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人妻 > 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 > 007 所以你就是看上我了?(作者:君子猫)
途径你的世界,

《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07 所以你就是看上我了?

    啪嚓一声,白蓝依一把按下办公桌上的水晶摆台。

    她紧抿的嘴唇封成一条直线,警惕的眼神里充满距离和躲闪。

    “江总,这是,私人物品……”

    江逐年饶有兴味地眯了眯眼:“婚纱照?全家福?”

    白蓝依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嗯了一下。

    “那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江逐年攒眉道。

    “没什么见不得人。只是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丈夫。”

    “你丈夫……是什么业界首脑还是政府要员啊?”

    白蓝依摇头:“都不是,只是我不想让你知道你绿了谁而已。请江总尊重我的意愿。”

    “哦?”

    白蓝依的话,让江逐年的情绪从之前的饶有兴味,直接上升到兴致大增。

    他靠着皮椅坐下,两条长腿舒展且极具侵略地搭在了白蓝依的办公桌上。

    深眸沉邃,一副‘你不说我今天就不走了’的架势,让白蓝依颇感无奈。

    于是她只能清了清嗓子,沉声解释道:“因为从人类两性心理学角度讲,一个男人在睡了另一个男人的女人的之后,见到对方本尊的时候,只有13%的人会有负罪感。剩下87%的人,会觉得很得意。甚至会有一种想要当面挑衅侮辱对方的冲动。江总并不认识我丈夫,所以我也不想让你看到他的样子。因为我不希望你在心里对着他的那张脸,竖起不屑一顾的中指。”

    “明白了,白总的意思是——虽然你恨你老公,但只能由你来侮辱他,却不能容忍别人侮辱他。对么?”

    江逐年幽幽道。

    “差不多吧。”

    白蓝依牵了牵唇角,旋即莞尔道:“毕竟,插在我心里的那把刀是他亲自捅的。捅烂了我的心,也捅烂刻在我心里的……他的名字。虽然烂了,但那个名字还在那……”

    “那就剜去。”

    白蓝依没说话。

    于是江逐年站起身,踱步走到她身前。修长的食指挑了下白蓝依脸颊的碎发,然后绕过身,将手臂环搭在她的肩喉前方。

    “怎么?白总不会舍不得吧?”

    近乎贴合的拥抱姿势,让他的暧昧畅通无阻地落在女人最敏感的区域里。

    白蓝依激灵了一下,却没有半分想要推开的冲动。

    她承认,她的思维跟她的身体一样,都被这个拿捏人心的江逐年给套路了。

    舍不得么?

    爱不是一天建立的,不爱也不是一天就抽离的。

    白蓝依低下头,看着破碎水晶相框上昔日那笑容灿烂的一家三口。

    她在左边,江兆铭在右边,小蒙在中间。

    头顶是蓝天白云,身下是鲜花草原。

    碎片滑坡指尖都没觉得痛的她。这会儿看着滴滴殷红色落下,落在虚伪的笑容和假象的幸福之上,白蓝依真的觉得心好痛。

    车水马龙的道上,黑色的迈巴赫开的平稳。车窗外,倒退这个城市的繁华过隙。

    “谢谢江总送我。”

    攥了攥手里的纱布,白蓝依低声说。

    虽然她的车已经不用拿去卖了。但刚刚场面失控的时候,也难逃被工人用一把镐头钉在了挡风玻璃上的命运。

    “你还没说去哪。”

    江逐年道。

    “我请你吃饭吧,江总喜欢什么口味?”

    “人妻。”

    白蓝依额头青筋跳了跳:“我说菜。”

    “家常菜。”

    (注:夜场行话,泛指已婚因背债而被强迫肉偿的家庭妇女,俗称‘家常菜’。)

    白蓝依:“……”

    最后她无奈叹气:“算了,江总不赏脸我就不强迫了。反正我是饿了。要么江总去前面商业街直接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随便吃点。”

    “我这儿有点心,你先垫垫。”

    说着,江逐年从手边丢过来一个白东西。原来是餐巾纸包着的一块糕点。

    白蓝依闻着还挺香的,于是道了声谢就开咬。

    然而这一下差点没把牙给崩了!

    “什么东西啊?太硬了吧!能吃么?”

    她忍不住抱怨。

    “你问我?”江逐年冷瞄她一眼:“你们厂出产的糕点。”

    白蓝依差点惊掉下巴:“不,不可能的!我们厂的点心才没这么难吃——”

    “你不信?”江逐年的目光从冷漠直接变成了轻蔑,“你以为,刚才砸你脑袋的是什么东西?自己看看,上面还有你的血呢。”

    白蓝依低头一看,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呕——江逐年你恶不恶心啊!”

    “你们自己做出这样的垃圾投放市场,还敢拿着融资协议到处招摇撞骗。咱俩到底谁恶心?”

    江逐年的话,让白蓝依哑口无言。

    她重重叹了口气,把脸转向窗外。沉默似乎已成后半程的定局。

    江逐年看了她一眼:“难受了?”

    “嗯。”

    “投两个亿的人是我,我才该难受。”

    白蓝依垂眸道:“江总,我不是跟您说笑的。其实,我也没想到会弄成今天这样。想当初我爷爷在的时候是玉兰最辉煌的时代。逢年过节大街小巷,谁家走亲访友不提上我们厂的点心,那都不好意思敲门。我记得我小时候,最爱爷爷身上那股栗子酥的味道。每天放学回家,老远就闻到厂里飘出来的点心香,千层糕岩皮饼桃花酥,叫出来任何一款,随便哪个商场都是当天售罄。可前些年为了扩大产能,新生产线全自动引进。时代的脚步越来越快,却再也没了当初的味道。原来,市场是最公平的,口碑也是最真实的……而被遗失掉的工匠精神,才是我们玉兰遗失掉的品牌灵魂……”

    “现在才有自知之明,是不是太晚了?”

    面对江逐年的揶揄,白蓝依只能苦笑:“江总,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厂,卖掉了也罢。你要是后悔投资了的话——”

    “我做事从不后悔。”

    江逐年说着,回转眸子往白蓝依身上打量了一眼。

    “虽然你们厂的东西难吃,但白总好吃啊。”

    白蓝依只觉脸颊像被喷枪给灼了一下,腾得一下红个透。

    “江总,我们……以后能不能不提那天的事儿了?说实话我约您谈的时候真是没报什么希望。江总这么精明能干的青年才俊,我从没想过您能看上我们厂。我就是……”

    “所以你就是看上我的美色了,收到。”

    白蓝依生无可恋地甩了个白眼,似乎还想辩驳几句,却发现江逐年已经把车给停下了。

    “到了?”

    她往窗外一看,什么商业街啊?这不是医院么!

    “先把你这一身大小伤口弄弄好。血淋滴答的,去吃霸王餐么?”

    看着第二中心医院的几个大字,白蓝依只觉一股冷意窜上脊背。

    “那为什么要来这家医院!”

    江逐年狐疑地看了白蓝依一眼:“正好开到就来了。怎么?你在这儿死过一次?”

    “不,不是。”白蓝依抹了抹脖颈上的冷汗,“我的意思是,我这都是小伤,回去上点药就行。不用上医院。”

    江逐年瞄了她一眼:“我花两个亿投了一个满目疮痍的破厂,已经很亏了。可不想连它的老板都是满身伤疤的。”

    此时白蓝依的心里乱锅一样。见江逐年坚持,她只能小声试探商量道:“那,要不麻烦江总您开到别的医院去?我找个社区小诊所就行,这家医院——”

    “进去。”

    江逐年的口吻不容置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