重生在嬴洛的身上,接受了她的所有记忆之后,她对嬴家就没有什么好感。

    &nb难道所谓的血亲还比不上玄力重要?

    &nb嬴柔雪欺负嬴洛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会没有人知道吗?

    &nb又或者是嬴洛小小年纪就一个人被放逐在这个偏僻荒废的角落,连饭都没得吃,难道没有人知道吗?

    &nb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觉得没有价值之后,就任由她自生自灭了呢?

    &nb不管是因为什么,既然嬴家负她,那么她也绝对不会给嬴家好脸色。

    &nb早就在她对嬴柔雪下手的时候就知道后面大概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嬴洛却并不在意。

    &nb她既然已经重生在嬴洛的身上,她向来不会委屈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一群人给自己垫背。

    &nb所以,到时候对上了,到底会是谁死的比较惨,这种事情还说不准。

    &nb她现在才开始修炼,除了玄力比他们差点之外,嬴洛觉得自己那些实战近战的技巧,也足够让他们喝一壶的。

    &nb她可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的无害,嬴家的长老而已,算个屁,她倒是想看看,到底现在还有谁敢踩在她的头上叫嚣?

    &nb嬴洛的耳朵动了动,眉头微皱,她听到了,好多人,其中还有几个实力还不弱的人朝这边走过来了。

    &nb嬴洛大概可以猜的出来,这个时候还有人造访她这个偏僻的角落,那想必是有恩通风报信了。

    &nb嬴洛嘴角的笑容更深了,眼底的冷意也更深了,直到抽满了七十二鞭之后,嬴洛才收手,靠在一旁的枯木上,冷眼看着地上被鞭子抽打的遍体鳞伤,有些奄奄一息的嬴柔雪。

    &nb不知道嬴家的那些人看到自己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被自己打成这个样子会有什么想法呢?

    &nb想想还真的是挺刺激的,嬴洛闭眼靠在枯木的树干上假寐,嘴角的笑容却异常的诡异。

    &nb---题外话---首订25000 的文文,求亲们支持,感谢,么么哒=3=            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号:zhuishu9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