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农园医锦 > 第七十八章 水到渠成(作者:姽婳晴雨)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十八章 水到渠成

    顾夜微微一笑,对犹带警惕神情的家伙道:“你,现在大家都离得远远的,姐姐一手拿着水碗,一手拿勺子,想灌你也没第三只手了呀。这下你放心了吧?”

    君方旭眼睛往人群中瞄了一圈,到医仙和药圣后,嘴巴撇啊撇的:“不要大夫,让他们走!”

    “好,好,好!我们旭又没有病,请什么大夫?大公子,还不赶紧送客?”医仙和药圣,到顾夜冲他们眨眼,便摇头配合地跟着大公子出了房间。

    两人一出去,君方旭盆友的表情显然更放松了。顾夜坐到他身边,把舀了药水的汤匙送到他嘴边。

    家伙警醒地了她一眼,没有从她表情上发现端倪,像只刚刚被抱回家的奶狗一样,尝试着接近,心翼翼地伸出舌头,在汤匙里舔了一口。咦?没尝出味儿,又地舔了一口。眼睛一亮,果然是甜的。姐姐没有骗他。

    方旭一口一口地,把半碗药喝了下去,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巴,声地道:“姐姐放的什么糖?有点橘子的味道。旭还想喝一点。”

    “旭要是勇敢地把这个喝下去,明天早上再奖励你喝一次。”顾夜摇了摇手中的瓷瓶。

    君方旭脸上纠结无比,他带着哭腔地道:“喝苦药,旭儿会把刚刚的甜水吐出来的。”

    “这是润喉止咳的糖浆,喝了这个喉咙就不难受了,嗓子也不会哑了。”顾夜从里面倒出跟药汁一个颜色的糖浆,“别颜色不好,不苦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姐姐也不喜欢喝苦药,所以不会给旭苦药喝的。旭不信姐姐吗?”

    “真不苦?”君方旭到那黑乎乎的药汁,表情是抗拒的。不过,这位姐姐不像那两个老头子,一上来就逼自己喝苦苦的药,也不像他爹爹娘亲,帮着坏人灌自己,还给自己喝酸酸甜甜的糖水。姐姐是好人,不会骗自己的吧?

    “姐姐尝一口给你。”顾夜让人另拿了一柄干净的汤匙,倒了一勺糖浆,放入口中,品了品味儿。这糖浆没自己做的味道好,效果也差了些,将就着用吧。

    前世乱世刚开始的时候,冰块脸带着队伍收集物资,她是大夫所以悄悄收了不少药品。她的制药天赋没有展现出来的时候,药品用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一直放空间中,反正不会过期。

    后来,她自己能制出各种效果斐然的药剂,这些东西就一直堆在空间的角落里被闲置了。眼前这东西吃不下苦苦的汤药,才使她又想起了那些儿童用药。刚刚给他吃的,是针对高热快速退烧的颗粒,甜中带着微酸,适合孩子的口感。

    方旭见最怕吃苦药的姐姐,都面不改色的把药喝了下去。再说了,姐姐说这是糖浆,有个“糖”字,应该是甜的……吧?四岁的孩子,天真中总带着那么一丝可的狡猾。

    他把嘴巴张开一点点缝,汤匙只能探进去一点点,用嘴唇抿了一点点药液,再用舌头舔舔。嗯,姐姐没骗他,是甜的。家伙一口就把糖浆喝了下去。顾夜又喂了他两口温开水,冲冲嘴里的糖浆。

    或许是心甘情愿喝下去的,两种药喝下去后,家伙没有一丝不适,反而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想睡觉了。闹了一整天,的确该困了。顾夜摸了摸他的额头,挺烫的,又在他脑门上贴了退热贴。

    家伙觉得挺新奇,手在上面摸来摸去,倒也没有要扯下来的意思。抠着抠着,方旭的眼睛闭了起来,很快传来略显粗浊的呼吸声。

    见儿子终于安稳的睡了,大奶奶喜极而泣,用帕子擦了擦眼睛,不停地声向顾夜道谢。

    “这药每隔四个时辰服一次,用温开水冲服即可。糖浆每次喝一勺,多喝开水,不愿意喝也不要勉强,免得孩子出现抵触性呕吐。头上的药包有辅助退烧的功能,明儿一早再取下来。”顾夜逛了一天,有些累了,从品诗斋出来便回房歇着了。

