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四十五章 飞鸽传书(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五章 飞鸽传书

    “傻孩子,爷爷是去给恩人送药,又不是去打仗,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一个男子汉,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心被妹妹笑话!”对于两个孩子,顾萧心中也十分不舍。好在家里有药圣照应着,两个孩子也不是娇气的,他也能放心地离开几日。

    顾夜强忍心中的不舍,对爷爷挥挥爪子:“爷爷,早点回来。我和哥哥会在家乖乖地等着你回来。”

    着孙女乖巧可的笑容,和孙子满眼的不舍,顾萧终于体会到离别的难分难舍。他也是有亲人的人了,不能像以前那样什么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无论遇到什么事,他都会好好地惜自己,不能让两个孩子为他难过为他哭泣。

    顾萧走后,顾茗的情绪有些低落。不过,他还是按照爷爷给的计划,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联系基本功,然后帮妹妹做饭,上山砍柴打猎……

    顾夜依然跟着师父学制药。她最大的收获,是把这个世界和前世的两种制药方法融会贯通,能够制作出不逊于药剂效果的药丸了。她制作出的救心丸,让药圣都自叹不如,笑称不出一年他就没什么好教她的了。顾夜却知道,师父这是自谦呢,他自成一派的制药术博大精深,足够她学上十年八年的。

    除了跟师父学炮制和制药,顾夜每天还要抽出一个时,指导监督张立虎做复健。手术后的四十天开始,她就有计划地帮他做功能复健。

    做复健的过程是痛苦而又单调的,每当张立虎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顾夜就会吓唬他:“如果不好好锻炼,缝合的脚筋就会黏连,你还是会变成瘸子!”

    有“不要变成瘸子”这个信念支撑着,张立虎强忍疼痛,坚持住一次又一次的复健折磨。每次做完复健,他都会一身冷汗。张家婶子背后不知偷偷流了多少眼泪,面对儿子的时候却依然笑着鼓励他,并且想方设法做儿子喜欢吃的饭菜,作为奖励。

    这一天,天气晴好,暖暖的阳光洒遍这座山腰的院。一个穿着粗布棉衣的纤瘦姑娘,坐在院子中,努力地切着药材。她的刀工精湛,切出来的药片片均匀,像是机器切出来似的。

    “咕咕……咕咕……”突然,一阵鸽子的叫声,打破了院的宁静。顾夜抬头一,院墙上停着一只灰色的肥鸽子。她惊喜地叫道:“野鸽子!正愁今天中午没肉吃呢,就有‘当归鸽子汤’送上门来!”

    手中突然出现一只弹弓,她飞快地拉开皮绳,瞄准了鸽子,准备发射。同样听到声音出来的药圣,到徒儿的动作,惊出一身冷汗,忙开口阻止道:“别射,别射!”

    顾夜保持这拉弹弓的动作,转过头去,满怀疑问地着师父。药圣轻轻一招手,那只鸽子便飞起来,轻盈地落在他的手上。

    “哇!信鸽!!”顾夜扔下弹弓,一脸兴奋地来到药圣身边,“师父,这信鸽是你养的吗?好训练吗?我能不能逮几只野鸽子训着玩?”

    “去去,一边儿去!”对于这个平时上去很稳重,有时候又十分跳脱的徒弟,药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以为信鸽是那么好训练的?还抓野鸽子……你咋不抓只麻雀让它给你传信呢?”

    “嘿嘿……”顾夜也知道自己是在异想天开。她到信鸽腿上绑着的竹筒,好奇地伸出手去取,却被师父给拍了回来。

    “个人信件,闲人免!”药圣从竹筒中取了一张纸条,吩咐徒儿给信鸽喂些谷物和水,便进屋信去了。

    “切……神秘兮兮的,难道是师父的老相好,给他飞鸽传的?”顾夜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歪歪着师父和红粉知己不得不说的事。

    药圣着纸条上寥寥数语,自言自语道:“让老夫只管教,丫头身上奇怪的事别问也别探查?这还用你说?老夫的宝贝徒儿,自然会帮她守着她的秘密,还得给她打掩护。乖徒儿啊,你以后可得好好孝敬师父我。”

    继而,他又用很八卦地口吻自语着:“这万年冰山一般的殿尊,也会有关心人的时候?要不是我那徒儿年岁太,老夫都要以为他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了。不过,我们家叶子,怎么会入了殿尊那家伙的眼,让他如此煞费苦心。先挟恩让老夫过来收徒,又不允许老夫探寻那丫头的秘密……嗯——有内幕!”

