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十五章 讨价还价(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五章 讨价还价

    嬴洛睁开眼睛就对上嬴楚衍审视锐利的视线,眼神深邃幽然,看不进他的眼底,不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

    嬴洛并没有慌神,甚至她那双血眸波澜不惊,根本看不出任何一丝起伏,反而还给人一种呆呆傻傻的感觉。

    嬴洛也是才知道,嬴洛竟然也是一双血眸,说到底还是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才会选中了这个身体让她再度重生吧!

    “你。”嬴楚衍看着嬴洛半晌才吐出几个字来:“懂路?撄”

    嬴洛却好像是受了惊一样,不敢直视嬴楚衍的眼睛,有些紧张有些急促的回答道:“不,不懂。”

    赢楚衍深深的看了嬴洛一眼,似乎要从中看出嬴洛说谎的痕迹,但是似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也没有再质问什么,转身走开。

    就在赢楚衍转身的瞬间,嬴洛嘴角微微勾起,但是很快就收敛了脸上多余的神色,迈腿小心翼翼的跟在赢楚衍的身后

    赢楚衍随便给嬴洛指了一个房间给她休息之后,就再也不见人影偿。

    嬴洛也不在意,至少在生活条件方面,赢楚衍并没有苛刻,反倒还很照顾的很。

    三餐有鱼有肉,洗澡有人送热水,还有很多的锦衣华服,有什么需要,有的是丫鬟随叫随到。

    可以说,现在的日子也过的是很是逍遥啊,对嬴洛来说,赢楚衍在不在,一点也不重要。

    而这也是嬴洛一开始就打算好的了,她只要一个安定的环境,便于她修炼就好。

    整整一个月,嬴洛都没有出房门一步,嬴洛也没有听到虚无子任何的消息,不过嬴洛也没有荒废,短短一个月,她已经大玄师高阶的境界。

    承蒙这一个月大鱼大肉,各种营养品,嬴洛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身材丰腴了不少,连力量也强大了许多。

    再加上她身上还有不少邪风给自己的极品丹药,让她身上的伤痕也淡了不少。

    嬴洛也不觉得无聊,毕竟从前也都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不需要顾忌太多东西,也不需要花费心神去猜忌什么。

    这对懒到一定境界的嬴洛来说,这样的生活方式无疑是最优渥的。

    但是最让嬴洛懊恼的是,越是一个人的时候,她就越是经常的想起邪风,那个妖孽一般的暴君,那个傲娇洁癖的男人。

    嬴洛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会再见面,但是嬴洛心底里还是希望和邪风江湖再见的。

    虽然嬴洛也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每次多想一些,嬴洛就不由得甩甩脑袋,选择了逃避,不再去多想些什么。

    “三小姐,家主请你前去前厅一趟。”

    嬴洛盘腿坐在床上,运气一个小周天之后,吐出一口浊气,就听到从门外传来丫鬟说话的声音。

    “恩。”嬴洛简单的应了一句,她向来不喜欢不必要的话说太多,能用一个字表达的,绝对不说第二个字。

    当然了,只能用场句子表达的话,嬴洛也不至于那么矫情,还刻意精简,那样说话多累的慌呢?

    其实嬴洛绝对不是那个最该吐槽的人,人家才觉得听你这样说话累得慌呢?你还嫌弃,真的是够够的了。

    嬴楚衍让人给嬴洛准备的东西都是很好的,所以嬴洛也就没有顾忌的将邪风给自己的那个空间额饰也戴在额间。

    别人只会以为是嬴楚衍给自己的,嬴楚衍也只会以为是那些他吩咐的丫鬟他们准备的。

    因为这个空间额饰看不出是属于什么品阶的首饰型的宝器,不像其他的,基本上都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品阶和来历的。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邪风给自己的这个空间额饰,还真的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宝贝啊!

    当然了,邪风出手的,那绝对都是个中极品,见邪风手里哪个不是极品,哪个不是举世罕见的宝贝呢?

