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鬼话 > 重生九八做星嫂 > 629搭帐篷(作者:李一一)
重生九八做星嫂

《重生九八做星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629搭帐篷

    午睡之后,孩子们要求墨斌教他们怎么搭建自制帐篷。┏rad八┛

    搭建自制帐篷是临时添加的节目。剧组人员接到墨斌的电话,扛着摄影设备来了。这些人好奇,墨天王是怎么教孩子们搭建自制帐篷的。

    没人通知墨北,他自己来了。家伙机灵得很,见剧组大部队出发,奔养殖场去了,迈着短腿,跟在后面。

    “导演叔叔,导演叔叔。”家伙嘴甜得很。

    “北。”导演喜欢家伙,停住脚步等他。

    “导演叔叔,北腿跑不动了,抱抱,抱抱。”家伙张着手臂,要求抱抱,萌萌的,招人喜。

    导演心里那个暖,三步并成两步跑过来,抱起他,跟上队伍。

    “你爸爸和妈妈呢?”

    “爸爸妈妈去菜地了。”

    “去菜地干什么?”导演明知故问。

    “导演叔叔,你没见过菜地吗?如果你去菜地,你会干什么?”

    “我会。”

    “?不种菜吗?”

    “嘿嘿,对哈,应该种菜的。北,你长得这么黑,除了和你爸一样,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导演智商开始下滑,问的问题非常的弱智。

    “你长得像谁?”墨北猴了一眼导演,冷着脸问。

    “我长得像我爸。”

    “你觉得奇怪吗?”

    “不,奇怪。”导演直摇头。

    噗噗剧组人员忍不住笑喷,这一大一的聊天太逗人了,很明显,大的聊不过的。

    三胞胎和墨斌每人扛着一个有一人长,四个腿的板凳。这样的板凳两条腿之间有横杆,起支撑作用。

    两条板凳平行放置,再把另外两条板凳交错架在上面。

    墨斌让三孩子回家拿四个扁担拿来,如果家里的扁担不够用,就去杜鹃花家借,或者去墨黑子家借。

    “爸爸,什么叫扁担。”三孩子不是在农村长大的,对很多农具不了解。

    “就是挑担子的棍子,因为是扁形,又能担起东西,所有叫扁担。”墨斌说道。

    “爸爸,我们还是不知道扁担是什么东西。”睿发懵地说。

    墨斌抿抿薄唇,目光向的墨北,“你知道什么叫扁担。”

    “我当然知道,我只要一调皮,你爸爸就举着扁担要揍我。”家伙话一结束,引来哈哈大笑。

    墨斌咧嘴而笑,“带着你的三个侄子去拿扁担。”

    “大哥哥,什么叫侄子?”墨北问。

    “侄子就是你大哥哥的儿子,你是他们的叔叔。”

    “我不要当叔叔,我要当弟弟。”

    噗噗

    “为什么?”导演问。

    “当叔叔好累,三个哥哥(三胞胎)不敢和我玩,怕弄哭我,我是叔叔,是大人,不会哭。”

    哈哈哈

    “大哥哥,你的儿子为什么一样?我分不清。”墨北不管周围环境是怎么样的,自顾自地问。

    哈哈哈

    导演一边笑,一边拍着大腿,回头见两个摄影师只顾着笑,也不拍摄了,恼火地叫道,“刚才的内容,没拍下来?拍!”

    两个摄影师急忙扛起摄影师,开始准备拍摄。

    “你们谁抱抱我?我走不动。”墨北冲着三胞胎张开手臂,要求抱抱。

    “大侄子——我抱你。”宇伸手抱起墨北,往家里走去。

    “二侄子随后。”

    “三侄子也随后。”毅和睿分别说道,几个人排着队回家去。

    “你,跟上。”导演指着其中一个摄影师说道。

    来到家里,三个保姆正在收拾家里,一个洗衣服,一个打扫卫生,一个准备晚上的菜。叶欣坐在沙发上,正在阅读叶海洋在狱中写的说。

    “妈妈,我们要扁担。”睿问。

    “我知道我知道。”墨北从宇身上下来,在几个门拐找找,找出两条扁担。摄影师对着扁担,做了特写。

    “这就是扁担,真的如爸爸说的那样,是扁的棍子。”毅说道。

    叶欣走过来,问,“两个扁担够吗?”

