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七十一章 徒弟争抢大战(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十一章 徒弟争抢大战

    药圣大喜,刚想谢过师兄。医仙又开口了:“不行,你这么不着调,再好的孩子,也被你养废了。我,顾叶儿还是由我带着贴身教导吧。”

    “好你个蒋石头,抢徒弟抢到我头上来了!我告诉你,想把我徒儿从我身边带走,没门儿!你个阴险狡猾的老东西,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药圣气得满头白发都竖起来了。

    医仙本来是故意逗师弟,想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出他幼时的乳名,登时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他一拍桌子,冷哼道:“就以你那三脚猫的医术,能*出什么旷世奇才?”

    “医术好了不起啊!你怎么不说你那手烂制药术?光医术好就能教出医药双绝的天才了吗?”药圣也拍案而起。两个老家伙像斗架的公鸡,急赤白脸的,互相瞪视着。

    医仙咧嘴一笑,抚着颌下美髯道:“至少,我那不成器的徒儿,能够跟她交流制药心得。”说完,还气死人不偿命地挑着眼睛药圣,好像在说:我有懂药的徒弟,你有懂医的弟子吗?

    “你……你……”药圣气得手抖得跟中风似的,最后他终于憋出一句,“你会华佗神技吗?你会做麻沸散吗?你会开膛破肚缝脚筋吗?我虽然对诊脉开方不擅长,但这些医学奇术你也不会!咱俩扯平了!!”

    君永伦和他的儿子们,在旁边惊呆了。没想到两位医药上的大拿,加起来都一百四十岁了,竟然还跟孩子似的吵个不停。不过,这一路过来,俩老家伙都是这样,褚慕桦和顾萧两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顾茗盆友却一针见血地道:“两位爷爷,你们别吵了。关键得我妹妹,她愿意跟谁学。别我妹妹年纪,可有主意了。”

    药圣一听,茅塞顿开,面露得意之色道:“差点被这老家伙带沟里去了。我那徒儿最孝顺懂事,她师已经拜了,拜师礼也送了,还能再转投别人门下?”

    “咱俩是一个师门的,怎么能叫背师弃祖,转投他人门下呢?”医仙不惯他瑟的模样,故意道。

    “老家伙,你说的再好听,我们家叶子,都不可能被你骗走的!”那家伙身上那么多秘密,还得仰仗他这个做师父的打掩护呢。医仙这老家伙太精明,太较真儿,以家伙超凡的洞悉力,绝对不会选择他的。不装聋作哑,是收不到好徒弟滴!

    被两位医药界的翘楚争抢不休的主人公,刚刚陪老夫人吃了一顿午餐,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进院门,顾夜端庄的体态,立刻消失无踪。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扭着脖子,甩了甩胳膊,口中嚷道:“唉呀妈呀,可累死我了!那些大家姐,整天端着一副模样,累不累啊!来,生在深宅大院,还不及我们山里呢,至少活得自在。”

    院子里负责洒扫的丫头们,到她这样,都忍不住捂嘴笑了。

    踏入房间,冬雪帮顾夜解下斗篷,接过她手中的手炉放在一边,她一个飞扑,趴在锦被上翻过来翻过去地撒欢儿,笑道:“大宅门中的姑娘们,从耳濡目染,早就习惯了那样的生活方式。不过,听姑娘说在山里春天摘野菜,秋天捡松果,夏天采蘑菇,冬日捉野兔,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奴婢都向往不已呢!”

    “有机会,你到我们青山村做客。我带你去野猪岭打野猪,野猪肉可香了,火炖上一夜,什么作料不放,只洒点盐巴,吃起来香得能让人把舌头吞进去。”

    顾夜寻思着,从衍城回去差不多要过年了,北方过年不是有杀年猪的习俗吗?她们家没养家猪,弄头野猪回来,做一顿杀猪菜,请村里关系近得热闹热闹,为新年提前预热了。

    冬雪听了一脸向往,可是很快回到了现实:“奴婢可没那福分。等姑娘身子大好了,奴婢可能要回京城了。”

    “不回郡琅关了吗?”顾夜盘膝坐在床上,歪着脑袋她。

    冬雪摇摇头,道:“奴婢是我们夫人派过来伺候大少爷的,大少爷的伤,医仙说了,要养上一年半载的,才能重新上战场。我们老爷,已经向皇上请命去边关驻守。不过,听说皇上没同意,只是让二少爷暂时替下大少爷。”

    “哇!褚家一门三代武将,个个都是能奋战沙场的英雄豪杰呢!”随便一个儿孙拉出来,就能领兵打仗,难怪引来皇帝的忌惮,一流放就是十年呢!