    嬴洛一身紫色的衣裙,衣裙上的花纹精致繁细,用金丝勾边,落落大方,更显的贵气逼人

    三千青丝被一根琉璃步摇随意的绾起,额前散落几许碎发,额间的红宝石流苏额饰,有神水灵的眼睛,柳叶细眉,樱桃小嘴,白净的脸蛋,虽不是倾城之姿,却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简单来说,嬴洛就是给人一种不美,却能让人移不开眼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邪风的影响,嬴洛现在也是偏爱紫裳,又或许是因为她的心里有一抹怎么也抹不去的紫色的身影吧!

    来到前厅,除了之前见过的嬴老太爷,他们几个之外,还有五位老者分别坐在下位的两边,还有嬴家各个房的长子嫡孙等等,倒是不见嬴楚衍的身影。

    “以为有大少爷护着,就敢这么嚣张,让家主,长老们,让所有人这么等你。”柳燕没有想到嬴洛就这么养了一个多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都让她气的牙痒痒的,她怎么能够容忍嬴洛比自己的女儿好。

    看到嬴洛姗姗来迟,柳燕正好抓住机会,讽刺着嬴洛,也是打算让嬴洛在长老心里的印象变坏。

    嬴洛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柳燕的这个想法,但是也不在意,嘴角微微的勾起,淡淡的说道:“大哥的院子远了点,我毕竟是个连玄力都无法觉醒的废物,无法做到健步如飞,柳姨娘这么咄咄逼人,故意针对我吗?”

    “这是什么话,你让家主还有长老这么干等你,你还有理了,是吗?”柳燕并不觉得嬴洛这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杀伤力,反而说话更加的咄咄逼人。

    “那,按照柳姨娘的意思,不能让家主还有长老们干等,那你们也没准备瓜子什么的,想不干等也没有办法啊!这难道也是我的问题?”嬴洛一脸委屈的看着柳燕说道,一副明明是你的错,还要赖在她的身上,她真的很委屈。

    听到嬴洛的这句话,竟然让不少的人都楞了一下,没有想到嬴洛的重点是干等,不干等就要嗑着瓜子等吗?

    让他们一群高手一起嗑着瓜子等一个人,这样真的合适吗?

    柳燕听到嬴洛的话,不由的瞪大眼睛,刚想再一次反驳,却发觉有人扯着自己的衣袖。

    柳燕一回头就看到自家女儿嬴柔雪紧张的扯着自己的衣袖,对着自己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嬴柔雪休息了一个多月,身上脸上的伤痕虽然都已经结疤了,但是还是很明显,现在嬴柔雪很少出门了,就算是有出门,也都是用轻纱掩面。

    嬴柔雪看到嬴洛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和害怕,虽然那一次的交锋很短暂,但是就单单看嬴洛让她吃尽了骨头,却丝毫没有被责罚,还得了大哥的庇护,现在的嬴洛已经再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随意的任他们欺负的软柿子了。

    看到嬴柔雪这么一副不争气的样子,竟然还在忌讳嬴洛这个小废物,心里更加的不满,不打算理会她的提醒,正准备再一次对嬴洛发难的时候,就看到嬴老太爷警告的眼神扫过来,柳燕不由的低下头,这才闭嘴不说好。

    但是柳燕心里对嬴洛的怨恨更加的重了,等着瞧,一个连玄力都没有的废物,随随便便都能够玩死她

    嬴洛冷冷的瞥了柳燕一眼,就她那点小心思,嬴洛早就看透了,她没有兴趣对付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但是如果他们非要自己送上门来找死的话,那么她也是不介意顺手就处理掉。

    “咳咳,嬴洛,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来。”嬴老太爷扫了嬴洛一眼,淡淡的说道。

    嬴洛抬头还没有来得及找空位置,就听到嬴老太爷又凉凉的开口说道:“没有位置了,你就随便找个角落站着吧!”

    嬴洛听到都不由的呵呵了,特么的,这真的不是在逗她吗?