    “妈妈,你也会做帐篷吗?”睿问。

    “当然。”叶欣笑着说,“我们不叫帐篷,叫窝棚。”

    “大嫂嫂,我也会搭窝棚。”墨北不明白帐篷是什么意思,但知道窝棚是什么意思,“我搭的窝棚是给狗狗住的。”

    三胞胎和摄影师一起惊讶着,瞪大了眼睛,原来墨天王搭的帐篷是狗棚,墨天王这是把三儿子当狗养呢。

    “妈妈,爸爸说的帐篷就是狗棚吗?”睿问。

    “面积点,就是狗棚,面积大很多,就可以住人。就像房子一样,如果将房子缩,也会成为狗棚,或者鸡棚,鸭棚。如果在野外,没有四条凳子,也没有扁担,没有稻草,如果要搭建一个能住人的棚子,就需要就地取材,你们爸爸今天教你们搭建的帐篷算高级的了。”

    “妈妈,我想住最低级的狗棚。”

    “我也想住最低级的狗棚。”

    “我也想住最低级的狗棚。”三胞胎依次说道。

    “噗!”摄影师笑喷。

    墨北捂着嘴笑弯了眉毛和眼睛,“没有孩要求住狗棚的,你们是不是傻了?”

    “你们的爸爸一定是以为你们住不惯像狗棚一样的帐篷,才想着用四条凳子架在一起,最上面放上四条扁担,做屋顶,然后上面铺上草席,在三面围上草席,空出的那一面做门。这样的帐篷做起来非常的简单,省时省力。”

    “妈妈,我们真的想住狗棚那样的帐篷,您教我们怎么搭建狗棚那样的帐篷,好不好?”睿说道。

    “好吧。”叶欣答应了,见孩子们把扁担又放回去了,说道,“我们做事情要有头有尾,而且要做好,不能半途而废,所以呢,我们得先把爸爸教你们搭建的这个帐篷搭建好,再搭建狗棚那样的帐篷。”

    “好!”孩子们高兴地答应着,然后去杜鹃花家借一个扁担,又去墨黑子家拿了一个扁担,几个人一起去了香椿林。

    远远地,叶欣见娘家大堂哥和三岁的叶凡来了,心下嘀咕:他们怎么来了?

    “姑姑好。”叶凡跑过来叫道,手拉住叶欣的手。

    “好,凡。”

    “妹,谢谢你了,你面上虽然说让凡等,私底下却和墨斌说了,可见,你把凡放在心里了,你这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吧。”大堂哥说道。

    老公在娘家人面前给她长脸,其实,她并没有对墨斌说有关凡想进剧组的事情。

    叶欣向眸眼含情着她的墨斌,脸一下子滚烫起来,“嗯,就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通知你了,我不知道凡今天来。”

    “凡,快点叫三个哥哥。”大堂哥说道。

    “大哥哥好,二哥哥好,三哥哥好。”叶凡一一说道,并且行了礼。

    墨北两个手臂抱住自己,昂着脸,傲娇地说,“凡,我是叔叔。”

    哈哈哈

    “我回到奶奶家,就听奶奶说,这里有个长得像非洲人的孩,原来就是你啊。”凡走到墨北面前,盯着他的脸仔细地瞧着,“这么仔细瞧着,你除了黑点,还是很漂亮的,和我一样漂亮。”

    哈哈哈

    “在你说我漂亮的份上,我就不让你叫我叔叔,你叫我北好了。”墨北放下两个手,抱住了叶凡,高兴地说。

    “北。”叶凡回抱墨北,两人脚底不稳,一起倒在草地上,咯咯咯地笑起来。

    还是同龄的孩子能玩到一起,两人在草地上趴着,头抵着头,像两头牛在干架,笑得停不下来。

    一旁的大人们微笑着,着两个孩子嬉闹。

    “两屁孩现在玩的是我们玩剩下的游戏。”睿说道。

    “幼稚。”宇嘀咕一句。

    “不要要求太高,这个年龄的孩只能玩这样的游戏,想当年,我们不也是这样?”毅跟上一句。

    剧组人员个个偷笑。三胞胎五岁不到,个头却长起来了,说话也偏成熟,也不知道他们的爸爸妈妈是怎么喂养的他们。

    墨斌让三个孩子把四个扁担架在最上面的椅子上,然后去家里拿四张芦苇席,顶上放一张,剩下三张分别放在帐篷的三面。简单的帐篷就这样完成了。墨斌嘱咐三个孩子,出入帐篷时,要轻点,不要触碰凳子,防止凳子掉下来,伤到自己。

