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四十六章 熊虎相斗(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六章 熊虎相斗

    半个时之后,何首乌的根茎被完整地挖了出来。这棵何首乌,长约半米,有二十公分粗细。从外形上,就如一个人形。头部、身体、四肢,甚至“两腿”间的器官,都栩栩如生。

    “还真有人形的何首乌啊!要是迷信的人到了,一定认为这何首乌成精了呢!”顾夜自言自语着。不过,这株何首乌药龄绝对超过百年。她心地把这珍贵的药材收好,感叹这趟没白来。

    突然,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啸,从山谷外传来,惊飞了鸣唱的鸟儿,惊跑了散步的鹿。顾夜抬起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前世,跟变异了的野兽打了十来年的交道,从那声吼叫中,她听出了惊怒、挣扎和慌乱,让她想到了“困兽之斗”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让林中之王落於下风?

    被浓浓的好奇心驱使,顾夜背起装满草药的背篓,缓缓地走出山谷,朝着虎啸传来的方向走去。凭着她过人的听力,她渐渐接近“战场”。为了防止身上带的驱兽药吓跑战斗的野兽,她老远就停下了,爬上一块巨石,居高临下地观望着。

    在山间一片空阔之处,一头巨大的棕熊,正朝着一只老虎扑过去。那只老虎显然受了伤,躲避的动作不怎么灵便,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它极力扑、滚、挪、闪,依然躲不过大棕熊巨大的熊掌。在棕熊又一次发起进攻,两兽错身之时,巨大的熊掌拍打在老虎的脊椎上。

    熊掌的力道,显然对老虎的脊背造成了损伤,那只老虎努力地撑起前爪,后腿拖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终于无力地倒下了。

    正当那头棕熊张开血盆大口,要往老虎身上咬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叫喊声:“嗨!大笨熊,放下那只老虎!”

    棕熊朝着声音的方向了一眼——一个瘦得没有几两肉的身影,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正朝着它张牙舞爪地叫嚣着。

    显然,一身肥膘的猛虎对棕熊更具吸引力,它淡淡地瞟了顾夜一眼后,继续低下头。就在它就要啃到鲜美的老虎肉时,一支弩箭正中它的脑袋。

    棕熊皮厚肉粗,弩箭自然伤不到它,不过,那人类的挑衅,激怒了这头庞然大物。它仰天大吼一声,四脚并用飞快地朝着挑战它威严的人类疾奔而去。

    就在距离顾夜只有数步之遥的时候,那头巨大的棕熊却来了个急刹车。惯性使得它硕大的身子朝前滚了几下,撞上顾夜脚下的巨石,停了下来。

    这只棕熊,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浑身的毛像根根钢针,直竖起来,一双黑似的眼睛中充满了惧怕和厌恶。它踉跄着退了几步,像有天敌在身后追赶它似的,飞也似地逃走了。逃走的过程中连滚带爬,好不狼狈。

    顾夜拍拍沾满驱兽粉的手,目露得意,自言自语地道:“就连变异动物闻到我这超级驱兽粉都躲,更何况你这只棕熊了。可惜啊可惜,要是再近些,就能把棕熊熏晕,就有机会品尝熊掌的味道了!”

    她慢吞吞地爬下巨石,来到奄奄一息的老虎身边,口中啧啧地道:“太惨了,脊椎被拍碎,内脏破裂,活不成喽!”她的话音刚落,那头巨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顾夜用脚踢了踢巨虎,两眼冒光地笑道:“好肥的老虎,不知道老虎肉能不能吃,回去问问师父吧!不过,这还算完整的虎皮,要是给爷爷做床褥子的话,冬天爷爷的伤腿就不会犯了。还有虎骨,可以入药,也可以泡酒……”

    在这财迷的心中,早就把这头巨虎拆吧拆吧,变成可以卖钱利用之物了。

    巨虎足足有两百多斤,不过却难不倒顾夜。她先把虎尸收进空间,加快脚步往回赶,直到快出山的时候,才拿出来扛在背上。

    “大力药水”一喝,二百多斤的重量对她来说菜一碟。不过,她的身子,几乎被背上巨大的虎尸所淹没,远远去仿佛长了两条腿的老虎,在山路上移动着。

    “啊!老虎!!老虎下山啦!!”一个吓得变了腔调的声音,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几声尖叫紧随其后。顾夜从虎尸下抬起头,只到不远处一捆捆柴被散乱地扔在地上,几个慌乱的背影,朝着山下仓皇地跑去。

    “好像是李浩他们……”顾夜把背上的虎尸往上颠了颠,继续慢悠悠地下山。从这儿到她家,还有不到两里的山路,再坚持一下,她就能解放了。虽说有激发力量潜能的“大力药水”,这几十里山路,还是让她感到疲倦。她这具身子,毕竟只是不到十二的孩子。

    顾夜歇了几分钟,准备一鼓作气把虎尸背回家,没走几步,却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张猎户熟悉的声音:“在哪儿?老虎在哪儿?”