    不过嬴洛也不在意,默默的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靠着墙壁站着,不自觉的双手环胸,身上那股慵懒的气场若隐若现。

    而柳燕眼里却看不到这些东西,反而觉得嬴洛被嬴老太爷叫到角落里站在,那就说明嬴洛一点都不受宠,而且嬴老太爷明显是在看她不顺眼的样子,看嬴洛以后在嬴家还怎么敢不敢这么的嚣张。

    “苍穹学院不日就要开始新一轮的招生。”嬴老太爷声音沉稳有力,一点都跟他那一大把年纪都不相符。

    学院啊,可是给嬴洛留下了很不好的记忆啊,嬴洛一想起来就不由的咬着唇,百里流月还有慕容白,之前她没有本事任他们欺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来日方长。

    苍穹学院和*学院可以算的上是齐名的,九州大陆,九个州都存在一个培养优秀高手的学院。

    苍穹学院的性质是那种考试制,进入学院之后,只有通过各种等级的考试之后,才能顺利的从苍穹学院毕业。

    如果考试不合格的话,就没有办法从学院毕业,又或者是中途闹事被退学的人,将会被排挤在九州大陆九个学院之外。

    所有学院的附属福利都不能享受,反而走到哪里都会被排斥。

    只给每个学生三年的时间,你可以提前毕业考提前毕业,但是三年之后仍然无法顺利完成毕业考试的话,那么就会直接被逐出苍穹学院,那么那个人就注定无法在九州大陆立足了。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很难说,因为九州大陆也确实有那么一个传奇的男人,当年虽然无法正常从苍穹学院毕业,但是后面却厉害到九个学院都有所忌惮。

    所以,这种事情,说到底还是存在着很多很不确定的因素,谁也没有办法说准。

    当然,这样的怪才啊,也不是到处都有的,如果不想这样的话,那就不要进苍穹学院,不过能够进入苍穹学院学习,有老师系统性的教学,还有不少实战的机会,是修炼者最高的向往。

    九大洲九个学院,那可是九大洲庞大的关系网,虽然每个学院存在着竞争的关系,但是却丝丝相连,同仇敌忾。

    所以,九大州的最高当权者在某种程度上,能不管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得罪九大洲的那千丝万缕的关系网,那根本就不值当。

    所以,当初百里流月在进*学院的时候,墨严他们丝毫没有把她的公主身份放在眼里的原因,也在这里。

    嬴洛不懂,不就是苍穹学院招生而已,至于一群人都集中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吗?

    嬴洛没懂,难道说这个问题在嬴家来说是比较重要的?

    “嬴家所有十六岁以下的,不论是直系子孙还是旁系子孙都必须参加苍穹学院此次的招生测试

    ”嬴老太爷脸色严肃的扫了在场所有的十六岁以下的子孙一眼,还特意看了嬴洛一眼,才收回自己的视线继续说道:“无法顺利通过招生测试进入苍穹学院的子孙,无论直系还是旁系,既然这么没用,那也没有必要留在嬴家了。”

    嬴老太爷这话一出,在场不少的少年都白了脸,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玩的这么大。

    因为苍穹学院只招收十六岁以下的学生,而且玄力必须达到玄师七阶以上,才拥有通过测试的资格。

    每一次玄力等级都分成九阶,每个等级达到最高的九阶之后才会往更加的等级晋升。

    嬴老太爷说的轻松,嬴洛目测一眼过去,这苍白着脸的少年可是不少啊,就算是生在玄学世家的他们,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极高的天赋,可以在十六岁就达到玄师七阶以上的。

    而且,对于嬴洛这一个连玄力都没有觉醒的小废物来说,再加上刚才嬴老太爷若有似无的视线扫了她一眼,让嬴洛不由的怀疑,嬴老太爷的这个决定,只是用来针对她一个人的?

    那也真的是下了好大的血本啊,如果真的只是针对她一个人的话。

    其实嬴老太爷说出那句话之后,可是有不少的人在暗暗的观察着嬴洛的表情,只是没有想到嬴洛根本就面无表情,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太淡定了。

    对于嬴洛的疑问,还停留在他们的心里,因为嬴柔雪的事情,无法从嬴柔雪的嘴里得到事情的真相,他们不得不自己寻找一个新的方式来验证自己心里的这些疑问。

    可是,也有目关短浅的,就比如柳燕,心里已经认定了嬴洛绝对进不了苍穹学院,嬴老太爷这话明显就是在针对嬴洛,这种想法让柳燕更加得意的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嬴洛。