    第二天一早,她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大奶奶也在。她拉着顾夜的手,不住地表达谢意:“昨儿多亏了顾姑娘,半夜的时候,旭儿就退烧了,中间醒来,喝了几口水,还问了句‘姐姐呢?’早上起来,人上去精神多了,还嚷着肚子饿,吃了半碗粥呢。吃药的时候可乖了,甚至有些期待地问‘能不能再喝一碗’。若不是姑娘带了药过来,我那旭儿可就……”

    “大奶奶快别这么说,是旭福气大,我带的药正好对他的症状。这药,再吃上今天一天,晚上不起烧就可以挺了。润喉止咳的糖浆,可以多喝几日。”顾夜并不居功,态度谦和有礼。老太太、太太和几位奶奶对她的态度更亲昵了。

    顾夜从老夫人的院子出来,直接去了外院师父住的地方,找他商议在军医中普及外科缝合之术的事情。药圣一听,徒儿要把这独门秘术毫不藏私地传授出去,有些替她惋惜。

    “师父,咱们学习医术,不就是为了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吗?边关的士兵们,保家卫国、流血牺牲,身为医者能够为他们做些事情,减少痛苦和牺牲,这点医术又算得了什么?很多独门秘术之所以失传,不就是敝帚自珍的结果吗?”顾夜想到前世中医的没落,忍不住感叹了几句。

    药圣欣慰地着徒儿道:“你能这么想,为师真为你感到骄傲。既然决定做了,为师无条件地支持你。需要怎么做,你就说吧,为师拼了这副老骨头,也要帮你达成。”

    “师父,你这副老骨头,还是留着制更多的药,救更多的人吧!到时候,你便如此这般……”顾夜在药圣耳边声地交谈着。

    当天下午,药圣便找到了褚少将军,让他从郡琅关调几位军医出来,传授他们缝合之术。褚慕桦大喜过望,说爷爷一定会上折子,替药圣师徒请功。

    “请功的事以后再说。不过……如果缝合之术在军中普及开来,需要大量给少将军输液的瓶子、管子和针头。要不然,伤口容易感染,危及性命。”药圣紧蹙眉头,一副愁容满面的表情。

    褚慕桦曾经细细研究过那套输液工具,也犯了愁:“中空的针头还好。我问过了,许多做首饰的能工巧匠,基本上都能做得出来。不过硬度和粗细上,还需改良。难就难在那管子和瓶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

    “管子,可以用羊肠特制过后暂代。瓶子是玻璃制成的,可能要麻烦一些。不过,听说隐珍阁有玻璃茶具出售。这种简单的瓶子,应该难不倒他们。”药圣摸了摸下颌凌乱的胡须,徒弟交给的任务,这就算完成的差不多了吧?

    褚慕桦一听,马上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走了几步,又回来拉了药圣一块儿往隐珍阁而去。路过他的院子,褚慕桦把那套输液的工具,心地用布包好,一并带上。

    “老爷子,这套工具,您是从哪儿弄来的?”去隐珍阁的路上,褚慕桦终于问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疑问。

    药圣早就跟徒弟套好话了:“老夫在诸国游历的时候,遇到自称从遥远的西方来的医者。那人雪肤金发绿眸。老夫与他有恩,他便把这缝合之术,以及一套工具赠与老夫。”

    居然有人长着绿眼睛金头发?岂不是跟妖怪似的。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三国十六属国之外的更远处,或许有他们不知道的存在……褚慕桦有些惋惜:“要是能把此人请到咱们东灵国,该多好。”

    药圣捻了捻胡须,心道:那人就在你身边,就是老夫的宝贝徒儿。嘿嘿,收这么个有能耐的徒儿,是他有眼光!

    褚慕桦和药圣还没到隐珍阁时,就有人将消息传到隐魃耳中。他亲自接待了两人。他提出的条件,褚慕桦承诺会竭力帮他促成,至于能不能成为皇家供应,还要他们的产品入不入得宫里贵人的眼。

    对于皇商不皇商的,不过是为了打消顾夜心中疑虑的手段,隐魃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玻璃产品的问世,很快风靡各国,在权贵阶层被追捧,宫里的娘娘们,也对这种如水晶般明澈透亮的新事物,有很浓的兴趣。再加上,隐珍阁以仅高于成本价一成的价格,供应军中的医疗用具,在皇上面前挂了名号,皇商之名自然水到渠成。

    隐珍阁还以运输不便的理由,在衍城郊外建了玻璃作坊。很快,顾夜图纸上的那些玻璃器皿,和一些实验器材,接连制作而成。令顾夜比较意外的是,就连皮管的问题,隐珍阁也个解决了。

    那是一种特殊的草,提炼出来的乳胶皮管,虽然透明度不够,但勉强可用。这种草,只有炎国的南部有,因此都是在炎国生产,再运送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