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六十五章 衍城休养(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十五章 衍城休养

    因着担忧顾夜的病情,在去衍城的长途跋涉中有反复,护送少将军去衍城的队伍,特地延迟了三日才启程。

    在这三日中,狄戎冒雪来袭。褚老将军和顾萧这个老部下联手,把那些家伙打得落花流水,重创了对方的主将。短期内,狄戎失去来犯之力,郡琅关迎来了短暂的安定。

    顾萧总算出了心中的那口恶气!如果不是狄戎使用卑鄙的手段,伤了少将军,他孙女也不会冒着严寒和风雪来边关,也就不会有那场凶险的病症。尽管,医仙说她身体的隐患早晚是要爆发的,他还是把罪名强加在狄戎的身上。这一仗,让他找回了纵横沙场的感觉,痛快啊!

    郡琅关这几日,风雪时断时续。顾夜调养身子所需的珍贵药品,快要用尽。去衍城的行程,提到了日程上。

    次日,天灰蒙蒙的,阴沉得厉害。空中飘着零星的雪,四辆马车在风雪中出了郡琅关,一路往南而去。马车的前后,有数十位精壮骑兵护送着,缓缓而行。

    马车挺大,布置得舒适温暖。顾夜躺在铺着厚厚皮毛的车厢中,腿脚伸开,仍有空余。她的身边,坐着一位十四五岁模样的俏丫头。这丫头是褚老将军特地派来伺候她的。

    “姑娘,要不要喝点热水?”见顾夜想坐起来,冬雪赶忙扶着她,往她背后塞了两个软枕,柔声问道。

    顾夜摆摆手,表示不用。她掀开厚厚的窗帘,一股寒意卷着几朵雪花,从车窗飘了进来。冬雪忙道:“姑娘,心着凉。”

    放下窗帘,顾夜百无聊赖地摸索着车内的装饰。这样的马车,她还是头一次坐呢,里面不但有放杯果盘的几,装蜜饯果子的屉,还有置放火盆的烤火笼呢。唉……有钱就是好!等她有钱了,也买辆这样的马车。不过,青山村的山路,貌似马车难以通过,纠结!

    她从屉中,取了一颗杏脯,塞进嘴里细细地品尝着。酸酸甜甜的味道,她喜欢。顾夜,一颗接一颗,吃到第五颗的时候,冬雪又开口了:“姑娘,医仙他老人家说,甜食不能多吃,免得坏了胃口。”

    这也不行,那也不让,这是把她当犯人管呢!顾夜有些闷闷不乐。冬雪冰雪聪明,哪里不出她的情绪,柔声劝慰道:“姑娘,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身子。您要是不配合,就要多喝几副苦药。那多受罪呀!”

    “好吧,我睡觉行了吧?”顾夜有些赌气地重新躺下,把被子蒙在头上。毕竟身子虚弱,不多时便又睡着了。

    顾萧不放心策马来到孙女的马车旁,隔着车窗询问她的情况,都没把她吵醒。冬雪压低了声音,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顾萧。顾萧听了,忍不住笑着摇头——这丫头脾气见长啊!

    队伍中有两名伤患,因而行进的速度比较慢。本来五日可以抵达的,他们整整走了八天。

    衍城位于郡琅关正南,青山村在郡琅关的西南,三地在地图上的位置,恰好是一个等边三角形。

    在决定到衍城养病之时,顾夜怕哥哥在家等得心焦,就托褚老将军派人往青山村送了信。顾茗一听说妹妹病了,病得很严重,差点命都没保住,登时坐不住了。不行,他要去衍城,他要亲眼到妹妹没事,才能安下心来。

    他把家中顾夜留给他的零花钱,全部带在身上,跟颜婶打了声招呼,独自上路了。颜婶见他一个孩子,怕他在路上有什么危险,便飞鸽传给镇上的伙伴,让他们照应一下。毕竟,顾茗是他们主子重的人的哥哥,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顾茗先来到了镇上,打听有没有去衍城的,好结伴同行。他“运气”不错,碰上去衍城办年货的马车。马车的主人挺好说话,听他也要去衍城,二话没说就让他上车了。

    经历了五日辛苦奔波,等顾茗抵达衍城的时候,顾夜一行人的马车刚好也进城。一队精兵护送,四辆马车精致豪华,老百姓们纷纷让路,站在两旁着车队窃窃私语,猜测着里面到底是什么人,能劳动边军护送。

    人群中的顾茗,着那一队精兵,心中热血沸腾——起来很威武很强的样子。突然,他在骑兵中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不敢相信地定睛望过去,果然是他爷爷。

    顾茗追着队伍跑起来,口中大声呼喊着:“爷爷,爷爷!!”