    “既然他这么紧张我们家叶子,老夫利用他给自己谋点福利,应该不为过吧?”药圣露出一丝奸诈的笑容,挥笔写下一张回信,绑在信鸽的脚上,放飞了信鸽。

    “师父,要是信鸽半路被猎人给射下来,你的信岂不是白写了?”顾夜有些担心地着远去的鸽影,喃喃地道。

    药圣在她头上敲了个爆栗子,没好气地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乌鸦嘴!”

    “其实,可以训练鹰隼当传信工具的。它飞得高,且飞得更远!”顾夜想起前世得某说中,有鹰隼传信的情节,便建议道。

    药圣瞪了她一眼,道:“鹰隼岂是那么好饲养和驯服的?有信鸽用,你就偷笑吧,别想着鹰隼了!”

    鹰隼,还真有人训练出呢。那是炎国的现任将军王,率先尝试成功,并应用于紧急军情传递的。三大国中,也只有他掌握了驯服鹰隼的方法,一般人也只能想想喽!

    顾夜扁扁嘴,道:“人家只是提个建议,不好训不代表不能训。理想和愿望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别做白日梦了!正经事要紧。来,你师父我做救心丸的配方和步骤对不对。”药圣背着手,迈着方步走向制药房。

    顾夜紧跟在身后,声地道:“哪有硬缠着人家,要学人家独门秘制药品的道理?到底谁是师父,谁是徒弟?”

    “你瞎叨叨啥,还不快进来!”药圣虽然年过七十,耳不聋眼不花,自然没放过她的动作。

    药圣一生所追求的,莫过于制药宗师的水准。虽说外界对他赞誉有加,称他为一代制药宗师,可他知道自己离宗师的水平还有一线之隔。这也是他近二十年来,一直四处漂泊的缘由,想打破壁垒有所突破,可惜这么多年来都一无所获。

    而这个被迫收的徒弟身上,他却学到了许多,尤其是她独特新颖的制药手法,给了他很大的启发。直觉告诉他,他突破的契机就在他的徒儿身上。

    因而,顾夜制药的时候,他不再避讳,有不懂的地方,还会问上几句。当然,若是顾夜有不传之秘,他也不会强求。不过,目前为止,他的宝贝徒儿制药,从未有让他避让的时候。

    这让药圣很感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这些药的秘方他会深深埋进心中。待他领会了更高的制药技巧,也只会传给这个关门弟子。

    药圣的名头不是白来的,像救心丸这样的中成药,他了一次就能制作出来,而且配方剂量分毫不差。没有精密的仪器和精确的称重工具,能做到这一点,这让顾夜心中暗暗敬佩不已。

    药圣为了练习,一股脑儿制了十几瓶救心丸。顾夜窃喜不已——丁员外家的用药,不用她亲手制作了。

    在药圣沉迷于制作救心丸的时候,闲下来的顾夜,把目光投向了大山深处。平日里有爷爷和哥哥盯着,她没有机会到深山中。现在,爷爷不在,哥哥又从早到晚储备柴禾为过冬做准备,她是不是可以到山里转转?

    说干就干!第二天,顾茗刚刚拎着柴刀出门,她就背上了竹筐,戴上装满驱兽药的荷包,从后山直入深山。

    后山过去大约二十里,便是野猪岭。远远的,她到一只壮硕的野猪妈妈,带着几只半大的野猪,在松林中觅食。林中的榛果、蘑菇、山鼠都是它们的食物。

    今天,野猪不是她的目标。顾夜绕开野猪们活动的场所,往山林更深处而去。越往里,树木越高大,落光了叶子的树木,像一个个强健的卫兵,笔直地挺立着。

    顾夜手中的砍刀,是从空间中翻出来的,虽然不能说是削铁如泥,但用它开路还是不错的。攀着岩石,穿过密林,翻越一个个山头,顾夜来到了一片空阔的山谷中。

    由于四面环山,冷空气进不来,山谷中的气温比外面要高上许多,树木依然青翠,绿草仍旧茵茵,一条清澈的溪,从山谷流过,发出潺潺的声音。鸟儿发出清脆的吟唱,鹿在草丛中散步,就连野兔也放慢了脚步,从她身边轻轻巧巧地跳过。

    顾夜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花草香扑鼻而来。她在这山谷中,发现了不少珍贵的草药,忍不住俯身采摘起来。不知不觉间,来到山壁旁,她发现了一株粗壮的藤蔓,在山壁上蜿蜒盘结着。

    从叶子和藤上,顾夜辨识出这是一株何首乌。如儿臂粗的藤,足以说明这株何首乌有不短的年份。她用药铲心地挖掘起来。

    ————————————

    又是一年期末时,好忙,好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