    墨斌是不会让孩子们晚上睡在这里的,所以搭建的帐篷非常的简单。

    孩子们还想搭建档次最低的窝棚。

    叶欣命三人去林子里寻找足够长点,有韧性的树枝,然后将每一支树枝以弓形状,两头插在泥土里,足足插了一百个树枝,弓形状的窝棚搭建成了,再在窝棚的两边和一头竖着放一些稻把子,再在顶上撒一些凌乱的稻草,在窝棚的地上铺上厚厚的稻草,在稻草上面铺上床单,拿来被子,就可以睡在里面了。

    剧组人员和孩子们一起观摩着两个不同的帐篷,每个人都试着在里面躺躺,然后一起讨论,怎么完善这两个帐篷。

    墨北像个专家似的,指导导演叔叔怎么把帐篷搭建得更好,弄得他是导演似的。

    “导演叔叔,你可以带着你老婆,还有你的宝贝蛋一起睡在里面。”

    “宝贝蛋?”导演不明白,“什么是宝贝蛋?”

    “这都不懂?导演叔叔没有儿子吗?”墨北拧着眉头说道,“就是你和你老婆一起生的蛋啊,就像我一样,我是我爸爸和妈妈一起生的蛋,明白了吗?和导演叔叔聊天,好累噢。”

    “噗!”

    哈哈哈

    三胞胎和叶凡在草地上翻滚着,捂着肚子笑得停不下来。

    不管身后笑声怎么疯狂,墨斌和叶欣两人相互搂着,沿着香椿林的道慢慢地走着。

    “老公,谢谢你让凡来剧组。”

    “谢什么?两口子用得着说谢吗?我是凡这孩子可以,我才答应让他进剧组的,同时也想给你长长脸,何况是为孩子前途的事情,你不答应,我也会答应的。”

    “大堂哥和你提出让凡进入剧组?”

    “没有,早晨我和孩子们跑步回来,你大堂哥带着叶凡和我打招呼,我瞧出了,主动说了,然后你大堂哥说了,你说让凡等等,我对你大堂哥说,你已经打我手机了,把情况都告我了,我同意了。”

    “其实吧,我也很喜欢凡,但是,我怕接收了凡之后,后面会有更多的亲戚带着孩子来找我们。如果七大姑八大姨都把自家孩子送来,我们岂不是要开幼儿园了?”

    “到时候再说。”墨斌突然放低声音,问,“山脚的那棵树上,现在有人吗?”

    叶欣自然地往山的方向去,正好对上坐在树上的张亚平,然后自然地低下头,因为张亚平正拿着望远镜向这边。

    张亚平换武器了,利用望远镜,只要距离不是很远,能清她和墨斌的一举一动。

    “不要山上。”叶欣先是坐在地上,墨斌跟着坐下来。

    “嗯。”

    “张亚平在那棵树上,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正向这边。”

    “他玩的高级货真不少。”墨斌笑道。

    “打掉他一颗牙齿是轻的。”

    “放心,我会收拾他的,但不能盲目收拾,这件事情必须按照组织交代的去执行。”

    “什么意思?张亚平真的是汉奸走狗?”叶欣惊讶了。

    “有可能是,现在还不确定。”

    晚上八点,韩彬到达h市的机场,墨斌去接机。

    孩子们想睡在搭建好的帐篷里,叶欣没同意。张亚平一直密切关注着养殖场,孩子们睡在帐篷里,叶欣不放心。

    孩子们一听,不干了,一个个的生气了,抹着眼泪,要求睡在帐篷里,否则今天搭建两个帐篷就没有了意义。

    “太太,我们三个带三个孩子去睡帐篷。”阿杉说道。阿牛和阿敏一起点头。

    “不行。”叶欣严肃地说,“林子里的那块地老早以前是坟地,晚上少去。”

    “哎哟,如果坟地,还是不要去了,那里阴气比较重,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阿牛相信这些东西,急忙摆着手,危言耸听道。

    “坟地?是死人睡的地方。”睿剑眉上扬,一脸惊喜地问,“妈妈,林子里有鬼吗?”

    “有坟地,肯定有鬼咯。”宇也是一脸的惊喜,丝毫没有因为鬼这个字,而感到害怕。

    “好耶!我要睡在窝棚里,与鬼睡在一起。”毅叫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