    顾夜停下脚步,直起腰一。李浩带着村里的老少爷们,至少有几十口子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农具,一副打群架的模样。动作挺快的啊,瞧着阵仗,是全村的青壮年几乎都给叫来了啊!

    “那儿!它坐下来了,还朝咱们这边呢!”李浩声音中带着颤抖,足以出他心中的惧怕。能够强忍着恐惧,把村民们带过来,挺爷们儿的嘛!

    “张大哥,怎么做,你来指挥!绝对不能叫这畜生进村祸害咱们的亲人!!”说话的是族长的大儿子,他紧紧握着手中的锄头,两眼死死地盯住“老虎”,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张猎户一扬手,阻止了村民们的前进,他似乎已经出什么不对劲儿来,声说了句:“先等会儿……”

    得!在不开口,就被当野兽给群而攻之了,顾夜忙扬声道:“张大叔,二伯伯,你们这是干啥呢?”说着,把头往上一顶,脑袋从虎尸下露了出来。

    “天哪!叶儿!!”清楚这张沾满虎血的脏兮兮的脸,张猎户和他身后的众人,迸出一声声惊叹。

    “妹妹——”一个凄厉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顾茗排开众人,一个箭步来到顾夜的身边,一把将她身上的虎尸掀翻在地,心地检查着她的身子,“告诉哥哥,伤哪儿了?来,哥哥背你回去,郑爷爷一定会治好你的伤的。”

    他的声音颤抖中带着哭腔,惊慌的模样,跟顾夜穿来的那天,第一次见到他时一般无二。

    “哥,我没有受伤……”顾夜刚一开口,就被哥哥紧紧地搂在怀中。前世的经历,使她对任何人都怀有几分戒心,更不习惯跟人有肢体上的接触。

    刚想推开他,却因洒落在脖颈上的泪滴和哥哥颤抖不已的身子而改变了主意。她眼中有温热闪过,伸手回抱着哥哥瘦削的身躯。原来亲人,是无条件地关心你、护你、保护你的存在。有人担心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哥,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忧了。”顾夜诚恳地道歉。

    顾茗放开妹妹,扭过头去用袖子抹了把眼泪,抬手轻轻为她擦拭已经干涸的血迹,不放心地问道:“真没受伤?这些血哪儿来的?”

    “血是老虎的,我捡到这只老虎的时候,它还热乎乎的呢,显然刚死没多久。”顾夜可没撒谎,虽然她是亲眼着老虎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张猎户走过来,关心地问了顾夜几句,便弯腰检查那具虎尸。半晌,他才直起腰来,向顾夜道:“你这丫头,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这只老虎,应该是被熊瞎子拍死的。奇怪的是,熊瞎子杀死老虎,却没有啃食,虎皮保存得还算完整。”

    九叔顾末瞪了顾夜一眼,道:“叶儿,你是不是不听话,到深山中去了?你说你,个儿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呢?到了吧,深山里有老虎,还有能把老虎都杀死的熊瞎子。你这身板儿,可不够它们嚼吧的!”

    “九叔说的对!”顾茗后怕地摸摸妹妹的脑袋,柔声细语地道,“这次是你运气好,以后可别抱着侥幸的心理。”

    “嗯,我知道了,”顾夜用自己想好的说辞,解释道,“爷爷离家三天了,我是想去野猪岭咱们的陷阱有没有被破坏。我不该仗着有师父给的驱兽药粉,独自进山。以后不会了!”

    见妹妹认错态度还算“诚恳”,顾茗哪里舍得再责怪她,安抚地道:“吓坏了吧?以后你想去野猪岭,哥哥陪你去……”

    “谁都不能去!!”张猎户闻言,眉头皱成一团,“郑老先生给你们驱兽的药粉,是防备冬天野兽下山,不是让你们有恃无恐地想去哪就去哪!各位乡亲们,回去好好警告那些皮猴子们,让他们都老实点儿。野猪岭距咱们村子不过二三十里山路,那儿出现老虎和熊瞎子,这些日子,咱们得提高警惕,心防备!”

    乡亲们听了,纷纷点头称是,并表示回去后一定要约束好自家崽子,免得追悔莫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