    冬雪笑道:“可不是嘛!六位少爷中,最的杉少爷,年仅十四,五六个大汉都奈何不了他呢!不过,六位少爷中,还数大少爷最厉害,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兵法阵势也不在话下。”

    “真的假的?”顾夜见冬雪一脸崇拜,故意唱反调,“要真这么厉害,那怎么还被狄戎人差点一箭穿心?”

    冬雪义愤填膺地攥起拳头,气呼呼地道:“那是狄戎人无耻,明着打不过我们大少爷,就使阴损的招儿。我们大少爷是为了救别人,一时不查才中了招!!”

    “战场上,别管阴谋阳谋,能杀敌制胜就是最好的计谋。你们大少爷还是太年轻,缺乏对敌的经验,还得多磨炼几年。”顾夜老气横秋地摇头道。

    “顾姑娘说得是。兵法有云:兵者,诡道也,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在下就是太过自负,才会着了对方的道。”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顾茗率先进了屋子,对顾夜道:“妹妹,褚少将军来你了。”

    顾夜忙穿上鞋子,匆匆忙忙出了内室,在外间迎客。她心中腹诽道:不是说,男子不能轻易入内院吗?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娇娇嫩嫩的姑娘吧,怎么褚大少爷进院子,也没人通报一声?

    “冒昧来访,请姑娘不要见怪!”褚慕桦在门外停留片刻,等丫鬟打了帘子,才缓步踏入。

    本姑娘见怪,你就不进来了吗?顾夜翻了个白眼。不过,对美男没什么抵抗力的她,在接触到褚慕桦那张英挺中带着俊秀的面孔,心中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

    “褚大少伤口痊愈了?”跟随后进来的师父师伯和爷爷问过好,客套地问候了褚慕桦一句。

    “已经无碍,多亏了药圣跟姑娘,在下才能站着这里。”褚慕桦举手投足间,带着几分英姿,得顾夜一阵晃神,不由自主又想起了记忆中那挺拔的身姿,冷峻的面容,如冰的俊眸……跟前世那个大冰块比起来,这褚少将军顶多算是儒将。

    “妹妹,妹妹……”对于妹妹随时随地都能神游太虚,顾茗表示很无奈。关键是你走神也就走神了,干嘛盯着人家少将军的脸不放,瞧把人家少将军盯的,脸都红了呢!不行,得找机会好好跟妹妹说道说道,男人不能只一张脸!

    “嗯?什么事?”顾夜淡定地收回目光,仿佛刚刚那个死盯着人家军脸不放的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扭头向自家哥哥。

    “少将军说,趁着这几日天气晴好,要带我们在衍城逛逛。你去不去?”难得有机会到府城来一趟,顾茗有些跃跃欲试。

    顾夜向自家师伯,问道:“我倒是想去,就是不知道牢头给不给放风的机会。”

    医仙听了,气得胡子直翘:“说谁牢头呢?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就你以前那破身体,如果没有师伯我,你早晚有一天被阎罗王召去喝茶!”

    “我不喝茶,阎罗王要找也不会找我!”顾夜被逼着连喝了半个多月的苦药,心中怨念无比,对医仙师伯也跟她师父一样,没个好脸色。药圣见了,脸上眉飞色舞的,别提多兴奋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医仙被这师徒俩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我到底能不能出门,您倒是给个准话啊?”顾夜想起丁绮玫姑娘提到的玻璃茶具,有心想去那个隐珍阁探探。

    “脚长在你腿上,你去哪儿,老夫管不着!”医仙一甩衣袖,气哼哼地出了院子。

    “师父,师伯好像生气了。”人家毕竟救了自己一命,顾夜觉得自己对他的态度,有些过了。

    药圣却不在意地摆摆手,道:“你师伯向来气,他难有不生气的时候。别管他,一会就好了。”生气才好呢,生气了就不会跟他抢徒弟了。乖徒儿,干得不错!

    顾夜想了想,还是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便从“药箱”中翻出一本手抄本《千金方》,要给医仙送过去赔礼:“师父,师伯虽然给我开了好多苦药,但毕竟治好了我的病。我刚刚那样说他,的确有些不礼貌了。这本,就当我向他赔不是了。”

    药圣一把抢过《千金方》草草翻了翻,皱起眉头道:“徒儿,你傻啊,这么珍贵的医药盛典,谁不藏着掖着,就你穷大方,拿出来送人。收好收好,留着你学医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