    嬴洛却不是很在意,嬴家为了试探她一个人,就可以赔上不少直系和旁系的儿孙,真真是狠心的很啊。

    不过,这种狠心在嬴洛重生的时候,接收了那些记忆之后就领悟到了。

    他们可以放任她这个‘废物’随意任人欺负,那些玄力太差的儿孙,对他们来说肯定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放弃他们也不是一件很难抉择的事情。

    当然也有人站出来反驳,可惜人家家主长老的权威随随便便都能够压一头,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嬴洛慵懒的靠在墙壁上想着,她似乎也不需要靠嬴家庇护,当然她也没有享受过嬴家的庇护,所以就算是她被逐出嬴家,对嬴洛而言,这似乎并不影响她的生活。

    所以,她对能不能进苍穹学院并没有太多的压力啊,她根本就没有享受到任何来自她这个姓,这个家族给她带来的优待。

    那么,就算是失去,也不觉得有什么啊!

    就这么想着,嬴洛不由的抬头看向嬴老爷子一眼,欲言又止,又移开眼神,却又觉得有些不甘心的再一次看过去。

    然后就是这样的举动一直不停的循环着

    其实从嬴洛第一眼看向自己的时候,嬴老爷子就早就有所察觉了,只是不动声色的想要看看嬴洛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看嬴洛看了自己一眼又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嬴老爷子等的那个也是心里焦急啊!

    你有话倒是说啊!嬴老爷子在自己的心里咆哮着,但是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装作好像不经意的捕捉到嬴洛看自己的眼神一眼,端着架子开口说道:“嬴洛,你可有话要说?”

    “你怎么知道?”就在嬴洛犹豫不决的时候,就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问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谁在说话,下一秒就将自己的心里想法脱口而出。

    嬴洛这话一出,不由的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嬴洛的身上,让嬴洛不由的有些羞赧的低下头去。

    “有话就说。”嬴老爷子再一次开口,他还真的是挺想知道嬴洛在听到自己宣布了这个决定之后的想法是什么?是紧张还是求饶?

    “额……”嬴洛拖长了语调,似乎还在犹豫,最后深呼吸一口气,才大胆的抬头看向嬴老爷子问道:“您还有什么决定要通知吗?没有的话,可以走了吗?站着挺累的。”

    嬴老爷子听到嬴洛的话,眼睛不由的瞪的大大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嬴洛想说的话竟然会是这样。

    前厅一下子安静下来了,连空气之中也有那么一丝凝重和尴尬。

    嬴老爷子暗暗咬牙,看向嬴洛,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怒火,用力的拍桌而起,声音里带着愤怒的说道:“滚。”

    “好的,家主。”嬴洛已经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之后,暗暗的偷笑了一番之后,表面上还要假装淡定的对嬴老爷子应一声。

    嬴洛话音落下之后,没有半点犹豫的就从角落走出去,丝毫不在意别人审视又或者是那些带着恶意的眼神,脚步轻快的出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朽木不可雕也,朽木,朽木!哼!”嬴老爷子看着嬴洛那快步离开的背影,气的又猛的拍了两次桌子,愣是将桌子拍的四分五裂,朝几个方向飞去,发出巨大的声响。

    说完,嬴老爷子带着一脸怒气,气冲冲的离开了前厅。

    而刚刚的一幕,让众人似乎从中看出了几点来,一个是嬴洛也太大胆了,从来只有嬴老爷子先走的份,哪里还有小辈在他面前叫嚣这要先离开。还有一点就是,嬴洛已经彻底的惹怒了嬴老爷子了,她真正的苦日子要来了。

    嬴洛却似乎不管不顾别人到底是什么想法,只是一脸悠闲的走回嬴楚衍的院子,心情也没有丝毫的受到任何的影响。

    只是嬴洛没有想到嬴楚衍竟然负手于背后,站立在院子里,竟然有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当然了,比起邪风来,无论是容貌还是气势都差了不少。

    毕竟,像邪风这种妖孽,也绝对是这世间仅有的吧!这世间怕也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果然。”因为嬴楚衍是背对这她的,所以嬴洛也不打算打招呼,想着偷偷的溜回房间,但是在错过他的时候,嬴楚衍深邃的眼睛,带着犀利能看透人心的精光,肯定的说道,不由的让嬴洛心里咯噔一下,果然什么?            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号:zhuishu9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