    街上人声嘈杂,再加上马蹄叩击石板路的声音,他的叫喊声,被淹没其中。顾萧虽然隐隐听到有人在叫爷爷,可他哪里想到远在青山村的孙儿,会出现在衍城?

    不过,进城后街道上行人比较多,马车队伍行进速度放慢了下来。顾夜很快追上了队伍,被最后的一位骑兵拦住了:“什么人?”

    “我……我找我爷爷……”顾茗气喘吁吁。

    那位骑兵哥板着一张脸孔,冷硬地道:“这里没有你爷爷,要找爷爷一边儿去。惊着我们少将军,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爷爷姓顾,名萧。我明明到他在队伍中,呶,就是骑着马,弯腰跟马车里的人说话的那个!”顾茗眼神不错,指着顾萧的背影,对那位骑兵哥道。

    顾将军的孙子?骑兵哥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他。这子,跟顾将军还有他孙女,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他的话,可信吗?

    “你等着,我去通报一声!”骑兵哥犹豫了一下,还是策马朝着队伍中而去。

    什么?有人自称他孙子?顾萧一听,马上想到孙子最疼妹妹,听说她病了,怎么可能老实待在家中?回过头来,到那个朝他挥手的,果然是顾茗。

    顾萧忍不住自责不已:早知道这样,他就让人把孙子接到衍城跟他妹妹团聚了。衍城距离无名镇,坐马车也得五天时间,这路上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他后悔药都没的吃!

    “爷爷,妹妹怎么样了?病好了没?她在哪儿,我能她吗?”顾茗一路跑,来到爷爷身边,没等气喘匀呢,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到他担忧的眼神,顾萧不忍责备他自作主张,指了指顾夜的马车,道:“你妹妹在车上呢……”

    “哥——你怎么来了?”顾夜尖瘦的脸,出现在马车的车窗内。到顾茗,她的目光中满是惊喜和诧异。

    “妹妹,你瘦了……”几日的担忧和牵挂,在见到妹妹之后,只化作一句关切的叮咛。

    顾萧见孙女的脑袋,从车内探出来,忙阻止道:“快把帘子放下,心受了风。你哥哥这就上车去,有什么话在车上说吧!”

    顾茗把自己带的包袱,往马车上一扔,双手用力一撑,跳上了马车。他掀开车帘,闪身进去,见里面多了一个陌生的姑娘,他的动作顿了一下。

    “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冬雪姐姐,这几天都是她在照顾我。”顾夜把腿蜷起来,腾出空让哥哥坐下来。

    顾茗郑重其事地道:“多谢姑娘照顾妹妹……”

    “顾公子客气了。顾姑娘和她师父,是我们少将军的救命恩人。她也是为了我们少将军,才生了这场病。奴婢照顾她,是应当应分的。”冬雪笑嘻嘻地道。

    顾茗头一次被人称“公子”,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冬雪见他有些拘束,便对顾夜道:“姑娘,您和顾公子说话,奴婢下去透透气。”

    见冬雪下了车,顾夜板着一张脸,哼了哼,道:“哥哥不乖,一个人跑这么远的路,要是被拐子拐了去,我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

    “妹妹别气。我这不是担心你吗?”顾茗忙好声好气地解释着,“要是换了我受伤或者生病,你能在家待得住?我的心情跟你是一样的。”

    “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能这么冲动了!”顾夜又细细询问了他路上的情况。得知他搭了镇上人的便车,进城后才跟人分开,便道他幸运。

    顾茗点点头,仔细了妹妹的气色,不放心地道:“你怎么会病得如此厉害?爷爷信中说,你昏迷了三天三夜,差点醒不过来。”

    “哪有那么严重。我师伯说,是以前身子亏得厉害,又在寒风中奔波了几日受了寒。吃了几副药,烧退了,就没什么大碍了。师伯说了,这场病发出来是早晚的事,早发比晚发好治。”顾夜说起自己的病云淡风轻的。其中的凶险,没有必要让哥哥替她担心。

    顾茗却道:“别骗我了!要是你的病好了,爷爷早带你回家了,还能捎信告诉我说,让你留在衍城养病?”

    “是爷爷太紧张我了,才会一惊一乍的。不信你去问我师父,我的病他最清楚。”顾夜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哥哥就不会再追究。

    谁料想,顾茗却认真地点点头,道:“嗯,是要问问郑爷爷,你这病需要注意什么……”

    “还能注意什么?不就是多吃点好的,慢慢养着呗!这几天,我天天喝补药,感觉咽口水都是苦的。再喝的话,我都变成一颗黄连了!”顾夜对于喝苦药的事,充满了无限怨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